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干得漂亮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90章、干得漂亮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天才一秒记住金狮贵宾会地址:[]最快更新!无广告!

  皇上的罪已诏,在景国并没有掀起太大的波澜,倒是太子登基后封擎王为摄政王,坊间流出各种各样的版本,这些议论绝大多数是对擎王寄予厚望,希翼他能改变景国目前的现状。

  托月听着阿弥从菜市带回来的消息,想到陆卢两家的事情,不由感叹姜还是老的辣。

  怪不得父亲他们要调查陆卢两家,太子若在短时间内登基,陆卢家的非法勾当被揭穿,既是新帝登基第一项政绩,其中亦有摄政王的功劳。

  两家若同时被查抄断,就等同于没收了康王府的钱袋。

  断了康王府谋反夺位的念想,朝堂上也必然出新局面,别的不说有能力的朝臣必得重用。

  墨染尘骤然变得忙碌起来,不过让人带回来一个消息,墨宝他们在长安县救了一个人,经查证后正是汤屋的老板,只是伤势太过严重,目前正在长安县外面一处军营医治。

  阿芙原是要过去照顾自已的父亲,是托月劝她不要轻举妄动以免打草惊蛇,言明利害关系才让她安心留在府里。

  知道汤屋被封、父亲被陷害的原因,阿芙无奈道“其实大家家炖汤,根本没有什么祖传秘方,我阿爹、阿娘通常天没亮就起来工作,起早贪黑每天才得那么些汤,从不敢丝毫大意轻怠。”

  “我知道啊。”

  托月着阿芙道“你阿爹从前就告诉过我。”

  阿芙难得露出笑一丝笑意道“是啊,阿爹告诉过很多人,可是只有六少夫人深得精髓。”

  “阿芙,你的名是什么?”托月淡淡问一句道“小名是父母至亲之人才能叫的名字,大家叫你阿芙不太合适,还是唤你大名吧。”

  “芙蕖,何芙蕖。”

  阿芙迟疑一下说出自已的名。

  托月轻轻哦一声“芙蕖是莲花的意思,莲花出淤泥而不染,你阿爹希翼你做人清清白白。”

  阿弥听到后忍不住问“姑娘,我的名字是什么意思?”托月笑笑道“在佛经里面弥寓意满、无量,即便为吉祥圆满的意思。”

  得了这么一个好说明,阿弥欢天喜地跑去挑拣菜蔬。

  芙蕖一脸羡慕道“六少夫人懂得可真多,明明听着很普通的名字,到了六少夫人嘴里却是诗情画意。”

  “你多想了,我那都是随口胡编。”托月想着阿弥欢天喜地的模样,狡黠地笑道“当初给阿弥起名字时,恰巧脑海里想起老和尚的口头禅阿弥陀佛,于是便唤她作阿弥。”

  噗……

  芙蕖忍不住噗嗤一下笑出声音。

  托月想了想道“我最近身边缺人,正找再买几个丫头使唤,若有资质上乘的便唤她为阿弗,自然不是芙蕖的芙,而是佛字少了人字旁的弗。”

  “六少夫人身边的人确实太少,府里的少夫人哪个不是丫头婆子成群,只有姑娘身边只有阿弥跟墨贝。”

  芙蕖眼珠子一转道“阿弥和墨贝年幼,很多事情六少夫人都得亲自动手,传到外面的确定不好听,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大人怠慢正妻,于大人的官途不利。”

  “你有什么话就直说,用不着含沙射影。”

  托月不也知道芙蕖在想什么,芙蕖不好意思地笑笑道“大人救了我阿爹,阿弥和墨贝又救了我,阿芙无以为报……”

  “你是要以身相许吗?”托月故意打趣芙蕖。

  “六少夫人……”芙蕖急了,羞得急忙大声说明道“阿芙才不是这样想的,阿芙想着六少夫人是大人心尖上的,若把姑娘照顾好便是报大人的恩,还了阿弥和墨贝的相救之情,此不是一举两得。”

  “你脑子倒是机灵,不过在我身边侍候不是什么好差事,经常会遇到危险,恐怕还会因为你我的关系连累你阿爹,你们父女俩刚脱险,没有必要跟在我身边犯险。”

  托月好心劝止,芙蕖却不以为然道“六少夫人想多了,阿芙照顾您是有期限的,期限就是六少夫人找到什么的人选为止,姑娘什么找到合适人选,阿芙便什么时候回到阿爹身边,阿爹知道了也会同意。”

  “你的话听起来还很不错,只是你阿爹回来后也得有人照顾,期限就定在阿爹回来吧。”

  托月的语气不容置喙,阿芙愣一下跪下道“阿芙多谢姑娘体恤,您以后的一日三餐就交给阿芙吧。

  “好啊。”

  找月爽快地应下,面上带浅浅的笑容。

  忽然到墨贝头发乱得鸡窝似的进来,忍不住叹气道“你这是陪香香出去玩,还是让香香给玩了,弄得这般狼狈的回来,怕是香香又在外面玩疯玩野,都不愿意在月归尘待着。”招手让她坐到自已面前。

  墨贝委屈地扁扁嘴,坐到托月面前。

  托月把她的发髻拆开打散,重新梳理了两个发包,再系上浅绿色的丝带。

  “姑娘梳的发髻真好。”墨贝照过镜子美滋滋地走出来,托月淡淡道“你去炉子,里面的烤鸡已经做好,你去把里面的烧鸡都取出来,准备一会儿午膳用。”

  “姑娘肠胃虚弱,连米饭都只能吃松软,岂能吃得了烤鸡这样燥热之物。”

  “是给你们还有香香做的,再留下一只等六公子和兄长回来,我自然是在旁边乖乖喝汤吃饭,不会跟你们抢的。”

  托月见芙蕖一脸好奇,含笑道“芙蕖姑娘,你若是好奇也可以去,没准以后在青云山脚下也能吃到烤鸡。”

  把人都打发走后,托月拿起原来的卷继续,不是在旁边的空白竹简上抄抄写写,有时又凝神思考,或者是翻阅旁边架子上的籍,丝毫不受丫头们打打闹闹的嘻笑声影响。

  午膳还没有做好,墨染尘便先从外面回来,见他已经换下官服,想必已经去见过墨夫人他们。

  到托月又在做这些耗费精神的事情,忍不住轻声责备道“不是让你多休息,怎么又忙乎这些劳心劳神的事情,你这身体何时能完康复。”

  “都休息了一两个月,再不动动脑子就成废物。”

  托月搁下笔,亲自给墨染尘倒了一盏茶道“太子殿下登基的日子可是已经定好。”

  墨染尘喝了一口茶道“礼部选在五月初五端午节,眼下也没有几天时间,五哥所在的礼部的人忙两脚步不沾地,几天都没有时间回府休息,方才朝会结束时还特意问了五嫂嫂的情况。”

  自从醒来托月还没见过五少夫人,想着她有孕自已现在的情况不便打扰,生怕会冲撞到五少夫人的胎。

  “墨夫人一直在照,有了四少夫人的教训,府中其他人必不敢轻举妄动,定能平安产下嫡长孙,回头我便让阿弥过去瞧瞧。”

  低头一眼肩膀上的白发,托月轻叹一声道“若不是担忧我如今的模样会惊吓到五少夫人,托月理应要亲自过去拜访探望,才对得起五少夫人对我的照顾。”

  墨染尘不以为然道“你还是先照顾好自已,五嫂嫂那边有母亲在照料,倒是你这里需要得有得力的人照顾,不然你还得硬撑着身体,照顾他们两个小丫头,传到外面去也太不像话,实在不行就把事情交给厨房做,断没有主子给奴才们做饭的理。”

  托月便说了芙蕖的事情,墨染尘想一下道“有个人给你分担一下也是好的,总比事事让你一人操劳强,到底是暂时的,回头还是要选些好的人伺候你,总是这样主主仆仆不分也不是好什么好事。”

  “长安县那边有什么发现,打算什么时候动手?”托不咸不淡地问一句,也想证实一下自已的想法。

  “眼下都在掌控中。”墨染尘淡淡道“只等太子殿下登基,大局稳定以后便会直接发兵长安县,此也算是太子登基的大功一件,到时候陆卢两家的人定然一个都不放过。”

  提到大局稳定,墨染尘不自觉想到那一卷协议,心里多多少少有些舒服。

  尽管现在说这些话早了点,还是希翼这女子听完后能开心些,墨染尘自已也清楚为什么要这么做,就是觉得这样做后心里面会很踏实、很满足。

  托月感觉到墨染尘的微妙变化,只是不想干预他的人生。

  只要是他喜欢的生活,有没有她的存在并不重要,他喜欢窥视她的一切,她便陪他把戏演到底。

  望托月脸上的笑容,墨染尘觉得有些不真实,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东西,让他心里感到不踏实,当初那卷协议的存在是最大的威胁。

  当初就立协议,待太子登基大局定下后,他就得放她离开墨府。

  此时此刻,自已真的愿意履行协议上的约定吗?墨染尘在心里问自已,应该是不愿意的,不可应该怎么做才能把她留在身边。

  两人不约而同地选择沉默。

  托月安静地,墨染尘慢慢喝着盏里的茶。

  直到墨贝跑进来问话“公子,您今天在哪里用膳,是大家屋里,还是回月晚朝轩用。”

  “还有重要公务要处理,我回去用吧。”墨染尘放下茶盏起身道“再说我留在这里用膳,你们也不自在,还是让你们吃喝得自在些。”

  墨染尘起身有些狐狸地走出月归尘,回到晚朝轩便把自已锁在房里面。

  他的的突然离开,托月半晌没反应过来,回过神轻叹一声道“今天大家自已用膳,不要辜负六公子的一番好意,大家今天都吃得舒畅些,墨贝也不用担心被限制含量。”

  其它的话墨贝似懂非懂,倒是后面那句不用限制含量,欢天喜地跑着奔向厨房,嘴里还大叫着要吃肉。

  托月用过午膳便上床休息。

  阿弥便守房门外面,手里还着从菜市场买回的黑。

  打算晚点用来炖黑乌鸡汤,因为芙蕖说此汤有养发、乌发的作用,阿弥就迫不及待要给托月喝。

  芙蕖对食材的要求极高,不仅鸡要选上好的家养乌鸡,就连黑也要细细挑选,别说是坏的连个头小点的都不行,只要个头圆润饱满的,连配料也是精挑细选过的。

  阿弥边挑边感叹,怪不得汤屋的汤这么好喝,用料虽不是最昂贵的却一定是最好的。

  原来这就是汤屋的秘方,想能这一点阿弥忍不住轻轻笑出声,就听到一个声音道“你这个小丫头,无缘无故地傻笑什么?”

  “奴婢见过墨夫人。”

  阿弥连忙放下东西,起身恭恭敬敬地行礼。

  猜到墨夫人的来意,回话道“夫人,姑娘正在午休,您先到客厅喝盏奴婢煮的茶,奴婢马上唤姑娘起床。”

  “你不用唤醒九姑娘,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墨夫人放轻声音道“我此番过来是想说,六公子最近总在你们屋里用膳,虽然九姑娘不嫌麻烦,只是她身体尚未恢复,不如就把做饭的事情交给厨房做吧。”

  阿弥想了一下道“此事奴婢不能做主,夫人的话奴婢一定会转告姑娘,由姑娘来决定吧。”

  墨夫人听到后没说什么,了阿弥道“九姑娘的身体恢复得如何,那天……长公主小小年纪便接管了天机阁,很多时候都忘记自已还是个母亲。”

  这话听着有些不对,阿弥认真想一下道“墨夫人,是不是良玉他们想回来?”

  没想阿弥这么敏感,墨夫人无奈坦白道“前些日子见到长公主,殿下担心姑娘身边无人照料,再说如今九姑娘还是个病人,却得硬撑着照料你们两个小的。”

  阿弥十分坚决道“姑娘是缺人照顾,但绝不会不长公主的人,更加不会要冰儿和良玉他们。”

  想到他们对托月做过的事情,阿弥大声道“当日在马车上,就是冰儿强行给姑娘喂的神魔丹;姑娘会被康王世子刺伤钉在柱子上,是良玉安排的路线。姑娘不杀他们已经是仁慈,他们怎么还有脸回来,换成奴婢早就羞愧得自已撞死自已。”

  “他们只是奉命行事。”

  “养不熟的白眼狼,大家姑娘不稀罕;”

  阿弥冲着门口大声道“姑娘情愿自已每天动手,也不会把两条毒蛇放在屋里面,谁知道下回会不会喂毒药。”

  墨夫人到阿弥的举动,就知道她已经猜到冰儿良玉他们在外面,原想制止想到托月满头白发的模样,生生把到口的话吞回肚子里面,由着阿弥大声奚落他们。

  “如今大家已经有做饭的人,不需要就着毒药下饭。”

  阿弥越说越气愤,继续大声骂道“就算是吃粗茶淡饭,也比吃有毒的燕窝强,宁可项着满头白发,也比天天被毒蛇盯着强。”

  “阿弥……”

  到底是长公主的人,墨夫人把阿弥失了分寸。

  见阿弥正气头上,墨夫人马上道“你说院里有做饭的人,指的可是你们救回的那位姑娘。”

  墨夫人问话阿弥不敢不答,压下怒火道“芙蕖说大家是他们父女俩的救命恩人,愿意照顾到姑娘饮食,直到她父亲从长安县回来为止,大家也抓紧时间买几个新丫头。”

  “你们自已有安排就好,至于外面的……”墨夫人压低声音道“只要你家姑娘不点头,想必他们也不敢强闯。”

  “奴婢明白。”阿弥深知良玉和冰儿,若不是敢强闯,哪里用着墨夫人来说项,笑道“茶行按姑娘研究的新法,新制了带有松香的红茶,夫人不如带些回去,想必太傅大人就等着新茶与人斗呢。”

  提到太傅大的人喜好,墨夫人无奈的轻叹一声“老爷生平没有别的好,就喜欢跟人斗斗茶,那就带上点吧。”

  阿弥听后笑着道“大家姑娘也没什么好,就喜欢每天瞎琢磨,时不时就弄点新鲜玩儿出来,有些是给奴婢们玩耍的,有些是用来捉弄奴婢们的。”

  说完便去取了两小箩筐的茶叶,及一卷竹简出来道“上面是此茶的冲泡方法,姑娘还未来得及给此茶起名,就烦太傅大人给取个好听有意境的名字,茶行那边就等着姑娘给这茶取名字呢。”

  “这种小事难不倒老爷,回头取好名字我让人告诉你们。”

  墨夫人爽快地接过茶叶,两人又故意在门前寒暄几句后,阿弥便亲自送墨夫人到门口。

  到良玉和冰儿站在外面,阿弥淡淡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姑娘是不会再留下你们,你们从哪里回哪去,免得扰了姑娘静养。”

  “阿弥,这是大家的身契。”

  良玉亮出卖身契道“大家已经不是长公主府的人,以后一定会尽心尽力伺候姑娘。”

  阿弥都不一眼,就冷哼一声道“身契在谁手上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里……”

  抬手指指心口道“这里向着谁就是谁的人,你们的所作所为是姑娘一辈子的阴影。上回神魔丹,鬼知道下回又是什么丹。”

  面对良玉、冰儿似诚恳的表情,阿弥一脸坚决道“姑娘身子弱,经不起你们再三折腾,请走吧。”

  阿弥重重地合上门,不给冰儿和良玉任何辩解的机会,回到过身上就到托月站在门上,赶紧快走过去给托月披上厚暖的披风道“是奴婢一时激动气愤,打扰姑娘休息。”

  “干得漂亮。”

  托月轻轻夸了阿弥一句。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