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还早着呢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95章、还早着呢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他们都不当姑娘是墨府的人,凭要姑娘保护他们。”

  阿弥一脸不高兴道,托月无奈道:“太傅大人要替六公子守城,墨夫人去云府给六公子求药,五公子也不在府里,五少夫人有孕在身不宜劳心劳神,另外那些不出来搞乱就不错,还指望他们来保护墨府。”

  “姑娘放心去,奴婢会照看好月归尘……还有六公子的。”

  托月听到她的话,满意地点点头,把芙蕖唤过来道:“你人机灵,麻烦你帮阿弥一起打着院里的事情。”

  “请六少夫人放心,公子于芙蕖有恩,芙蕖一定会舍命相护。”芙蕖还要借墨染尘的力量为父母报仇,自然不能让墨染尘有事,托月是算准了她这一点。

  有两个丫头的保证,托月满意走出月归尘,来到墨府前厅。

  管家已经把府中身强力壮的家丁都聚在一起,大约有二三十人,看到她进来马上道:“六少夫人,事情属下已经跟他们说明,接下来的事情就由六少夫人安排吧。”

  这话托月一听就知道,管家是在故意考她,打开带来的地图道:“这是我临时画的墨府外围图,能攻入府的位置,除了前门和后门就只有这几个位置,只要把这三个位置做好防守,就可以万无一失。”

  “只防守前后门,加这三个位置就足够,其他地方……”管家指着一片较低的围墙道:“例如这里的围墙,是全府围墙中最低的,难道不要派人防守吗?”

  “这围墙后面是一条窄的小巷子,除了像我这样瘦的人只有野猫、野狗能进去,浑身铠甲的士兵不可能进去。”

  找月不以为然,看着众人继续道:“我的修为只有七品,加上手上的落星剑以及手段,勉强能拖住一名九品,守住大门一时半刻应该没问题,多的不敢说。”

  管家的嘴角狠狠地抽了抽,听到托月的话时顿时想死的心都有。

  他大半子都过去了才七品,你一个小姑娘十四五岁的就七品,让他这一把年纪的人情况何以堪。

  “我带人守着前门,但愿叛军将领的武功不会太高。”尽管托月勉强能应对九品修为,但也只是一时间半刻,若落到叛军手里多半会沦为人质。

  幸亏云府离得不远,墨夫人应该很快便能回来,又或者太傅大人他们守住城门,叛军没有机会闯进城;或者叛军的首领就在城中,不知道会不会里应外合打开城门,或者是直接把朝臣控制在手上。

  托月坐在椅子中胡思乱想,侧门忽然打开了,墨夫人从外面进来,后面还跟着呵欠连连的云齐。

  “墨夫人,云夫人可以愿意赠药。”托月压抑着内心的激动问,凝血丹是用一颗少一颗的致宝,若非生死间断然不能浪费,云夫人即便拒绝也是人之常情。

  墨夫人拍拍的手背道:“辛苦了孩子,我先云月归尘,回头跟你一起守着墨府,不会让一人面对困难。”

  托月其实不知道,当墨夫人进来时看到只有托月一人,带着下人守着墨府大门,而那些个庶子一个都没有出现时,是既心寒又心暖,最少还有一个人肯站出来守着墨府。

  “请夫人放心,托月一定会守好墨府。”

  托月没有多余的话,墨夫人却放心地看去看儿子,这就是日久见人心吧。

  墨夫人走后,云齐走过来道:“云府向来低调不引人注目,对叛军没有什么利用价值,母亲让在下过来帮忙。”

  “云三公子雪中送炭,托月铭记于心。”托月没想到云齐会过来,而今世的云齐实在是太过低调,很容易让人忽略他的存在,淡淡道:“叛军未必会考虑这些,旧臣不去新臣不来嘛。”

  “你少吓唬我。”云齐不吃她那套,举起手中的剑道:“怎么说我娘也是武学大家,保护我父亲不成问题。”

  “云夫人是武学大家,武学修为怎么说也得是个宗师。”骤然得知云夫人是武学大家,托月心中一阵惊喜,看着云齐问道:“云夫人是武学大家,你是她儿子,怎么说得有九品修为。”

  “问题我爹不是习武的料。”云齐忍不住叹气,羡慕地看着托月道:“不比六少夫人的际遇,应大人是奇才,长公主殿下亦是难得的奇怪,才有六少夫人威震五国的才智,在下是望尘莫及啊。”

  托月却叹气悠悠道:“若是有得选择,倒希翼自已生在普通人家,而不是如今被人像颗棋子摆布。”

  五国雅集当天的事情,早就在坊间传开了,如今皇城中很多人都知道应家九姑娘,实是长公主与大理寺聊应大人生的女儿,从前那些小看九姑娘的人,如今都战战兢兢的,生怕这小女子记恨。

  听到她这番话,云齐迟疑一下道:“在父母斗气的时候,也是拿我做伐子,就像是踢球一样踢来踢去的。”

  托月一脸冷漠幽幽道:“云夫人可会强行喂你吃神魔丹,逼你去杀戮成魔?云夫人或许会强把她的意志强加你身,却从不会不顾你的性命,只凭一已之私就把你变成一个杀人机器。”

  “倒是不会……”

  “笃笃笃……”

  侧门忽然传来敲门声。

  托月让人过去看看,打开门一名衙役进来道:“墨宝让人回来通知六少夫人,城外发现有可疑人影闪动。”

  正说完就看到南方,一朵紫色烟火在天空中盛放,这是有敌袭的信号,托月马上飞身上门楼上面,观察着四下里的情况,就算判断一时间没有杀进来,也需要预防杀手、刺客的袭击。

  砰!砰!

  西北两方城门都发出敌袭的信号,托月神色有些严重。

  四方城门有三方发现判军行踪,以康王悄悄囤积的兵力应该做不到这点,除非叛乱的不只康王府。

  托月飞身落城云齐道:“云三公子,南门、西门、北门都发现判军行踪,你对此有什么想法?”云齐一直都跟在墨染尘身边,多少知道一点墨染尘的想法。

  云齐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活人的事情在下不敢兴趣,倒是听墨染尘说过什么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还说过什么兵力只有这么多,不可能凭空变出来什么的话,反正就是可用兵力不足以谋反吧。”

  这些话……托月一时间也想不透,却也猜到三两分,兵器库已经被擎王搬空,康王有兵却没有兵器定是难以成军。

  若想成事除非是跟他人联手,或者是使用什么蒙骗世人的邪法,以天象为由阻止新帝登基,现在只希翼墨染尘服药后能尽快醒来,指挥城中布防抵御叛军。

  忽然听到一阵马蹄声音,托月马上蹲下身体,把两手放在地上。

  回头对众人道:“从地面震动的情况来看,这支队的人数不少于百人,我先到上面看看情况。”

  托月再次飞身上门楼,从大街上开来一支队伍,百来人迅速来到墨府大门外面,摆好作战的队形却没有马上进攻。

  队伍的领头给手下一个眼色,那名手下收到命令,走上前拍并高声道:“皇城出现叛军作乱,冲进朝臣官邸,谋杀朝廷命官,我等奉命前来保护太傅大人,还请打开大门。”

  托月从门楼上悄悄跳下来,在门房耳边轻声交待几句。

  门房的听完后,马上高声问道:“门外不知是哪位大人,小人好去向太傅大人回话。

  只听那名手下高声应话道:“大家大人乃太子门下,许有为许参将,奉太子殿下之命,前来太傅大人一门安危。”

  “云三公子,可知道这位许参将?”今世跟前世有许多不同,托月也不确定这位许参将,是不是太子殿的门下。

  云齐再三思考才出声道:“许参将在下是清楚,是兵部负责军中运送粮草的将领,但在下不记得他是太子的门下,倒是跟靖王府走得比较近,定是欺府中无人知晓外面的情况,想来混水摸鱼的。”

  搞清楚对方的身份后,托月又在门房的耳边交待几句。

  门房的愣一下一脸视死如归道:“许大人,太傅大人已然睡下,他说有许大人在门外守护他睡得很踏实。”

  大门外面许参将面色一沉道:“这个老匹夫、老狐狸,让大家替他们看大门,这不是把大家当作是护院,若不是害怕惊动旁边的官员,老子早就……”

  话没说完,许参将眉心上就被插进一支短箭,哼都没哼一声就跌落马。

  托月站在门楼上,抛玩着手中的白色的小瓷瓶,对下面人道:“许参将已经死,你们要么投降等候从轻发落,要么直接把你们炸成一堆烂肉。”

  看着倒在地上的许参将的尸体,众人咽了咽口水,一脸紧张地看着托月手中的小瓷瓶。

  现在人人都知道,应家九姑娘能做出十分利害、杀伤力极口的武器,没准她手中小瓷瓶一扔,他们这百来号人就真的变成一堆烂肉、死肉。

  许参将的两名亲兵,一脸紧张地看着托月。

  托月淡淡道:“如果不知道该干什么的话,我可以给大家指一条明路。”

  “什么明路?”

  “留下保护墨府,明天我让太傅大人为你们请功。”

  “大家凭什么相信你,万一大家听信了你的话,被发配流放做苦役怎么办?”

  托月飞身来到一百名士兵面前道:“你们并不知情,只是奉许参将之命行事,如今领头的已经被处决,要追罪也是追许参将一门的罪责,与你们有何关系,还是说你们想跟我决一死战,然后被我炸成一堆烂肉。”

  “你们百号人当中,武功修为最高的不过区区五品。”托月细细打量一番在场的人,冷冷道:“我可是堂堂七品,里面还有好几位七品护卫,仅凭武功就能收拾你们。”

  这番连哄带骗的话,把许参将手下一百名士兵,吓得进攻不是后退也不是。

  “九姑娘,你所谓的明路是什么。”一名士兵忍不住小声问,看到其他人都在看着自已,马上说明道:“我上年迈的母亲要侍奉,尚未娶亲生子,岂能枉送性命。”

  “大家都是有父母亲人在的,如今许参将已经身亡,你们就当今晚的事情从未发生过,该干什么便干什么去吧。”

  托月这番话的意思,说白点就是连领头的都死了,他们这些小兵小卒就算现在回家睡觉,明天起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也不会有人向他们追究许参将的去向。

  两名亲兵有些迟疑,其中一人道:“他们可以假装什么也不知道,大家是大人的亲兵,恐怕是不能回去睡觉。”

  托月不以为然道:“有什么不行的,许大人今天所为定然不会跟家人提起,自然不知道今晚的事情,你们一会儿趁乱回到府里,假装中保护许府上下,至于许大人……他死于跟叛军交战。”

  两人能成为许参将的亲兵,脑子自然比别人灵活,马上让队伍散开,该回家的回家睡觉,该值守的回去继续值守。看着百来人散去后,托月暗暗松了一口气,退回大门里面道:“一会儿着人,把许参将的尸体,悄悄混到叛军尸体里面。”就算日后许府要追究,也不敢闹到明面上。

  云齐一脸不可思议道:“六少夫人,你这样就把他们哄回去,是不是……太过轻松了些。”

  托月若有所思道:“虽然刺杀墨染尘是有周密计划的,可是跟靖王府合作却很仓促,不然许参将也不会在叛军未攻进城时,就贸然带人冲到墨府抢功劳,自然也不会告知手下今天的计划。”

  低头看着许参将的尸体道:“这些人都是普通士兵,就算成功劫持墨府众人为人质他们也没有好处,若是败了他们反倒会被牵连,还不如无功无过,最少还能守住原来的饭碗,跟家人一起安静度日。”

  “你如何认定他们会这么选择?”

  云齐一脸不解地问,托月含笑道:“升斗小民,丰衣足食、安居乐业足矣。”

  简单的几句话云齐听得似懂非懂,看着平静下来的街道道:“九姑娘,人都走了,今晚是不是可以高枕无忧。”

  “还早着呢。”

  托月听着远处交战的声音,今夜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佞臣的庶女嫡妻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