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将计就计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91章、将计就计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想不到这个叫阿弥的小丫头,竟然是个利害角色,把你们怼得无言以对。”

  长公主看着铩羽而归的良主和冰儿,想到上次在大殿上突然出现的剑,终于注意到这个一直不起眼的小丫头。

  良玉跪在地上道:“奴婢听闻,姑娘当初从一百多个人里,挑选出阿弥做自已的贴身丫头,如今看来是奴婢们小看阿弥吃了大亏,新来的奴婢也打听清楚。”

  “是青云山下一家汤屋老板的女儿,老板被人陷害下落不明,在菜市场卖身葬母时,险些被恶霸抢走时,刚好被阿弥他们遇上,两个小丫头不惜一切把人给抢下来,还把人带到九姑娘面前。”

  良玉把芙蕖的情况细细向长公主说明。

  长公主沉思一会儿让良玉走上前,在她耳边低声音交待几句,良玉马上收拾一下离开公主府。

  芙蕖来了以后,托月倒不用记挂三餐的事情,能专心做自已的事情,把应予的东西整理成册后,再抄录两份新的,把其中一份及原本一起送到定海城。

  当送东西的的人离开,托月仔细回想自已,有没有答应过别人,却不没有完成的事情。

  想到答应老板娘的砚台没做,把做砚台的工具搬出来,芙蕖在厨房里听到声音,忍不住道:“姑娘在看什么书籍,屋里面怎么叮叮当当?”

  阿弥听一下道:“姑娘应该是在做砚台。”

  芙蕖一脸羡慕,忍不住小声问:“姑娘怎么什么都会,就没有她不会的吗?”

  “当然有啊。”阿弥不假思索道:“姑娘不通女红,只要看到绣花针丝线什么的她就头痛,大家的衣裳都是找外头的针线坊做的,姑娘的衣裳有些是在外头做,有些是宫里面赏的,只不过姑娘喜欢穿自已织的布。”

  芙蕖看着炉子里的火道:“六少夫人看人像是侯门贵女,看她的生活习惯,就是普通人家的姑娘。”

  阿弥笑眯眯道:“跟在姑娘身边时间长了,你可以淡会很多东西,别人家的姑娘跟大家家姑娘不是一个级别,撇开出身不提没几个人敢跟大家姑娘比。”

  “我早看出来了。”

  芙蕖一脸得意地回答道:”光看屋里的书,就知道六少夫人是个有知识的。“

  门忽然从外面打开,三个丫头不由自主地伸脖子,看到墨染尘白衣如雪的身影,径直飘进了书房里面,面上都露出激动的笑容。

  自从那天墨染尘突然离去,已经好几天没有来月归尘。

  还以为两人又闹矛盾生分,没想墨染尘又主动上门,三个丫头都忍不住八卦起来,暗暗猜测墨染尘登门为何事。

  “怎么又在折腾这些事情,丫头们都不管管吗?”看到托月蹲在地上打磨砚台,墨染尘便忍不住生怕,连看书都是费神的事情,何况是制作砚台这种粗重活。

  托月头也不抬头道:“你怎么来了,是有什么事情吗?”

  墨染尘拉过她的双手,把她带到水盆前,冲洗干净才道:“如你所料,长公主果然要对老何动手,还好大家把人给提前转移走,不然真让良玉得手,为了你长公主也算是……不顾原则。”

  “自以为是。”

  托月有点头痛,那天阿弥不小心说漏嘴,就知道他们一定调查。

  赶紧让墨贝通知墨染尘,再好的人若不是心甘情愿留在她身边,托月也不会勉强对方,更不会为此草菅人命。

  墨染尘坐到托月身边,解下她身睥围裙道:”老何已经送回皇城,出于安全考虑,汤屋暂时不能回去,暂时安置在府衙里,其实……”迟疑一下道:“你要现在告诉芙蕖吗?”

  “芙蕖一直在担忧她阿爹,自然是让他们父女俩早些见面。”

  托月并不认为这是个惊喜,好好的一家三口,如今只余下父女俩,只能说是悲交加,再说方才墨染尘语气有迟疑。

  墨染尘见托月已经察觉到,淡淡道:“墨宝他们是在乱葬岗找到何老爹,那些人为了能问出秘方,连续对何老爹严刑拷问,伤重到误以为他已经死掉,草草抬到乱葬岗,何老爹以后怕是不能照顾芙蕖。”

  “这次送老何回来,其实是让他们父女俩见最后一面。”

  “知道了。”托月想一下道:“你马上让人带芙蕖去府衙,让他们父女俩早点见面。”

  “你让芙蕖在门口等着,我让墨宝送她去府衙,万一有什么不测,让墨宝一定要看住芙蕖,别让她冲动行事。”

  墨染尘起身走出书房,托月把芙蕖唤到书房,只告诉她老何已经送到顺天府府衙,没敢说出老何的真实情况。

  芙蕖得知父亲回来了,哪里有心情留意的托月的神情,理一下自已的发髻就匆匆出门。

  望着芙蕖的背影,托月忍不住轻轻叹气,真不知道发现真相后,芙蕖会做出什么事情?墨宝能否控制得住芙蕖?

  “姑娘,芙蕖怎么突然走了,是要去哪里。”

  阿弥看到芙蕖扔下干了一半的活勿匆匆离开,忍不住过问是什么情况。

  托月淡淡道:“芙蕖的阿爹快不行了,芙蕖正赶过去见他,这或许是他们父女俩最后一面,你要有心理准备。”

  “怎么可能,何老爹不是已经救回来了吗?”阿弥一脸不敢相信道:“明明已经救回来了,怎会是最后一面,那以后芙蕖应该怎么办,留在姑娘身边侍候吗?”

  “如果可以的话,我倒希翼芙蕖不留在我身边,最少何老爹还活着,那怕他已经废了不能自理。”

  将心比心,若换成自已也会希翼亲人好好活着,托月淡淡道:“无论最终芙蕖是留是还走,我都会敬重她的选择,更不会因为曾经施以援手,就要求回报大家。”

  “奴婢明白。”

  “明白就好。”

  托月起身走到厨房,接过芙蕖没有完成的工作。

  夜晚托月睡得并不踏实,第二天醒来眼底下一圈乌青,整个人看来无精打采的,脸越发显得尖细。

  阿弥看到后忍不住劝道:“姑娘的身体不宜多思多想,何苦这么折腾自已,虽然大家救了芙蕖,却也是萍水相逢,姑娘很不必如此忧心伤神。反正没什么事情,姑娘不发现睡一会儿。”

  “六少夫人,快开一下门。”

  主仆二人正说话,外面就传来墨宝的声音。

  阿弥方才想去开门,墨贝圆润的身影已经冲出房间,一溜烟似的跑过去打开门。

  墨宝背着昏迷不醒的芙蕖走进来,阿弥马上去打芙蕖的房间,把被子掀开好让芙蕖躺下休息,墨宝看着芙蕖安排好自去向托月回话。

  “回六少夫人,何老爹今天一早去了,芙蕖吵着闹着要去陆家报仇,属下无奈只把她打晕先送回府。

  托月没想到何老爹情况这么差,连三天都熬不过便撒手人寰,沉默一会儿道:“何婶斩时停灵青云寺,你找个人安排好两位老人的丧仪这事,请寺里的高僧做法事,再寻一处好穴让他们夫妇入土为安。”

  “属下一定会让人办好的,六少夫人不必担忧。”

  托月从书案中站起来道:“我去看看芙蕖,你也下去抓紧时间休息一会儿吧。”

  墨宝点一下头离开月归尘,托月便走到芙蕖的房间,阿弥看她过来马上道:“姑娘,奴婢看着芙蕖就好,您还是回房休息吧。”

  托月摆摆手道:“我在这里看着,你去把前后门都锁好,暂时不能让芙蕖离开月归尘,等一切都安排好后,再大家陪她去青云寺给何老爹、何婶办丧事。”

  其实是担心芙蕖突然醒来,阿弥一个人根本拦不住,只好暂时把她强留在月归尘里面。

  “奴婢明白。”

  阿弥马上去启动机关,把门户牢牢锁紧,预防芙蕖私自出去寻仇。

  回到芙蕖的房间,继续督促托月道:“姑娘若再回去休息,让六公子看到您这副尊容,又该数落您没有照顾自已,教训奴婢们没有照顾好姑娘。”

  “姑娘赶紧回房休息,若有事奴婢一定会叫醒您。”

  托月在阿弥的反复催促中回到房间,走进卧房就看到墨染尘在宽衣解带,惊得半天都说不出话。

  过了好一会儿才问道:“六公子,你……你这是在干什么?你休息也该回自已屋休息,白天的万一让人撞见了如何说明得清楚。”

  “你我是夫妻,躺在一张床上有什么好说明,不睡一张床才会教人觉得奇怪。”

  墨染尘只留下贴身的里衣,掀开被子先躺到床上,看着还在纠结的托月道:“你不好好休息,我只好盯着你,还不过来是要本公子伺候你宽衣吗?”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不是应该在忙太子登基的事情吗?”

  托月纠结一下走过去,正要和衣躺下时,墨染尘拦下道:“穿这么厚的衣服硌得慌,还怎么好好休息。”

  看着他伸过来手,托月赶紧避开道:“托月是担心六公子年轻血气方刚,万一把持不住托月岂不是要吃大亏,还是穿得严实些比较妥当,反正只是小小休憩一会儿。”

  墨染尘眼睛往她身上瞟一眼道:“就你现在瘦得只剩下骨头的身体,在下不仅把持得住还生不出半分邪念。”

  两手麻利地退下托月身上多余的衣物,只留贴身的里衣就拉到怀里道:“感觉你这些日子都白白调养白吃,身上还是没有多长一两肉。”

  托月直接闭上眼睛假装没有听到,却不知道墨染尘默默打量着她,眼睛被她满头白发刺痛。

  本来是装睡的,结果装着装着就真睡熟,一觉醒来时旁边的位置已经空掉、冷掉,自已真的太累了,连人什么时候离开都没有察觉到。

  从床上坐上起来,起身自已穿上衣裳,坐到镜子前梳着满头银丝。

  窗外阳光已经往西移,托月来到芙蕖的房间,还没进去就听到低低的哭泣声,还有阿弥耐心安慰的声音。

  托月没有推门进去,而是走到厨房收拾晚上要用的菜蔬,正准备开火时芙蕖红肿着眼走进来,一言不发地接过托月的工作,似乎是要把悲伤消化在厨房里面。

  到了晚膳时间,芙蕖亲自奉上菜肴炖汤。

  托月尝了一口汤道:“你有什么要求直接说,能办到的我一定会帮你安排。”

  芙蕖扑一下跪下道:“请六少夫人出手帮芙蕖报仇,芙蕖愿意做牛做马,给六少夫人做一辈子的饭菜。”

  “这点你不用求我,用了不多长时间,你就会看到陆家被满查抄。”托月扶起芙蕖道:“被陆家害得家破人亡的,你们一家三口只是其中一,光解决陆家一两个人没用,大家目标是陆家在皇城消失。”

  “六少夫人说的可是真话?”

  “托月没有骗你的理由。”托月轻声交待道:“此事暂时不要对外声张,以免打草惊蛇。”

  “奴婢还要等多长时间?”芙蕖知道托月不喜欢含沙射影,心里有什么话都直接问出来,托月淡淡道:“在我及笄前一定能解决,被封了的店也会帮你拿回来,不会让你等太长时间。”

  “你阿爹阿娘的丧仪在青云山,到时候大家会陪你一起。”

  托月默默喝掉炖盅里的汤,芙蕖的心性出乎她的意料,原以为她会又哭又闹好几天,没想到这么快便调整好情绪。

  两天后一应丧仪事情已经安排好,托月带着人亲自送到芙蕖到青云寺,让人在暗中细细保护后,就带着阿弥他们来到别院里休息,另此她还有一件事情要做。

  内力的封印已经解开,却因为这具身体太过虚弱,还是不敢轻易动让强大浑厚的真气在体内游走。

  此次上青云山不仅是帮芙蕖,还要到古战场上取一物,就是前世墨染尘给服食的,从古战场里面带出来的养魂果,若今世没有被墨染尘取走,这东西应该还在古战场里面。

  摘取养魂果她不想心动任何人,必须找一个避人耳目的机会,悄悄进入古战场里面,摘到养魂果后在古墓里用掉。

  “阿弥,准备一下捞鱼的工具,明天大家山谷里捞鱼,顺便采摘蘑菇。”托月若无其事的吩咐阿弥,山谷里有吃有玩阿弥没有多想便答应,欣然去准备明天要用到的工具。

  佞臣的庶女嫡妻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