第279章、将计就计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79章、将计就计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看到商神医态度的转变,墨染尘终于明白什么叫姜还是老的辣。

  跟自已名义上的岳父比,自已还相差还很远,还有很多地方要继续学习、提升,怪不得能稳坐大理寺。

  商神医写好给托月调理身体的药方,交给冰儿道:“你这小丫头的医术也算不错,这药方算是便宜你,可不许让外面的人知道,不然你知道后果。”

  “奴婢知道,绝对不会有第三人知道。”

  冰儿深知药方对医者的重要性,向上保证自已绝不会让药方流传到第三人手上。

  商神医满意地点点头:“你什么时候有空,把你那套东西拿出让老夫研究研究,或许能想到它还有别的用途。”

  冰儿马上会意,面带笑容道:“奴婢还有一套新的没用过的,就送给前辈使用,也算是奴婢的一点心意,还请前辈莫要推辞,请前辈稍等片刻。”不等商神医冰儿就会拿东西。

  “这个小丫头倒是知情识趣。”

  商神医笑着走出外面,墨染尘和应老爷跟着走出外面。

  冰儿很快便提着一个药箱出来道:“里面是姑娘让人给奴婢打造的工具,还有一卷使用说明。”

  打开箱子看一眼,商神医如获致宝,把药箱抱在怀里道:“老夫先回去研究,回头让人把药送过来,有什么变化你知道在哪能找老夫。”

  “知道。”

  应老爷做了一个请手势,两人一走往外面走。

  墨染尘是后辈自然得跟在后面,亲自送两人出府,回来又看过一回托月。

  重伤加上失血,托月面色苍白如雪,眼眸轻阖,原本就不大的脸又小一圈,此时的她毫无反抗之力,仿佛轻轻一碰就会碎掉。

  想回她平时跟自已轻谈笑语、针锋相对的画面,墨染尘才知道这个女子把心才得多深。

  冰儿捧着一个盒子从外面走进来,墨染尘忽然想起一事道:“月归尘曾经有琴声传来,弹得很不错,你们这些人里面谁会抚琴?”

  “自然是姑娘抚琴。”冰儿不假思索地答道:“就抚过一次,那次以后姑娘便不再抚琴,有些可惜。”

  “这是为何?”墨染尘不解地问,冰儿想一下道:“奴婢不知道,大约是抚琴需有情,姑娘大概是不想别人知道她的心事,懂琴的人通过琴声能窥探抚琴人的心事。”

  “你们家姑娘可真小心,可是……”墨染尘看着托月道:“她是对的,琴声确实能暴露心事。”

  应托月如此小心谨慎,还是被逼得以最惨烈的方式自保,回头道:“你去忙你的,我在这这里小坐一会儿,最近事情太多需要静一静。”

  “是。”

  冰儿让房内的人退出外面。

  墨染尘坐到床以面的案前,打量寝卧内的布置。

  果然是只与书相伴,连寝卧内都摆满书籍,书案后面的墙上挂着几张古琴,旁边的架子上摆着文房四宝。

  起身取下一张琴摆在案上,抚着琴弦道:“有时候我真的很想知道,你短短的不到十五年的人生里,到底都经历过什么事情,才能锻炼出如此冷漠决绝的心性。”

  两手轻轻拔动琴弦,弹着一首不知的琴曲。

  冰儿正好更列完一份清单,骤然听到绝好的琴声不由愣一下,若无其事把商神医给的药方锁进机关盒里。

  托月做的这批机关盒,虽然外形看起来一模一样,每个机关盒的打开方法却完全不同,且都没有钥匙,一旦关上后只有制造者能打开,强行打开的后果很严重。

  冰儿唤了个人进来,让他出府照清单采办。

  待采办的人离开月归尘,从屋角处轻手轻脚走出一个妈妈,悄悄来到蓬莱阁。

  蓬莱阁是四少夫人的住所,四少夫人听完后一脸喜悦道:“商神医开的药方,倾家荡产未必买得到,要是大家能把药方弄到手,到时候大家沈家药行,就能成为四大皇商之首。”

  “芳妈妈,派去跟踪的人可靠吗?”四少夫人问。

  “回夫人,老爷派的都是沈府培养出来的好手,跟踪绝对没有问题。”

  “那就好。”四少夫人端起茶盏喝一口道:“五房那边你们也想想办法,嫡长孙出生对大家不利啊。”

  “老奴明白。”芳妈妈小心翼翼回答,四少夫人冷冷道:“横竖药方就在月归尘,这次就不行就明抢,反正月归尘里面就那几个人,到时候弄点事情把人都支走就行。”

  “卢家有王府作靠山,明家、古家手段了得,独大家沈家……”四少夫人冷笑一声道:“原本以为嫁家墨府,能给沈家捞点好处,没想到嫁了个没出息的废物,帮不上忙就算还要沈家倒贴,不出口恶气我这口怨气难消。”

  “姑娘嫁入墨府受委屈了。”芳妈妈为四少夫人叹息,低声道:“五房那位老奴会照顾好,姑娘不必为此费神。”

  “此事若成,往后无人敢小觑大家沈家。”四少夫人取出一袋银子,放在桌面上道:“事情要办得利索些,绝不能留下任何痕迹,若是被人发现你知道应该怎么做。”

  “老奴明白。”芳妈妈拿起银子道:“若败了与姑娘、与沈家都无关。”

  “你下去吧。”四少夫人挥手示意芳妈妈退下,淡淡道:“兰儿,说说你那边的情况,都安排好吗?”

  从里间走出个丫头道:“少夫人,奴婢已经让人看好芳妈妈的孙子,若是有什么不对马上让人带走,无论是什么结果芳妈妈都必须得承担,少夫人什么都不必担忧。”

  “办得好。”

  四少夫人朝兰儿招招手。

  迟疑一下兰儿上前,四少夫人在她耳边低语几句。

  接到指令后,兰儿乔装一番悄悄出了蓬莱阁,趁人不注意的时候从后门出府。

  月归尘,冰儿清点新买回来的药材,采办的小事道:“果然不出冰儿姑娘所料,属下一出门就有人跟在后面,属下按姑娘的指示,总共了买了一百零八种药材,让别人看不出姑娘需要哪几种药材。”

  “你辛苦了,把东西放下去休息吧。”

  冰儿让其他人把清点过药材,搬到自已的小药房里面。

  蓬莱阁传来一声砸茶杯的声音,四少夫人怒道:“混帐,想不到那个小庶女身边的丫头这般利害,早就猜到大家会派人跟踪,故意到不同的药店乱买一通,害得大家白白忙活一场。”

  “现在大家该怎么办?”兰儿小声问,四少夫人淡淡道:“通知芳妈妈,她那边可以行动。”

  “奴婢马上去找芳妈妈传话。”兰儿自去找芳妈妈,四少夫人冷冷笑道:“孟雪儿、应托月,你们凭什么一个两个活得比我好。”

  *

  “冰儿姐姐,药熬好了。”

  阿弥把汤药端进来,冰儿过来道:“你到床上把姑娘扶起来,我来给她喂药。”

  汤药点点灌进托月口中,药方上的药月归尘的小药房就有,让人出去采办不过是障眼法,四少夫人一直派人窥探月归尘的情况。

  这回竟然敢打药方的主意,若不配合着演戏岂不辜负她这番苦心安排。

  终于把汤药喂完,墨贝抱着香香冲进来道:“冰儿姐姐,你快瞧瞧香香,它好像很不舒服。”

  冰儿马上放下手上的东西,撬开香香的嘴闻了闻,伸手把香香倒着拎起来,另一只手往它腹部按了几下,马上呕出大堆没有消化的鸡肉。

  阿弥和墨贝赶紧捂着鼻子,冰儿却面色骤然大变,往香香口中塞一颗丹药。

  把香香放在托月身边道:“你们把这里收拾干净,今天的鸡汤、鸡肉都不能喝不能吃,以后大家小厨房的东西也要检查过才能送到姑娘跟前。”

  “刘妈妈,我出去一趟。”

  走出门冰儿又复回来交待道:“良玉不在,我没回来前不许任何人进月归尘,把机关打开吧。”

  “少夫人,六少夫人房里的冰儿求见。”

  五少夫人刚用过早膳,忽然听到下人来报心里面一阵惊讶,赶紧让人把冰儿带进来。

  冰儿进来后直接走到她身边俯身低语几句,五少夫人马上道:“来人,把前门、后门关上派人守着,一个人也不许放出去,若有人敢强闯马上捆了送到我面前,不管她是什么身份。”

  在场的人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还是依言把所有进出门户关起来,派人信得过人看守着不许人靠近。

  五少夫人对身边的丫头道:“你马上去小厨房,把给我煨的养胎的鸡汤羹,连锅一起端进来给冰儿瞧瞧,若有什么问题赶紧解决掉。”

  说到这里众人终于听出点什么,那丫头也不敢怠慢,赶紧去小厨房把鸡汤都端出来。

  冰儿打开盖子闻了闻,十分肯定道:“这些鸡有问题,没有解决之前暂时不要食用,如果这院里没有问题,就是厨房那边有问题,一定要查到这批鸡的来源。”

  “你是怎么知道鸡有问题?”五少夫人忍不住好奇地问,冰儿无奈道:“香香嘴馋,一大早跑到厨房偷吃了鸡肉,回来以后就不舒服,奴婢给她催吐后吐出来不少未消化的鸡肉,奴婢闻出鸡肉里红花的味道。”

  “基本于红花的作用,奴婢很自然想到五少夫人,特地过来瞧瞧。”

  “还好你来得及时,若是用了这羹汤,肚子里面的孩子肯定是保不住,岂事我绝对不能姑息。”

  五少夫人想了想,压着怒火道:“珊儿,你马上把这锅鸡汤送到母亲屋里,请母亲作主彻查这件事情,务必把幕后黑手揪出来。”为了孩子她不能心慈手软。

  “奴婢告退。”

  冰儿适时退出外面。

  还没等她走出院门,就听到一阵阵痛苦的惨叫声。

  五少夫人也听到声音,赶紧走出来问:“怎么回事,是谁在惨叫,怎么听着像是月归尘的方向。”

  冰儿回过头漫不经心道:“有人想一箭双雕,既阻止嫡长孙出世,还想从月归尘拿走点东西,只是她小瞧了月归尘的人,就算姑娘昏迷不醒,月归尘也不是想闯便能闯的。”

  “什么意思?”

  “有人觊觎商神医留下的药方。”

  五少夫人听完后,难以置信地看着冰儿,淡淡道:“这些惨叫声是谁发出的?”

  冰儿一脸淡然笑道:“当然是来偷东西的人,不过是谁的人奴婢得回去瞧瞧,五少夫人有孕在身不宜看血腥画面,还是留在屋里静养,奴婢先行告辞。”

  望着冰儿的背影,五少夫人淡淡道:“若不是经历今天的事情,我都差点忘记他们是长公主府出来的。”

  珊儿咬咬嘴唇,挤出笑容道:“冰儿说得没错,少夫人还是留在屋里静养,奴婢把鸡汤送到夫人屋里,请夫人为您作主,揪出幕后的主使者。”

  “你去吧。”

  五少夫人转身回到屋里。

  冰儿快步回到月归尘,远远就看到围观的人正陆续散开,看到留在门外的两人马上明白原因。

  墨染尘示意她赶紧让人开门。

  冰儿上前轻轻扣门道:“刘妈妈是我,开门吧。”

  门从里打开了刘妈妈从里探出头,看到墨染尘也在马上道:“六公子在更好,赶紧让衙门的人过来吧。”

  墨染尘给了墨宝一个眼色,墨宝马上往外面走,他自已径直走进大门内,几具尸体躺在空旷的院落里,尸体已经被院子里的机关扎成筛子,血迹落在地马上被雨水冲散冲淡。

  “他们是冲什么来的?”墨染尘直接问,冰儿迟疑一下道:“月归尘的宝贝多着呢,随便一件都是价值连城,奴婢短时间内也想不到,不过月归尘宝贝再多也宝贝不过大家姑娘。”

  “你的意思是有人要对九姑娘不利,想要她性命。”

  墨染尘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尽管那女子昏迷不醒,想杀她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除了院子里面的重重机关外,暗处还埋伏着不少高手,即便是武学造诣化天的武学大师,也不可能从这院子里全身而退。

  “奴婢也不清楚,查到尸体的身份,兴许就能知道他们的目的。”

  冰儿率先走向尸体,墨染尘却径直走向托月的卧寝道:“比起尸体的身份,你是否更该关心主子是否无恙。”16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