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你去死吧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84章、你去死吧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墨染尘。”

  清晨,耳边一声轻轻的呼唤,墨染尘马上警觉的睁开眼睛。

  从睡梦中缓过神后,低头看一眼怀中的女子,一双清眸蕴着浅淡笑意道:“墨宝在外面唤你,你回应一声吧。”

  “知道了。”

  墨染尘果然回应一声,看着托月问:“你什么时候醒的,是刚刚还是昨天夜里。”

  托月嫣然一笑:“墨宝叫你的时候,我好像又睡了很长时间。”只记得明明还聊着天,后来就迷迷糊糊睡熟。

  是很长时间,墨染尘缓缓坐起床道:“冰儿说你元气大伤,宜静养不宜劳心动神,你嗜睡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休息足够这种情况便好慢慢改善。”

  “调理身体的事情交给冰儿,你该起来了。”清醒了还被抱着,而且抱得有点紧,托月不太好意思提醒。

  “你晚膳都没用,是该进些膳食。”墨染尘轻轻投出手臂,起身下床的动作也很小心,尽量不让冷气进被窝里面,尽管不让里面的女子有任何不适。

  托月习惯地把被子卷紧,墨染尘俯身为她把被子掖好。

  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淡淡道:“你的身体还虎着,天气又冰冷不必天天沐浴,尤其是不能洗头。”

  提到洗头的事情,托月愣一下笑笑道:“午后冰儿给我泡药浴,想让我身体恢复得更快些,没想到我不小心睡着,整个人滑到桶里,就索性洗了个头发,我也觉得舒服些。”

  墨染尘笑着走到后面梳洗,换上朝服出来时,却看到冰儿和阿弥正扶托月起床。

  联想一下方才说话,墨染尘马上冷着脸道:“不是说好姑娘要多休息,现在怎么又让她下床,你们想她去哪。”

  冰儿不敢看他面色,低垂着头道:“墨宝唤醒公子前,门房来报过,说长公主殿下的车驾已经在外面等着,长公主殿下希翼姑娘能到现场。”

  “昨天你她沐浴洗头染了风寒,若不是我及时发现用真气驱走寒气,她今天未必能醒来。”

  墨染尘深深看着托月,淡淡道:“调理身体是时间问题,欲速则不达。你家姑娘身子弱,经不过大补这药,以后还是慢慢来吧。”

  “长公主殿下……”冰儿为难地看着托月,

  托月淡淡道:“你不要为难他们,他们也是奉命行事罢。左不过熬不住托月就去死,两眼一闭两腿什么都不知道,管天人会怎么说呢。”

  “天下人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身体,还有安全问题。”

  如今她身体虚弱,毫无自保的能力,万一路上还有人意图刺杀她,几个丫头根本保护不了她,淡淡道:“长公主这回派了多少人在暗中保护她的安全。”

  “请六公子放心,长公主殿下亲自来接姑娘,自然有天机阁的精卫在暗中保护。”

  良玉从外面走进来回答,走上前道:“殿下也知道姑娘身体虚弱,让奴婢告诉六公子,姑娘只要到场即可。”

  “当真是到场即可?还是只是一句话,到场以后还要做别的事情。”长公主的话墨染尘一句也不相信,一把女儿逼得去赴死的母亲,想着就让他感到心寒,想了想道:“九姑娘可以去现场,不过在下得陪同在侧。”

  “这……是不是太麻烦。”托月想着他还要参加早朝,淡淡道:“你还是先去早朝,回头再过来接我,无论如何托月还是得活着出现在雅集上。”就算过河拆桥也是雅集结束后。

  “好吧,记得等我来接你。”

  墨染尘看着她点头才走出房间,墨宝紧跟在后面。

  阿弥马上扑过来道:“姑娘、姑娘……奴婢瞧着六公子还是很关心姑娘的,姑娘要不要投桃报李,关心关心人家六公子的事情。”

  “你家姑娘我现在自顾不暇,没有力气关心旁的,你再不快点给我梳洗,一会儿我连用早膳的时候都没有。”

  托月把阿弥从身上扒下来,有些费力地从床上站起来。

  冰儿麻利为托月套上厚暖的外袍,扶她坐到镜子前面,亲自服侍她漱口洗脸,敷上润肤的脂蜜。

  托月看着镜子里的自已,面色苍白没有半点血色,淡淡道:“发髻太沉,就简单的梳根发辫,衣裳挑暖和的,再把防水保暖的短靴拿出来……”

  “姑娘,长公主殿下为您准备了新衣裳。”

  良玉打断托月的话,从外间端进来一套衣裙及鞋袜,送到到托月面前。

  托月看都没看就直接拒绝道:“我不需要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衣裳穿在身上暖和、舒适最重要。”

  “长公主给姑娘的准备的,是用江南暖缎做的衣裳,十分轻薄暖和穿在身上……”

  “是不是要我把你们也退回长公主府才肯闭嘴?”托月的身体虽弱态度却十分强硬,良玉只好把长公主送的东西放到旁边,梳好妆后把她的旧衣裳拿出换上。

  “阿弥,今天你陪我赴宴,其他人留下把房间收拾好,今晚我要住在西厢房。”

  托月依恋墨染尘的怀抱和温度,可他们终归不是一条道上,早晚会有分道扬镳的一天,各自过各自的生活。

  “奴婢知道。”

  阿弥把刚装好热炭的手炉放到托月手上,蹲下身帮她穿上鹿皮貂绒里子的短靴。

  选披风时阿弥迟疑一下道:“姑娘,大家今天穿这件红色的披风,大红色能把姑娘的脸色映衬的红润些。“

  “那件浅灰色的最暖。”托月面无表情道。阿弥不敢违抗,只得把灰色的披风给她穿上,扶着走出房门。

  阳春三月,细雨飞花。

  寒气骤然袭来,托月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冷战。

  阿弥马上打开青油纸伞,替托月挡着风和雨,一只手扶着托月缓缓走下台阶。

  走出晚朝轩外面,看着满园绿色,托月有些惭愧道:“在山上时答应过墨贝,春天来的时候要带她挖野菜,如今怕是得等到来年。”

  “来年就来年,来日方长嘛。”

  阿弥不以为然道:“反正墨贝只要有吃的,其他的都不重要。”

  托月不由感叹道:“要是做人都能想墨贝那样,简简单单的该多美好,不用费尽心思算计这算计哪的。”

  走出墨府大门,外面不仅停着长公主的仪驾,还有墨夫人的马车,正疑惑是墨夫人从里面走出来,托月扶着阿弥上前依着儿媳的身份见礼。

  墨夫人连忙拦下道:“你身子弱,这些礼就免了……”

  看到停前外面,长公主奢华气派的车驾,有些话墨夫人只能深埋在心里面。

  “夫人这是要上哪?”

  这种天气,养尊处优惯的皇城贵妇们都不愿意出门。

  墨夫人却选择在这个时候出门,莫非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还专门过来陪她去参加五国雅集。

  “染尘今早出门时突然被太子殿下的人叫走,他不放心你一个人去观看雅集,便让墨宝带话让我陪你走一趟。”

  知道儿子对托月上心时,墨夫人其实是反对的,如今看到托月弱柳扶风的模样,实在是狠不下心来,让她独自面对接下来可能发生的所有事情。

  “托月的小事情劳夫人奔波,托月十分惭愧。”

  想到是墨染尘安排的,托月心里暖暖的道:“请夫人放心,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托月都不会把墨府牵连在内。”

  “你这孩子……”墨夫人有些无奈,这个孩子的心太过通透。

  “你放心去雅集,我会一直等你到雅集结束,亲自带你回府。”

  墨夫人眼角余光看一眼旁边的车驾,轻轻地拍几下托月抱着手炉的枯瘦的手背,让她放心去做自已想做的事情。

  “夫人,能否让阿弥跟您身边。”

  托月忽然出声提了一个要求,墨夫人心思转得快马上点头同意。

  走下大门前的石阶,托月小声道:“你一会儿跟着墨夫人,等到了地方你再来寻我,跟在我身边。”

  前往雅集的路上,长公主若要对她做什么,肯定会先杀了阿弥灭口,所以不能让阿弥跟她一起走。

  阿弥送托月到长公主的车驾前,一手撑伞一手扶她上马车,忽然托月脚下一滑往后坐倒,阿弥赶紧上前用自已身体撑着托月,托月才没有跌下马车。

  看着托月走进马车后,阿弥才飞快地去找墨夫人,坐到她的马车上。

  走进奢华无比的马车,看到车内的人时,托月脸上的笑容马上消失,若不是挣扎无用她直接走下马车。

  长公主戴着青铜面具,看不到她此时是什么表情,却能让人感觉到她此时心情不错,此时她悠然地半躺在马车内,看着一卷时下最流行的话本,完全没有看托月一眼。

  “你对谁都有脸色,唯独对本宫没有,你就这么恨本宫吗?”

  长公主的声音听着有些疹人,托月一言不发,靠车门处坐下,仿佛没有听长公主说话似的。

  厚实的帘子忽然从外面掀开,冰儿提着一个食盒进来,向长公主行过礼才对托月道:“姑娘和,你昨晚没用晚膳,再不进一些膳食会撑不住。”

  “我不饿。”

  托月冷言冷语拒绝。

  绝不能吃冰儿煮的任何食物,里面都下了药。

  长公主冷笑一声,头也不抬道:“跟她啰嗦什么,她不肯吃就给本宫灌。”

  “姑娘,奴婢得罪了。”冰儿出要手点托月的穴位,托月身体往前一倒,推翻放在旁边的食盒,哐当一声里面的东西已经打翻。

  “没用的东西。”

  长公主冷哼一声道:“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以为打翻膳食就不用吃药吗?”

  放下手中的竹简,打开旁边的暗格,取出一个小瓶子,倒出一粒黑色的药丸:“药,本宫这里多的是。”

  “殿下,姑娘体弱,经受不住药力的。”冰儿没有接过药丸,低声恳求道:“殿下再给奴婢一次机会,奴婢一定会说服姑娘吃药。

  “反正她一心想求死。”长公主冷冷道:“本宫这便成全她的心愿。”

  “殿下,姑娘不是有意冒犯殿下,殿下再给她一次机会吧。”冰儿还是不肯接过药丸,希翼长公主能改变主意。

  长公主起身走过来,不用抗拒地掐住托月的下巴,玉指一按托月就不由地张开嘴,把药轻轻松松放到托月嘴里面,再灌上一口热水,才若无其事地松开手,重新拿起竹简。

  托月趴在厚暖的纯白狐皮毯上,用手抠着自已的喉咙,想要把药吐出来,尽管不知道是什么药但绝不是好东西。

  长公主看着竹简冷冷道:“这药遇水即化,马上就会被你的身体吸取,尤其是你这种虚弱的身体,遇上这种大补的丹药如鱼得水,哪里会白白浪费掉。”

  “你可别想小看这粒小小的药丸,天机阁的在外的谍者遇到危急情况时才会服用。”

  长公主看一眼冰儿,冰儿马上说明道:“武者的修为能在短时内提升一两个级别,能让你精力充沛四个时辰,若是姑娘强忍着不让药力发出来后果会很严重。”

  托月伏在地毯上一言不发。

  冰儿想扶她起来,托月冷冷瞪着她说了一个字——滚。

  骤然对上托月冰冷的目光,冰儿举上起的手僵在半空中,好一会儿才淡淡道:“回去后,姑娘怎么罚奴婢都可以,奴婢绝无怨言。”

  “我想你去死。”

  托月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昨天早上吃完药膳就迷迷糊糊睡着,醒来托月就觉得不对劲。

  过后她尽量不吃药膳,甚至还坚持要沐浴愿意弄湿头发,本想借着寒气入体导致高热昏迷。

  没想到却被墨染尘发现,用真气帮她驱走体内的寒气,坏了她想装病的计划,装病瞒不过冰儿的高超医术,没想到还是不过长公主的控制。

  冰儿还是把托月扶起来,帮她理好身上的衣服,把手炉放回到手上。

  长公主看着手中的话本,不是发现愉悦的笑声,根本不理会托月在想什么,偶尔吃零嘴还问托月要不要,仿佛方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冰儿守在马车门边,不时担忧看一眼托月,几次动了动嘴唇,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三个人明明在同一辆马车内,却像是处在不同的世界里,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马车缓缓地停下,外面传来太监的声音:“长公主殿下驾到!”

  “阿离,不要抗拒你的命运。”

  长公主下车前留下一句话,就径直走下马车,心情相当的不错。

  托月没有理会,冰儿淡淡道:“姑娘,一定要把药力发出来,不然你会失控的,就像没有意识的战奴。”

  “滚。”

  “姑娘……”

  冰儿无奈地走下马车。

  过了好一会儿,托月才缓缓走下马车。

  阿弥从后面追上来,扶着托月道:“姑娘,你还好吗?长公主殿下有没有为难你。”

  托月感觉血液的流速在加快,走到墨夫人面前道:“夫人,今天雅集上会出大事,托月不能让您陪我冒险。”

  “什么大事?”墨夫人担忧地问。

  “您别问,就听托月一句话,马上离开这里,不要回头。”

  托月抬手抚着自已脸,脸上开始微微有些发烫,墨夫人马上看一眼托月的面色,发现她气色竟是白里透着红。

  这种转变太过奇特,墨夫人迟疑一下道:“这……我也不能丢下你一个人不管,回去以后我如何向染尘、向你父亲他们交待,我……想帮你一把。”

  “这份心意,托月很感动。”

  面对墨夫人主动施以援手,托月心里十分感动。

  托月猜测长公主的各种目的,淡淡道:“夫人若真想帮托月,你就想办法通知我父亲。”

  “这……”迟疑再三,墨夫人终于坐上马车。

  “姑娘……”阿弥扶着托月,托月递给她一锭银子道:“这里是郊外,你去买些野菜什么的,等我回去用膳。”

  “奴婢不走,奴婢要陪着姑娘。”

  阿弥自是不愿意走,“奴婢怎么让姑娘一个人冒险。”

  托月笑笑道:“这是我最后的心愿,你难道不愿意帮我实现吗?”说完转身走向前面的大门。

  望着托月消失的背影,阿弥拿着银子咬咬牙离开,不过不是去买野菜,而是要去搬救兵,不能让姑娘这样委屈自已。

  走进朱红大门。

  托月面无表情,走进布置一新的大殿。

  这是什么地方,在哪个城门,什么时候建的宫殿,于她而言都不重要。

  太监把她引到一个较前面的位置,托月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便坐下,别人跟她打招呼也是不发一言。

  “应托月,你还真是命大。”傲慢又尖酸刻薄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萧霏霏像风一样冲到托月面前道:“中了桃花落居然都不死,真是命之贱则无敌。”

  托月笑着朝她勾勾手,示意再往前点,似是有重要的话要说。

  萧霏霏迟疑一下道:“想向本郡主求饶,本郡主是不会放过你,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吧。

  托月的嘴唇动了动,萧霏霏听不到她在说什么,忍不住几步问:“本郡主听不清楚,你有什么话就说大声些,不然本郡主懒得理你。”

  “你去死吧。

  “你……”

  托月猛地抄起席上备用的砚台,用力敲打在萧霏霏头上。

  佞臣的庶女嫡妻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