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保卫墨府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94章、保卫墨府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墨宝为托月一一先容过道:“六少夫人,除了叶妈妈之外,四个丫头都是公子从伢行买的,他们在世上无亲无故,只负责院里洒扫、烧水、浆洗衣裳等粗活,六少夫人可以放心使用。”亲手奉上四个丫头的身契。

  “这位叶妈是……”

  四个丫头可以先不管,墨宝特意提到的叶妈妈,托月不得不过问。

  墨宝马上道:“叶妈妈的儿子是府衙里的衙役,衙役的俸禄不高,她就想找点事情帮补一下家用,其他衙役家人亦是如此,少夫人不必见怪,可以放心使用。”

  “回头替我谢谢六公子。”托月淡淡道,墨宝道:“回头用午膳时,少夫人当面道谢更好。”

  “太子殿不日登基,他还抽得空回府用膳!”托月有些惊讶,看她这样墨宝忍不住笑道:“公子只负责皇城安危,皇宫里御林军,其他事情都礼部在忙,再忙也得吃饭嘛。”

  托月想想也是,淡淡道:“他们我先留下,你也赶紧去忙吧。”

  墨宝恭恭敬敬地退下,托月才看着五人道:“院里的事情并不多,厨房的事情由芙蕖负责,书房里的事情有墨贝,起居由阿弥负责,能分给你们的事情也就是洒扫、烧水、洗衣、看门这些粗活。”

  托月想一下又道:“在我这里做事的要求并不高,第一要忠心,第二嘴巴要严实,第三才是把差事办好。”

  看着站在下面的五个人,托月细细观察过他们道:“看门的事情就交给叶妈妈,在我这里看门可不是件轻松事情,宫里时常有人往来,能不能承受住他们的气势,就是对你最大的考验。”

  “若是有人用武力强闯呢?”叶妈妈反应很快,马上问一个关键问题。

  “用武力强闯不是重点,重点是你有没有阴拦,或者给屋里的人报信。”

  托月含笑回答,叶妈妈马上道:“有这句话老奴就知道怎么处理,一定会为少夫人看好门户。”

  没料到叶妈妈的心思如此通透,托月淡淡道:“四丫头也交给你管,你不能太过惯着他们,也不能欺负他们,大家同心协力把事情做好,我自然不会亏待你们。”

  “是,少夫人。”

  五人同时出声回答。

  托月对阿弥道:“你跟他们说一下月归尘的规矩。”

  阿弥却想着另一件事情道:“姑娘,您还没给他们起名,没有名字以后怎么称呼他们啊。”

  托月看一眼四人身契上的名字道:“他们原来的名字就不错,也没重了府里哪位主子的名讳,你就问问他们愿不愿意改,若是愿意改就改,不愿意就留着,左右不过是个称呼罢。”

  四个丫头都没有出声,阿弥一脸无奈道:“那就先来认一下人,喊到名字的往前一步。”

  “庆儿、小秋、柳柳,兰香。”

  阿弥刚念完名字,就看到一个小丫头,抱着一个做针线用的小簸,从外面悠然地走进来。

  看到大家都在场,小丫头朝托月行礼道:“奴婢叫绣禾,只负责六少夫人的针线活,你们若找我帮忙得另付工钱,奴婢的目标是拥有一家自已的制衣坊。”

  阿弥的嘴角抽了抽,托月却笑意盈盈道:“做出来的衣裳,我若是不满意,你可得新另觅新主,你们亦如此。”

  留下一句话托月就回房,正要换常服时,绣禾从外面进来道:“六少夫人等等,以后伺候姑娘更衣这种事情,就由归奴婢管理。”说完就放手上的东西,替托月宽下身上的衣裳,换上棉布衣裙。

  “六少夫人做衣裳用的棉布,似乎不是在外面布庄买的,就算是晓月楼里的棉布,也不没有这个密实柔软。”

  出于职业习惯,绣禾一碰到托月的衣裳,就评论起做衣裳用的衣料。

  托月任她为自已换上衣裳:“这是我自已织的布料,市面上自然买不到,我不喜欢丝绸锦缎,只有在出门或者是见外客的时候,才会那些华丽料子做的衣裳。”

  “奴婢明白,一定会让少夫人穿得舒服。”

  绣禾马上拍拍胸脯,保证不会让托月感到不舒服,托月心里却暗道信你个鬼。

  换好衣裳后托月来书房,绣禾也捧着吃饭的家伙跟在后面,上辈子就是自来熟的主,托月就由着她跟书房里面。

  托月坐在书桌前看书,她就坐在旁边安安静静地做针线活,两只小手一刻都没有停过,就连托月暗暗打量她也没有察觉到,倒是她手上的荷包引起托月的注意。

  上面没有绣任何花式,而是一个个如笔写出来的文字,这绣工怕是宫里的绣女也比不过。

  “上面的字绣的是什么内容?”

  隔得远托月看不清是什么字,好奇地问了一句。

  绣禾头也不抬头道:“就是姑娘门口的对联,奴婢瞧着字写得不错,就把描下来做绣样。”

  托月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正午时墨染尘回来,托月让芙蕖把午膳摆到书房。

  看着官服都不及脱的模样,托月好奇地问:“如今外面是什么情况,四国都来了些什么人,还是都没有派来使。”

  墨染尘摘下冠帽道为:“四国倒是派来了使臣,大约是欺负太子年幼,来的全是不打紧的人物,如今让人担忧的是边城的问题,你可当众告诉他们,怎么应付机关的问题。”

  “你是说淋火碱水的事情吗?”托月不以为然道:“没事,边城的机关要那么容易破坏,早就破坏掉。”

  “……”墨染尘有些茫然,托月把一碗汤递到他面前道:“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先用膳,有什么问题等登基大典结束以后再问吧。”

  墨染尘心中不禁生出疑惑,却无奈地压下道:“侍候你的人都见过了,你先暂时用着,不合适可以退掉。”

  托月轻轻点一下头道:“只是负责洒扫等事情,留下调教些日子看看,能留下我便留下,不行再让伢行的人领走,你还是抓紧时间用膳,一会儿事来了怕是连用膳的时间都没有。”

  接过托月手上的汤,墨染尘顾不烫,三口五口解决掉一碗汽。

  托月马上递上一碗饭,完全没有发现自已此时,就像是一个体贴入微的好妻子,把丈夫的生活照顾得无微不至。

  墨染尘一言不发接过,大口地吃菜吃饭,完全是一副时间很赶很忙的模样,不像是他在陪托月用膳,倒像是托月在陪他用膳,托月也没有计较这些,只是偶尔原他挟菜什么的。

  用好膳,墨染尘放下碗,漱过口就匆匆出门。

  托月才端起自已的汤慢慢喝,阿弥拿起筷子给托月夹菜道:“姑娘,太登基大典要这么忙吗?”

  看着天真的阿弥,托月忍不住笑道:“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情,并不是所有人都希翼太子殿下顺利登基,他们会想尽办法搞各种破坏,甚至会弄出一些天象的东西,说是太子殿下登基是逆天之举,有违天理会降灾害在景国。”

  “太子殿下风评挺好的,为什么要反对他登基。”

  冷不丁绣禾冒出一句话,托月忍着笑道:“你是如何知道太子殿下的风评很好?”

  绣禾头也不抬头道:“奴婢还没来墨府之前,是在绣坊做学工的,常听人们提起太子殿下的事情,大部分都是赞美的词语,想必太子殿下是个不错的人,将来也会是一代明君。”

  “明君不是那么好当。”

  托月没有评价太子殿下,而是说了一句很忠恳的话。

  跟父亲、擎王他们经历了几世的人比,无论是墨染尘还是太子殿下,都还有很长的成长期。

  连托月自已经历了三世人生,还是看不透父亲和擎王,他们到底在追寻什么,所以她才选择不闻不问,毕竟在他们的故事里她并不是重要人物。

  接下来的日子墨染尘都没有露面,直到第五月第三天夜里。

  门上忽然响起急促的敲门声,叶妈妈打开门后,墨宝背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直接走进托月的卧室里面,灯光下看清楚背上的人时,托月马上掀开被子让墨宝把人放到床上。

  “阿弥,赶紧去取药箱。”

  托月不问墨宝为何墨染尘会受伤,而是马上处理伤口。

  尽管量轻地脱下墨染尘身上的衣裳,露出好几处皮开肉绽,流血不止的伤口,庆幸的是所有伤口并没有在要害上,显然对方没有取他性命的意思。

  到底是谁敢在皇城内刺杀墨染尘?

  这个问题托月暂时不管,先出手封穴止血,接过墨贝递来的热毛巾清洗伤口。

  血迹清洗干净露出伤口的形状,托月面的的神情有一瞬间的凝滞,然后开始给伤口上药、包扎,再换上一身干净的睡袍。

  托月探一下脉息,确认墨染尘没有受内伤才松口气。

  安置好墨染尘后,托月走出外间问:“墨宝,你有没有受伤,若有伤也赶紧处理。”

  “属下没有受伤,四名刺客似乎只针对公子,并没有理会属下。”墨宝详细地述说了他们遇刺的过程,托月马上知道这是一次计划周密的刺杀的行动,是什么要对墨染尘不利。

  到底是想单纯地要他性命?还是单纯的想要阻止参与某件事情?

  无数在种可能性在托月脑海中闪过,托月淡淡问:“墨宝,公子最近有没有实行什么指令,或者是发现什么情况,或者一些奇怪的事情也行?”

  “太子殿下马上登基,公子一直在忙布防的事情。”

  墨宝马上回答托月的问题,托月脑子在飞速旋转,墨染尘若重伤不能动,最有可能发生的是什么事情。

  皇城布防关系着皇城安危的第一道关卡,想到这里托月马上道:“你们好好守着公子,今晚的刺杀不简单,墨宝你随我去见太傅大人,或许太傅大人会有办法。”

  托月忽然连夜求见,太傅、墨夫人先是一脸震惊,马上披衣起床相见。

  说明来意后,托月一脸恳切道:“太傅大人,太子殿下登基在即,此事皇城布防若无人监管,恐会出大事。”

  太傅还在思考,墨夫人只急急地问:“九姑娘,染尘伤得重不重,有没有性命之忧,要不要马上请大夫过来瞧瞧,你怎么不马上着人来通知大家。”

  托月马上起身赔礼道:“太傅大人、墨夫人请放心,六公子伤虽重却都是皮肉伤,没有性命之男的女的,方才忙着给他处理伤口上药,才没来得及向夫人汇报。事后觉得事情不对,才不得不连夜打扰两位休息。”

  “……”

  “九姑娘已经做得很好。”

  墨夫人方想抱怨几句,就被太傅大人打断,换别人未必能做她这般清醒。

  托月站着赔礼道:“托月出来时,六公子一切安稳,丫头们正在床前守着,只希翼今夜皇城不要发生什么意外。”

  太傅大人深知此事的严重,左思右想道:“现在进宫请旨已经来不及,墨宝带上你家大人的官印,你随我一起出门暂时替公子守住皇城;夫人你去求云夫人,能否求一枚那种丹药。”

  “九姑娘,麻烦你帮忙照看这个家。”

  大家长都在的情况,必须得有一个人镇得住墨府,太傅大人马上想到托月。

  托月想到前世几次叛乱,自已都有份守住应府,淡淡道:“请太傅大人、墨夫人放心,托月一定会守护好墨府。”

  太傅大人和墨夫人马上更衣出府,出门前把管家叫过来吩咐道:“若外面有什么事情,你告诉府中众人,今晚一切听从六少夫人的指挥,违令者一律家法处置。”

  管家得令马上跟在托月身边,亲自送两位大家长出门后。

  托月马上道:“劳烦管家,把府中有能力作战的家丁都集中起来,至于主子们叫不叫是你的事情,我可不想应付智商作废的蠢材。”

  “……”

  面对托月的直率,管家一时不知怎么接话。

  托月先回一趟月归尘,取了落星剑等兵器,交待众人道:“阿弥,我走后你打开机关,大家就在正厅待着,千万别随意走动,以免误中安装院中的机关。”

  “姑娘,你要去哪?”

  阿弥从里面追出来问,托月无奈道:“皇城今晚恐有大事发生,你家姑娘我临危受命,保卫墨府。”

  佞臣的庶女嫡妻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