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神仙眷侣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93章、神仙眷侣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托月席地盘腿而坐,摒除杂念默念心法,真气运转周天,最后汇聚在气海丹田,炼化腹中的养魂果。

  墨染尘曾以为托月修的是什么邪异功法,不然小小年纪怎会强大到需要封印,现在看她运转真气的方法,却跟正统的武学没什么区别,有时候天赋是一种可怕的东西。

  养魂果不愧是传闻中的神药,托月的头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黑色,苍白的面色也终于红润,原本在体内乱窜的各种杂乱的内力真气也一一散掉,使她的内力更加纯粹。

  墨染尘以为这就是她想要的结果,没想到托月连自已修炼出的浑厚内力也散掉。

  无法确定她是不是修行出了问题,是不是应该出手帮忙制止,盯着托月的神情一动不动,只要有一点不对劲他便马上出手帮忙。

  原以为托月会把内力真气都散尽,却只是散到她身体能承受的程度,接下来便是反复锤炼留下的内力。

  墨染尘不由露出惊艳、羡慕、佩服的神情,散掉内力前已经是大师级别上修为,如今却停留在七品,只怕世间找不到第二人,因为没人能舍弃苦修来的力量。

  这个小丫头实在是太聪明,知道修为进度太快,容易导致根基不稳,便果断散掉多余的力量。

  留下来的却是最精纯的的力量,从新开始修炼解决根基不稳的问题,且的战斗力加上她的机智,足以应对大师以下的任何对手。

  大约一个时辰,托月炼化养魂果结束,睁开眼睛就看到墨染尘伸出手,低沉的声音淡淡道:“我跟说好了,若是天墨前大家还没有回去,就要去通知令尊大来人救大家。”

  “还等什么,大家快回去吧。”

  托月把手交给墨染尘,借着他的力量起身,跟着在他身后走出古战场。

  回到山谷里面,太阳已经偏西,托月淡淡道:“能不能拜托你,关于古战场的事情,请你暂时保密。”

  托月一脸真诚地看着墨染尘道:“托月不是为了自已私心,是因为一旦古战场被打开,这么多猛兽突然涌出外面,肯定会威胁到附近的村民的安全;其二它们已经习惯地下的生存环境,一旦破坏这些生灵会大量死亡、

  “你在为一群牲畜求情。”

  墨染尘心里面很惊讶,面上却一如既往的淡漠,即便如此也算是难得的表情。

  “身份有级别,生命却平等。”

  托月淡淡地说了一句话,她不是什么白莲花,只是不希翼因为她而毁一个世界。

  这句话说得很淡很轻,却让墨染尘深深的震撼,从小接受尊卑有别的教育,连人都有三六九等之分,更何况是生来就注定被猎杀的牲畜。

  现在她却告诉他生命是平等的,无论是什么都有活下去的权力,是他们不能也不应该干预。

  墨染尘一时间想象不到,她的内心是怎么的世界,但一定是像眼前的山谷般美好,平静祥和,没有阶级之别,没有贵贱之分,大家都是平等的。

  看到被弃在溪边的工具,托月无奈地捡起来,边捞鱼边道:“我买的这张网只能困住成年的大鱼,还没长大的可以顺利从网眼流出,这样就不会绝此鱼的生机,来年还有机会再捞鱼做酱菜。”

  “六公子可明白其中的道理?”托月提起抄网,果然里面只有成年的大鱼。

  “在下愿闻其详,还请九姑娘不吝赐教。”墨染尘蹲下身体,扶着半泡在溪里的鱼篓,让托月顺利把鱼倒进鱼篓。

  “赐教,托月不敢当。”托月忍不住道:“山谷里的水域是有限的,鱼太多的话就只能到外的水域,可是这些鱼只能生活在山谷里,离开这片水域他们会死的。”

  墨染尘想一下淡淡道:“明白了,说白点就是家中每天只做一锅饭,人太少了会浪费,太过多大家都吃不饱。”

  “六公子很聪明哦。”托月由衷地称赞一句,想了想道:“托月把这种规律称之为——平衡。”

  “平衡!”墨染尘惊讶地看着托月。

  “无论是山谷里的鱼群,还是草原上的羊与狼,还是在人类社会,只要打破了平衡都可能濒临灭绝。”

  托月看着墨染尘淡淡道:“朝堂也是如此,若你有把平衡二字融会贯通,将来无论为君为臣,都能混得风生水起,即便是远离朝堂也能过得安安稳稳。”

  “理论很好,实践起来却是困难重重,不过今日这番话却让在下茅塞顿开。“

  墨染尘终于明白她为何要隐藏自已的能力,因为她的能力能够打破眼的平衡,打破五国、打破天下的平衡。

  结果要么她助景国灭掉四国,要么让景国杀了她以保眼前的平衡,免得四国为了生存联手灭掉景国,从眼前景国的情况来看杀掉她是最好的办法。

  墨染尘看着她一下一下地捞鱼,忍不住问:”源头池子里鱼多,你为何不到那里捞鱼,没准这会子都已经满篓。”

  托月想了想道:“我跟阿弥对比过,发现溪里的鱼肉质比池子里的鱼更坚实有弹性,大约是溪流水急,鱼为了不被水流带出山谷,一直努力地往上游吧。”

  某人无法了解吃货的境界,愣了半晌才说了“好吧”两个字,目光是却是宠溺的。

  静静等她捞满一鱼篓,提起来道:“该回去了,再不出现在墨宝面前,应大人该带着人来山谷寻你,你也不好向应大人说明头发的事情。”

  托月甩干抄网上的水,背起水下的野菜道:“阿弥的胆子平日看着挺大的,没想到猛兽的影儿都没瞧见,光听声音就吓得落荒而逃,连东西都顾不上便逃跑,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嘴硬。”

  墨染尘跟她并肩前行,并没觉得自已提着鱼篓有何不妥,却把站在谷口等他们出来的墨宝惊艳到。

  他从没看到如此美好的画面,两人自山谷内走出来像是一幅画,大约只能用神仙眷侣来形容他们,直到墨染尘和托月走近前还有回过神,脑海里想着如何能让人看到这样美好的画面。

  “想到什么想得这么出神?”墨染尘敲一下墨宝的脑门,墨宝马上行礼道:“看到公子和九姑娘,不是和少夫人从山谷走出来,不仅九姑娘的头发变黑,还发现公子即便拎着鱼篓也不像渔夫,依然是仙气十足,少夫人也如此。”

  墨宝从自幼跟墨染尘身边,他最清楚自家主子的心意。

  眼看着主子越来越喜欢靠近少夫人,甚至夜里也要睡在她身边,就明白主子已经做了决定,所以连称呼也改掉。

  别院里的两个小丫头却不是这么想,一直在追问托月头发变黑的原因。

  托月无奈地编了一个故事:“你们走以后,网里进了一条超级大的鱼,原来是要带回来给你们瞧瞧,结果我发现大鱼眼中有泪,就想起老渔民说过的话。”

  “什么话?”墨贝问。

  “凡是被捕时会流泪的鱼,必是有灵性之鱼,吃之必遭天谴。”

  托月继续编故事道:“所以我马上决定这是条有灵性的鱼,再看鱼的肚子特别大,说明它正在孕育鱼宝宝,想着以后还要来捞鱼就把它给放生,岂料大鱼走后没多久又回来,还把一枚仙果吞到我脚步边。”

  “后为呢?”

  墨贝一脸可爱地问。

  托月笑笑道:“后来我吃了仙果,头发瞬间恢复黑色,身体也长好。”

  阿弥却一脸不客气地拆穿她道:“姑娘又在编姑娘哄奴婢们,姑娘不想说奴婢们就问便是,何苦骗大家。”

  墨贝却咬着手指问:“少夫人,那条超级大的鱼到底有多大,够大家大家吃一顿吗?”说完肚子就叫起来,告诉托月她饿了要吃东西。

  “论鱼之大,一个墨贝吃不完。”

  托月一本正经地调侃墨贝,墨染尘都忍不住被她的逗笑。

  晚膳就做从山谷里带出来的野味,结果一篓鱼完全不够吃,更别说用来做酱菜,只好听到继续到山谷里打捞。

  墨染尘没有下山,夜里就睡在托月身边,反正上有此打算。

  聆听着窗外虫鸣的声音,房间里显得格外安静,托月在他怀里睡得特别踏实,呼吸均匀睡容安静。

  想到她今天的所作所为,忽然发现她从来没有向他人求助的习惯,无论是萧微微还是长公主的迫害,连今天这么危险的事情同,不仅没有向任何人求助,还是刻意避开所有人视线,真是让他又生气又心痛。

  想到这里,墨染尘忍不住叹气、泄气,她还是不信任他,甚至不把列在可求助的人之列。

  以他们目前的关系,确实还需要多点时间相互了解,中介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太子殿下登基在即,也就是给她和离书放她离开的时候。

  早知道自已会渐渐迷恋上她,当初就跟她立什么协议,现在是骑虎难下啊。

  夜渐深,忽然传来一阵鸟飞的声音。

  托月马上警觉地睁开眼睛,睡眼迷离,迷迷糊糊地要起身。

  墨染尘马上抱紧她安慰道:“安心睡,外面有人守着,不会让他们靠近院子的。”

  把被子拉上来点,直盖到她脖子的位置,同时给调了一个她觉得舒服的姿势,完全不理会外面的事情,托月也就迷迷糊糊重新睡沉。

  第二天一早墨染尘便要回城参加早朝。

  托月原本要起来送他出门,却被以山上早上露重为由制止。

  再睡一会儿醒来,阿弥却把从山下买回来的早点摆上,说是六公子让墨宝专程送上山。

  托月吃着早点心里有点甜,没想到墨染尘回会为她做这么多,原本以为凭他对她的忌惮,能在见面是点头就不错。没想过还能睡在一张床上。

  接下来的三天,墨染尘也没有出现,直到他们把有的酱菜都做好也没有出现。

  托月自然明白,这是因为太子殿下即将登基,墨染尘忙得抽不开身,等到芙蕖的爹娘出殡下葬后,托月让她自已选择去留。

  愿意留在她身边便留,不愿意便留在青云山下,继续开店卖汤。

  经过一夜的思索后,芙蕖给了一个很现实的答案:她希翼暂时留在托月身边保命,等陆家被抄家灭门后,她便回到青云山下继续开店过活。

  托月自然支撑。

  芙蕖能做出这样的选择,已经胜过天下诸多女子,普天下有几个年轻女孩,敢于独自挑起家业。

  汤屋或许不是很大,在芙蕖眼里却是家族存亡的象征,以她现在年纪阅历而言,想单独把汤屋经营却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打点好一切后,托月带着丫头们回府。

  刚到山脚下就看到良玉和冰儿骑在马上匹上,托月皱一下眉头道:“不必理会他们,大家继续往前走。”

  两人却把马匹停在马车前面,车夫人收到主子的命令自然不会停车,逼得良玉他们不得不让开道,默默尾随在马车后面,跟着他们一起回城。

  阿弥一脸担忧问:“姑娘,他们若一直跟着大家到墨府,肯定会发现姑娘头发变黑的事情,他们知道了长公主也就知道,肯定会逼问姑娘让头发变黑的办法,需不需要奴婢现在就赶他们走。”

  托月不以为然道:“这件事肯定是瞒不住,只要过守住山谷的秘密即可,其它的随他们去折腾,以后买的事情交给厨房的采办,你们尽量少出门,这样就不会让人有机可乘。”

  阿弥马上点点头:“奴婢会告诉墨贝和芙蕖,依奴婢看索性把花院里的花拔掉,改成种菜什么的。”

  “随便你们。”

  托月从来不会约束丫头们的奇思妙想。

  回到墨府,大门正敞开着,门房的恭恭敬敬地请托月下车。

  托月穿着斗篷,戴着帷帽,走下马车后径直走进大门,墨贝和芙蕖的马车则走后门。

  良玉和冰儿他们想跟上前,却被突然冒出来的护卫拦在外面,无奈他们怎么叫喊,托月就像是没听到似的,那怕拿出长公主府的令牌也没用。

  回到月归尘却发现院子里有打扫过的痕迹,正疑惑是就看到墨宝带着一个妈妈并四个小丫头进来见礼。

  佞臣的庶女嫡妻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