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谁忘了谁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81章、谁忘了谁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天才一秒记住金狮贵宾会地址:[]最快更新!无广告!

  r

  长夜。r

  r

  雨疏风骤。r

  r

  屋脊上,刀光剑影,血雨腥风。r

  r

  墨染尘左撑着油纸伞,右手握着长剑破惑,剑尖还在滴着鲜血。r

  r

  知道今晚会有人刺杀那女子、有人会来月归尘抢夺神药,却没料到人数如此庞大,加派了人手依然难以应付。r

  r

  自他从外面回来以后,刺客就有一直没有停过,开始只是寥寥数人,夜幕降临后竟像是有组织的军队,一批接一批地闯进来,密集到良玉他们没有时间收拾机关,以至机关无法正常使用。r

  r

  来是有人发现了机关的弱点,机关威力再大每次使用完得花时间重启。r

  r

  这些人都约定似的赶到在今晚一起行动,利用人海战术让人机关失效,终于成功地闯进墨府冲到月归尘r

  r

  只是为一个没经过证实的谎言,值得这些人连命都不要吗?答案当然不是,墨染尘露出一丝冷笑,不管冲到面前的是什么人,出手绝不留情,直接一剑取对方性命。r

  r

  墨府的护卫、天机阁的暗卫,统统都有加派亦统统有损伤,刺客大部分倒在墨府的围墙外面。r

  r

  挥剑打退一名杀手,墨宝退到墨染尘身道“公子,刺客实在太多,再拖下恐怕会累及太傅大人他们,大家发信号向外面求援吧。”r

  r

  “他们已经在路上。”r

  r

  墨染尘沉着的挥出一剑,凌空斩杀一名刺客,鲜血染红了屋顶。r

  r

  望着不停从外面涌进来的刺客,墨宝有些无语道“这些人是怎么进来的,是有把大门打开带他们进来吗?”r

  r

  墨染尘挥舞着长剑道“就是有人故意打开大门放他们进来,府中有人跟外面的人里应外合,不仅打开后面让人冲进来,还故意把人引到月归尘,否则这些人不可能直奔月归尘。”r

  r

  “现大该怎么办,要把那人揪出来吗?”r

  r

  知道府中有人与外人勾结,气得墨宝想把那人碎尸体万断。r

  r

  墨染尘一脸平静道“算账的事情明天再说,那个人跑不掉的,先解决眼前的事情再说。”r

  r

  月归尘门外,良玉带着天机阁的人奋力拦杀,刚解决完一批刺客,马上就又有一批闯进,直接取出几枚鸽子蛋大小的东西砸出去,几声巨响后那批刺客已经倒在地上。r

  r

  望着满地的断臂残肢,后到的刺客们都不由停下脚步,黑暗中能听到咽口水的声音。r

  r

  有些人迟疑一下退走,有些不甘心继续往前冲,不等他们靠近就被利箭洞穿身体,其他刺客到后吓得更不敢动,而利箭却毫不留情地穿透这些人身份,不给他们转还的余地。r

  r

  “是十九骑。”r

  r

  “大理寺的十九骑。”r

  r

  “大家快跑,应熙亲自带队杀来了……”r

  r

  黑暗中不知谁在喊话,愿意正往月归尘走的刺客,毫不迟疑地调头往外面跑,转身的瞬间却被一剑封喉。r

  r

  “应大人……”刺客首领刚开口,就到剑光划过,后面的话再也说不出,连求饶的机会都没有,脑袋就从肩膀上滚落,一腔鲜血朝天空上喷出。r

  r

  其中一名刺客跪在地大声道“应大人,大家愿意投降,大家愿意交待一切。”r

  r

  其他刺客到后也纷纷跪地求饶,应熙抬手示意一下手下住手,大声道“缴下他们中的手中兵器,把他们先带到大理寺候审。”r

  r

  “缴械不杀。”r

  r

  几名手下走前大声道。r

  r

  刺客们放下兵器,大理寺十九骑的威名是杀出来的,连江湖杀手组织也闻风丧胆。r

  r

  从后面走上一名手下道“大人,属于下检查过,后门门锁完好无损,没有暴力打开的现象,应该是有人从里面把门打开,放刺客进府行凶,不过属下在门锁上发现了点东西,墨府应该早有防范。”r

  r

  “既然如此,墨府内应的事情大家便不过问。”应熙着被押走的刺客,淡淡道“你们马上把刺客带回大理寺,路上要小心防范,以免有人想杀人灭口。”r

  r

  “明白。”r

  r

  手下接下命令马上去办。r

  r

  “情况如何?”r

  r

  应熙来到月归尘外面问。r

  r

  良玉松口气道“大公子来得及时,目前就这样,不知道后面还有没有刺客赶过来。”r

  r

  墨染尘从屋顶上轻轻飘落,应熙他一身白衣如雪不染半点鲜血,若不是剑下还在滴血,还以为他在上面风景,淡淡道“六公子,找时间大家切磋切磋,皇城中很久没有遇到敌手。”r

  r

  墨染尘点一下头道“应大公子,对今晚的刺杀有什么法。”r

  r

  应熙一眼地上的尸体“在下觉得他们不是来夺药,倒像是有组织有目的来杀人的,方才还有人叫我应大人呢,跪在地向我求饶呢。”r

  r

  “明天早膳多用点。”r

  r

  冷不丁墨染尘冒出一句,让人摸不头脑的话。r

  r

  应熙却一本正经点点头,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明天的朝会一时半刻不会结束。r

  r

  回头着良玉和冰儿都在,月归尘里面却一片漆黑,问“里面漆黑一片,万一有人摸进去怎么办?”r

  r

  良玉却一脸神秘地笑笑道“请大公子放心,奴婢们早把姑娘转移了,眼下她不在月归尘里面,大家把她藏在一处很安的地方,刺客们是想不到的。”r

  r

  “做得不错。”r

  r

  应熙夸赞一句道“里里外外到处是尸体、血迹,九妹妹待在里面的确不合适。”r

  r

  确认过四下再无刺客踪影,淡淡道“六公子,想来今晚不会再有刺客来袭,外面的人我先带回大理寺关押,后面的事情就交给你们处理。“r

  r

  “应大公子,我送你出去吧。”r

  r

  墨染尘让墨宝带着继续搜寻,预防有刺客藏匿府中再伺机行刺。r

  r

  应熙猜着他是有话要说便有没有拒绝,出府路上墨染尘淡淡道“墨府中出了内贼,应大公子想必已经知道,希翼应大公子暂时不要对外提起,由大家自已解决。”r

  r

  “此是你们的家事,你们自已拿处置,只是莫让九妹妹吃亏就行。”r

  r

  能花如此大代价,将自已的妹妹置于死地,足见幕后人身份不凡,跟此人相比墨府内贼不值得一提。r

  r

  墨染尘淡然笑道“应大公子请放心,此事大家绝不会姑息养奸,倒是你今晚动用了十九骑,恐怕有人会此事弹劾你们父子俩,回去还是要跟令尊商量好应对之策。”r

  r

  “此事我来前早已经考虑清楚,明天朝会上自有说法。”r

  r

  应熙停下脚步道“地上那些尸体好好保留着,没准明天能派上大用场,太子殿下那边你得提前说清楚。”r

  r

  墨染尘鼻子里轻轻嗯一声,直送应熙走出大门,先到月归尘一圈,交待他们把尸体都安置好以后,就径直走回到自已的晚朝轩。r

  r

  回府都不来及歇一口气,就迎接无穷无尽的刺客。r

  r

  现在事情解决了终于可松口气,刚走到门口却发现门口洞开着,心中顿时咯噔一下莫非是有人暗度陈仓。r

  r

  大家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月归尘,却没有想自已的屋被人闯空房,远远地就到廊下趴着一个人,走近前却被眼前的画面惊得说不出话。r

  r

  倒在地上竟是一具血肉干枯的尸体。r

  r

  若不是衣物还是新的,还以为是有人恶作剧,把一具死去多年的干尸扔到屋内。r

  r

  迅速扫一眼四周发现东厢,自已的卧室的门正敞开着,房却没有被打开过的痕迹,心里不由划过深深的疑惑。r

  r

  机密的东西都锁在房内,对方若要找什么东西,断没有去卧室搜寻的道理。r

  r

  莫非是……r

  r

  墨染尘迅速走向自已的卧室。r

  r

  走到门口却不由刹住脚步,里面摇摇晃晃站着一道单薄的身影。r

  r

  里面的人不到有人走进来,愣一下后马上转身想逃跑,却似是没有力气刚迈出脚步就一头裁倒。r

  r

  墨染尘马上冲进去一把将人捞起,把人紧紧抱在怀里,就像是抱着一根冰柱,才发现她身上衣服是湿的,裸着的双足被冻得发青发紫,赶紧把她抱回房里面,用力烘干她身上的衣服。r

  r

  良玉说把她藏在一个安的地方,他想了很多种可能,却没想到他们把她藏到自已的屋里。r

  r

  把她藏在他屋就算了,还藏在他的卧室,藏他卧室就算还不留一个人守,甚至边火盆都没留,把一个深度昏迷中的人活活给冻醒。r

  r

  “你怎么醒了?”r

  r

  墨染尘给输了真气,到她渐渐缓过来才问。r

  r

  托月的嘴唇微微动了动,别的墨染尘没听清楚,只到了一个“冷”字,屋里太冷她被冷醒。r

  r

  重新让把托月抱到床上,掀开被子才发现里面放着汤婆子,只是时间太长已经冷掉,今晚的刺客太多太频繁,根本抽不出时间顾及这边,以至于把这小丫头给冻醒。r

  r

  只是外面那具干尸怎么说明?墨染尘淡淡道“你在这里待着,我去叫个丫头过来照顾你。”r

  r

  托月打量着四周陌生的环境,墨染尘到她的举动,安慰道“你不用害怕,你是在我的卧室。自从你受伤昏迷,经常有刺客光顾月归尘,良玉他们出于安考虑,把你藏到我屋里面。”r

  r

  墨染尘为她掖好被子,走出卧室轻轻合上门,走到外面找到墨宝,让他带人马上把院子里干尸处理掉。r

  r

  托月卷缩在被窝里面,细细打量着卧室布局,似乎跟她的房间有几分相似,装饰比她的房间更加简洁精致,房间里面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于她而言有些空旷冷寂。r

  r

  从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似乎是抬了什么东西出去,很快便又恢复平静。r

  r

  再过一会儿卧室的门被推开,墨染尘提着个食盒走进来道“你的丫头都在忙,怕是抽不出时间侍候你,我到厨房找到些吃的,你先吃点东西。”r

  r

  墨染尘拿来两个枕头,把托月扶起来,让她靠坐在床上。r

  r

  从食盒里取出一碗白粥,还有两样小菜道“你快一个月没吃东西,刚醒来得吃得清淡些。”r

  r

  托月伸手要接过粥时,墨染尘用小银匙拔了一小口到嘴里,咽下道“有些烫嘴……”再拔了一小匙轻轻吹了吹,再送到托月嘴边。r

  r

  托月迟疑一下才张口含着银匙,把熬得跟米糊的粥含到口。r

  r

  粥熬得很香很烂,入口即化,托月也是真的饿了,把一碗粥吃得干干净净,还有些意犹未尽。r

  r

  墨染尘着她的小脸道“还饿着?要不我到五哥屋里去问问,他的小厨房有没有给嫂子熬夜宵,若有再跟他要一碗来给你。”r

  r

  托月轻轻摇头,表示不要打扰别人休息。r

  r

  墨染尘服侍她漱过口道“你那边正在清理尸体,今晚便在这里休息吧。”r

  r

  “公子,你要的炭炉。”r

  r

  门外传来下人的声音,墨染尘淡淡道“先放在门外,我一会儿自已取。”r

  r

  门外的人应了一是就退下,墨染尘走过去把炭炉捧进来放到床前,再放了一个装满水的铜壶在上面。r

  r

  墨染尘一直等到水烧开后,把汤婆子里的冷水换掉,塞到她的脚边才走后面,再复出来时一身雪白的睡袍,平时束起来头散在身后,用一根发带系住耳边两撮头发,人像是从画中走出来一般。r

  r

  托月惊艳说得不出话,外面传得一点也不夸张,天人之姿确实如他这般无异。r

  r

  走到床前,墨染尘迟疑一下道“我的屋内从未留过外人过夜,没有多余的床榻,今晚你我就将就一晚上吧。”r

  r

  什么意思?r

  r

  托月还没有反应过来,墨染尘就掀开被子坦然躺在她身边。r

  r

  刚沐浴过他身上还有淡淡的香味,一下包围在托月的四面八方,脑子里竟然一阵空白,有些分清是梦幻还是真实。r

  r

  大约是感觉到托月错愕的目光,墨染尘转过头淡淡道“别胡思乱想,通常都我是防范女人,你不用担心我会对你怎么样,再不休息天都亮了,明天一早还要参加早朝。”r

  r

  “你放心睡吧,我不会打你主意。”r

  r

  托月忍不住调侃一句,就到墨染尘淡然闭上眼睛,很快便传来均匀的呼吸声。r

  r

  望着他安静纯净的睡容,托月觉得自已一辈子都不嫌多,愿望却敌不过身体虚弱,没撑多久便再一次进入沉睡。r

  r

  墨染尘却缓缓睁开眼睛,默默着再次沉睡的女子,迟疑一下伸手把她抱入怀里,让她枕在自已的肩膀上,淡淡地极小声道“是你先忘记了我,为何给我的感觉,却是我忘记了你。”r

  r

  ------题外话------r

  r

  抱歉了,昨天写完后觉得内容不合适,便没有更新,当是请假一天吧。r

  r

  r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