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说错话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96章、说错话了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六少夫人,叛军攻进城了吗?”

  叛军和护城军在交战,管家底下众人好奇地问,站在门楼上的托月。

  托月看着远处的火光,听着不时传来惨叫声,一脸平静道:“不是叛军攻进城,是叛军一直藏匿在皇城里面,现在正在城里大肆烧杀,大家都打起精神来看好门户,能撑一时是一时。”

  所有人不由自主地握紧手上的兵器,托月看到众人的举动,不由自主地想起前世康王、靖王先后起兵谋反的画面,每次都是在宫门外面就被朝臣们解决,根本无需出动什么军队来求援。

  如今的朝臣大部分能力平庸懦弱,别说奋起反抗,没有临阵倒戈就是已经很不错。

  忽然又想起前世康王谋反后,朝臣大换血的事情,尽管有些仓促成果却出乎人意料,景国在短时间内便强大起来。

  莫非这一回又是擎王和父父故技重施,以这种方式帮新帝挑选一批可用之臣?托月又一次不太敢确定自已的推想,擎王和父亲的心思越来越难以琢磨,只能静待明的天的结果。

  嗖……

  突然几支箭射向托月。

  托月接住其中一支箭后,从门楼飘然而下把箭递给云齐。

  云齐接过箭看了看箭头,再看看箭羽道:“景国军队用的黑羽乌铁箭,这些白羽铁箭应该是叛军所用,而且这批弓箭手隐藏在暗处,专门趁人不备时放冷箭。康王真不是东西,只会用这些见不得光的阴险手段。”

  “大家一定要小心,别万让箭头碰到。”

  云齐提高了音量,指着箭头道:“箭头上还淬了剧毒,划破一点皮都当场毙命。”

  托月淡看一眼箭头,回头看看四周的环境问:“府中哪个位置最高,就是站在上面能看到全府的地方,我怀疑参加叛乱不只是军队,还有一些江湖势力介出入朝廷的纷争,他们的刺杀才让人防不胜防。”

  “六少夫人,赶紧让人把几位公子叫起来帮忙。”云齐一脸嫌弃地故意大声道:“都什么时候还躲在被窝里,判军真杀进来时,别说是躲被窝里躲在娘肚子里也没用”

  故意喊完后又对托月道:“真是一群没用的废物,白吃了几十年的米饭。”

  托月不以为然道:“帮忙是不敢指望,只希翼他们别糊涂到主动打开大门,跟叛军里应外合出卖嫡系,他们庶出的好翻作主。”

  云家跟墨家是世家,自然明白托月话里的意思。

  上次就是四少夫人开门,放刺客入府还引到月归尘,同时还对五少夫人下手,想一举除掉两位嫡子的妻房。

  自从有了礼法所谓的尊卑有别后,嫡庶之争就从来没有停止过,墨府不过是其中一例,且不算是最激烈的,如今只是后院女人出手罢,还没有出现嫡子、庶子亲自明争暗斗的局面。

  “想想还是大家家好,父亲不曾纳妾,只有大家兄弟姐妹五人,偶乐会吵吵嘴却不会有什么阴险手段。

  云齐忍不住自卖自夸起来,托月一脸平静道:”大家家也是有嫡有庶,怎么不见他们惦记着府里那点家产,倒是二房那些嫡出的天天惦记,想到将来分府能分到多少家产。“

  提到这个事情,云齐忍不住发表意见道:“你们应家大房、三房的几位公子、姑娘,是满朝文武羡慕的对象,无论是公子还是姑娘都十分优秀,跟大房、三房比二房像是从大街上捡来的。”

  云齐深知托月生性豁朗,想到什么便说什么,一点也不见外、忌讳。

  有人夸赞自已的父亲,托月心里自然高兴,面上却淡淡道:“兄弟姐妹几名义上虽有嫡庶之分,父亲却对大家一视同仁,吃穿用度及上学都是一样的,没有因为出身而区别对待。”

  其实父母若能公平对待孩子,让孩子感觉不到嫡庶之别,自然不会有什么嫡庶之争,就算争也是争谁的本事大。

  这番话托月自然没有说出口,毕竟不是每个人父亲都有机会重要,父亲应该也一直在弥补上心听遗憾,如今应梅月还好好的活着,应该就是父亲暗中出手的功劳。

  如今看到墨家四个庶子的表情,再想自已的几位兄长。

  托月淡淡道:“若是有人围攻应府,都是兄长们联手应对,即便是二房那样不堪也出来走走过场,断不会像他们这般躲在被窝里,就连大家姐妹几个人也会陪在母亲身边,还有几位姨娘也在一起。”

  云齐忍不住噗嗤一下笑出声,这是明着说应家的的事情,实则是把墨家几位庶子说成,只会躲在生母怀里的姑娘。

  这个讽刺果然是利害,不知道四位庶子知道会是什么表情,忍不住笑道:“本公子很期待那位听到这番话的表情,其实他们连小姑娘都不如。”

  嘭嘭嘭……

  大门上忽然用力拍门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谈话,众人马上握紧手上的武器,

  托月给门房一个眼色,门房趴在门边故意紧张问:“门外是何人,若无要紧事情,明天再来拜访吧。”

  门外的人没有回应,而是更加用力地拍门,门房的等不到回应回看着托月,托月示意他退回来,同时握紧落星剑,这回可不是许参将那种,三言两语就能打发的乌合之众。

  “六少夫人……”

  门房的有些紧张地看着托月,墨府的大门恐怕承受不住正规军的攻击。

  托月面上云淡风轻道:“没事的,你们都站到我身后,只要他们敢进来,我便有办法对付他们。”

  取出一个小白瓶在手上抛着玩,忽然一下就越过城楼,听到一声像烟花绽放时的声音,外面就传来一阵阵呼天抢地的惨叫声,光听声音就知道外面的人下场很凄惨。

  “六少夫人,回头送我一个防身。”

  云齐听着外面的惨叫声,好奇是什么东西把人弄得这么惨,便想要一个来研究研究。

  托月应了一声“好”就再次飞身上门楼,看着跪在地双手捂着脸将惨叫的士兵道:“看在你们是奉命行事的份上,方才这个只是警告,如若再不知难而退,就不是一瓶辣椒粉,而是直接把你们炸成粉。”

  什么?辣椒粉!

  知道真相的云齐差点暴走,闹出这么大动静的,居然只是一瓶辣椒面。

  托月手上不知何时又多了一个小瓶子,边把玩边道:“这么一小瓶东西,连身经百战、肉身坚硬如石的战奴,身体照样被炸得四分五裂。”

  闻言下面的士兵身体有些僵硬。

  托月看在眼内道:“提醒你们一句,这样的东西我有一大筐,足把你们送上西天。”

  “你们是曾为景国抛过头颅、洒过热血的军人,太傅大人向来是佩服的,不想尔等枉送性命,只要尔等速速退去,莫教大家做小辈的为难,便不与你们计较今夜之事。”

  托月仍愿意给这些人一次发过的机会,且把功劳归结到太傅大人身上,至于怎么选择是他们的事情。

  “敢问站在上面的,可是应家九姑娘?”底下忽然一人出现问,托月不假思索道:“不错,我就是应托月,你们想怎么样,还是有事情要问。”

  “康王郡主发话,谁能活捉应托月不仅银万两,若是年纪相当者还有有机会成为郡怪。”

  将领的这番话一出,原本有些动摇的士兵马上两眼放光,抹去面上的眼泪鼻涕,看着站上面的托月蠢蠢欲动。

  “冥顽不灵。”

  托月把手中的小瓶子往下面一扔。

  隐隐听到一声瓶子碎裂的声音,没有传来预想中的惨叫声,只是听到几声若有若无的闷哼声。

  云齐一时好奇跳到门楼上面,就看到门口前的街道倒了一地的士兵,虽然没有变成一堆粉末,却是口吐白沫烂肉似的倒在地上,身体还在不停地抽搐。

  “他们都死了吗?”云齐小声地问。

  “死不了,顶多是大病一场。”托月一脸平静道:“把为首的将领拖进来,关到地牢里面。”

  门房的马上打开一边大门,另外出去两个人,把为首的将领拖进来,用绳子捆起来关到墨府的地牢里面,再命几名普通家丁小心看守。

  ”软筋散。“

  将领被带走前,云齐闻一下味道,马上托月用的是什么东西。

  想起她之前劝诫士兵们的话,云齐走到托月身边道:”你跟应大人他们还是有所不同,换成他们可不会手下留情,肯定除了为首者,其他的一率杀干净,以免浪费人力物力。”

  托月不想被戴高帽,淡淡道:“他们只是奉命行事,并非幕后的主谋,再者以为他们的能力也威胁不到大家,小惩大戒即可,若换成旁的什么人我可不会手下留情,托月从来不是良善可欺之辈。”

  嗖嗖嗖……

  还没等他们说上几句话,就有数支火箭落在府内。

  落在屋顶上的马上烧起来,还没等托月出声,就听到有人大声叫道:“走水了、走水了,大家快来救火呀。”

  所幸大火并没有成功烧起来,管家很就安排人把火扑灭,而四位庶子依然没有一人露面,连这点小小的场面都不敢出来应对,怪不得无论是在皇城没有什么存在感。

  墨夫人也带着人匆匆走来,看到到托月和云齐安然事,紧张的神情才稍微缓解些。

  走过来抱怨道:“你们没事就好,老爷明明把城门守得好的,这些叛军真是无孔不入,他们到底是如何进城?”

  “判军一直藏匿在城里,城外的都是晃子,若是真是攻城进来的,外面的情况不会如此平静。”托月已经猜到对方的用意,他们目标不是在今晚夺位,而是拐走朝臣的家眷为人质。

  以朝臣亲眷胁迫朝臣们,配合他们反对太子登基。

  兵器库被搬空后,在没有足够兵力的支撑下,康王只能兵行险招,可惜他们并不知道这是圈套。

  托月挤出一点笑容淡淡道:“景国要变天了,变天前总是要把池子里的搅浑,各方人马才好浑水摸鱼,并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墨夫人不用担忧。”

  墨夫人对托月这番话半懂半不懂,托月改口安慰道:“太子殿下后天登基,登基大典结束后,便尘埃落定时。”

  望着托月平静的面容,墨夫人不由生疑,问:”九姑娘说话为何是话中有话,你是不是知道内情……不要把什么事情都藏在心里,不如说出来让我为你分忧。”

  “托月什么都不知道。”托月一口否定道:“只是能猜测出三两分父亲的心思,既然选择定支撑太子殿下,定然早就暗中做好准备,只能猜到今晚康王起事无疑是瓮中捉鳖,也可以说是关门打狗,明天朝会结束便知结果。”

  托月刻意没有提起擎王,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马上换个话题道:“墨夫人,六公子服过药后情况如何?”

  提到儿子的情况,墨夫人马上叹气道:“服下药后气色好了很多,只是到现在还没有醒来的痕迹,今晚怕是无法挪回晚朝轩,只能在你屋里暂且住一晚。”

  说到这里忽然大声抱怨道:“到底是谁对染尘下如此重手,若让我知道定然不会轻饶。”

  “凝血丹是难得的神药,六公子服过药,休息一晚便应该恢复……”说到一半时托月忽然打住,因为她发现自已说错话。

  应托月在今世并不知道凝血丹在云府。

  现在她竟然墨夫人去云府是为了求凝血丹,肯定会引起面前两人的怀疑。

  “九姑娘,你怎知我计要的是凝血丹?“墨夫人第一个提出疑问,目光如箭般落托月身上。

  托月正想着怎么说明时,云齐却抢先出声道:”凝血丹的药香极为浓郁,夫人身上染了凝血丹的药香,九姑娘定是闻到了您身上的药香,才断定夫人是去求凝血丹。”

  “凝血丹只有你们家才有,九姑娘如何得知凝血丹是何气味?”

  墨夫人十分笃定托月不可能识得凝血丹,更不可知道云府有凝血丹,这小丫头藏的秘密很多呀。

  佞臣的庶女嫡妻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