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叛乱结束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97章、叛乱结束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云齐一看情形不对,继续为托月辩解道:“墨夫人,九姑娘博览群书,她应该是从书上看到过有关描写。”

  还边说边暗暗给托月使唤眼色,托月马上心领意会道:“在一些江湖野史上,确实有过相关记载。夫人若是不信,回头托月拿给夫人瞧瞧。”

  “云夫人,此处人多眼杂,眼下还是不提为妙。”

  云齐生怕墨夫人继续追问,赶紧暗示墨夫人身边外人,不要再提凝血丹的事情。

  忽然看到托月一头黑发如瀑,故意高声问:“还没请教六少夫人吃了什么神药,去一趟青云山回来,不仅身体恢复连头发也变黑。”

  进门时情急一时竟没留意她的变化,如今才注意她身体恢复的事情

  墨夫人也狠狠地一怔,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太急,竟没有留意到到托月头发变黑的事情,想不到世上除了凝血丹,还有能让头发短时间内变黑的神物。“

  提到自已的头发,托月不以为然道:“从书上看来的偏方,原来不过是死马当活马医,没想到托月运气好,真的找到那样东西,服下调息一两个时辰便恢复如初,虽然冒了不少风险,结果却让托月觉得值得。”

  “到底是何物,竟然有如此神效。”

  “是深埋在地下的古战场,经历上万才能孕育出来的养魂果。”

  云齐只是随口问问,没想到托月竟然如此认真地回答,骤然听到“养魂果”时不由跟墨夫人相视。

  墨夫人好一会儿才道:“到底是九姑娘,际遇非寻常人可比,养魂果这么难多的东西,都能让你给寻到,说出去只怕天下人都会羡慕不已。”

  “青云山下面真的是古战场!”

  云齐的关注点跟墨夫人不在一条线上,道:“我一直以为那只是个传说,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托月点一下头没有说什么,忽然想起一事道:“夫人不如去看看五少夫人,五少夫人有孕在身,眼下五公子又不能陪在她身边,心里面一定紧张又害怕,夫人过去陪着也宽解一二。“

  提到墨府未出世的嫡长孙,墨夫人明知道托月是有意支开自已,也不得不赶去瞧瞧情况。

  云齐朝托月挤挤眼道:“其实在下也一直很好奇,九姑娘是如何知道凝血丹,上次在大街上击退五十多名杀手时,在下就一直想问问九姑娘,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托月想了想压低声音道:“云三公子,每个人都有自已的秘密,有些话托月不便告知,还请云三公子见谅。“

  大概没想到云齐会拒绝,愣一会儿道:“是在下唐突了,只是好奇天下间,除了云府还有哪家会有凝血丹,我母亲这些年一直在追查,当年杀死我太太太师公的凶手。”

  “该不会是商神医吧?”

  “你太太太师公死的时候,商神医他娘还没见天呢。”

  看着被火光点亮的天空,托月淡淡道:“今晚不知道有多少家,被人诓骗开门,成了康王的俎上肉。”

  云齐看着托月想说什么,最后沉默不语,这女子仿佛什么都知道,只是夹在应府和墨府左右为难,其实她的心应该是倾向应府。

  想想墨夫人方才对她的态度,在墨府她的身份一定很尴尬吧。

  叛军在城中烧杀掳掠,明明她在帮忙守护着墨府,墨夫人却像防她比防叛军还严重。

  若他家姐妹二人被人这样盘问,早就翻脸甩衣袖走人,才不会管这一家的死活,也只有九姑娘的好脾气才会容忍。

  “云三公子,贵府真的没事,要不你回云瞧瞧吧。”

  凝血丹是至宝,焉知没有人在暗中觊觎,托月觉得云齐还是守在自已府里比较合适。

  云齐想了想道:“现在外面乱得很,在下此时离云也未必是安全的,索性等到叛军被拿下后再走,此时回去也帮不上什么忙。”

  托月也不好强劝,坐到椅子中一言不发,外面的杀伐声渐渐平息。

  没想到一场内乱这样平息,托月有些遗憾道:“原以为会有一场恶战,没想到这样便结束,康王就这点实力也好意思谋反叛乱,难怪会输得永远没有翻身的机会。”

  “墨府有你守着,自然闹不出什么动静,别家可没有墨府这么走运。”

  “云三公子,不如大家出去走走,顺便送你回府。”听完云齐的话,托月忽然想到大街上瞧瞧。

  “这怎么好意思呢?”云齐尴尬地干笑道:“在下的修为是差了点,自已回去应该没问题,让一个小姑娘送回府,传出去在下情何以堪。”

  “墨夫人应该有事要交待,我一个人在此多有不便,出去便是善解人意。“

  云齐马上明白托月的意思,拱手道:“在下一见到尸体就犯职业病,就劳烦九姑娘送一送,免得误了回府时辰。”

  托月让门的打开侧门,两人一起走出大门,望着倒在地上的士兵,托月淡淡道:“云三公子,可愿意跟托月打赌,就赌令尊在新帝登基后,官职是升是降。”

  “这有什么好赌,殿下虽然登基,朝政却由把持,摄政王自然安排自已人上位,我父亲向来只效忠于朝廷,令尊应大人等倒是有可能高升。”

  云齐说过多后看向托月,却发现她脸上挂着一抹自信的笑容。

  这份自信让他心中不安,仿佛托月又知道了什么他们所不知道的秘密,就像是一把剑架在脖子上,你却不知道对方到底是想杀还是不想杀,内心有种莫名的暴躁感。

  云府与墨府只有两条街的距离,大街上一片狼籍,到处者是尸体,有士兵的也有平民百姓。

  活着的人在为死去的人悲伤痛哭,上位者却永远看不到这一幕,他们看到的只有手中权力,谁会在乎普通人的生死别离。

  “九姑娘,在想什么呢?”

  云齐忽然出声问,她明明就站在自已身边,他却无法琢磨透。

  托月淡淡道:“云三公子,你说世上有没有一个地方,没有国家、没有种族之别,在哪里没有尊卑贵贱之分,人人生而平等,没有贫穷没有饥饿,每个人每天都过得开开心心、无忧无虑。”

  “九姑娘的想法真是……鬼斧神工,在下十分佩服。”

  云齐一时间接不上托月话,好半晌才憋出一句话,目光却不由自主地看向路边哀嚎的百姓。

  “上位者争权夺利的游戏,总是浸染着无辜百姓的鲜血。”托月一脸平静道:“其实眼前已经是最好的结果,最起码没有两军交战造成的伤亡大。“

  从托月脸上看不出悲喜,云齐忍不住想象一下,假若两军交战的画面。

  若今晚没有擎王插手,仅凭墨染尘带人与康王的周旋,战斗应该不会那么快结束,也不会只有么点伤亡吧。

  “到了。”

  托月忽然出声提醒。

  云齐才发现他们已经到了云府外面,忍不住问:“九姑娘……是回府,还是想继续走走。”

  “继续走走,你进去吧。”托月淡然转身,云齐却抬臂拦下道:“叛乱刚结束,你一个小姑娘在外面瞎溜达,传出去后想什么话,还是在下陪你走走吧。”

  “大晚上的,墨家六少夫人与云三公子夜游,你说让人瞧见传出什么好话。”

  托月按下他的手臂大步往前走,云齐在后面大声道:“那方才你与我同行算是怎么一回事,就不怕人说闲话。”

  “送你回府啊。”

  托月回头一笑,便施展轻功往前走。

  重生之后还没好好看过皇城的街道,无视大街的生死别死离之痛。

  原想找家客栈暂住一晚,没想叛军一闹都早早关门,托月左思右想后,皇城中总算还有一个可收留她的去处。

  月归尘。

  墨染尘从沉睡中醒来,发现自已躺在床上。

  脑海中有几秒钟的空白恢复,想到今晚的事情,墨染尘马上坐起来,正要下床却被一双按住。

  “你好不容易捡一回命,才醒来又瞎折腾什么,外头的事情已经结束,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养伤,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

  “是谁在指挥?”

  骤然知道事情已经结束,墨染尘一脸震惊地问:“是谁能在这么断的赶时间内平定叛乱。”

  墨夫人一脸无奈道:“你父亲代你指挥,其实也不过是锦上添花,真正解决问题的是擎王,功劳自然也是擎王的,你们算是白忙活、白辛苦一场。”

  闻言,墨染尘重新躺下道:“儿子做这些不是为了立功劳,只是在其位谋其职,为朝廷分忧罢。”

  “你这孩子……”

  墨夫人都不知道怎么说这个儿子才好。

  没看到托月守在身边,墨染尘忍不住问:“母亲,怎么不见九姑娘,难道她在外面守着大门。”

  想到托月早知道擎王会出手的事情,墨夫人忍不住道:“康王大势已去,太子登基的事已定,你跟九姑娘的事情也应该有个了结,这么拖着人家也不是办法。”

  “母亲……“

  “你还有心情管她,她分明什么都知道却没有跟你说。”

  墨夫人忍不住把托月,知道今晚擎王有所动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儿子,就是想儿子远离应托月。

  即便如此墨染尘还是不是为所动,墨夫人无奈道:“管家方才说,叛乱结束后,九姑娘送云齐回府,不过两条街的距离,应该很快便回府。”

  墨染尘马上掀开被子,从柜子里找出一套自已的衣服换上,准备出门去接托月。

  墨夫人看到却一脸惊讶问:“等等,九姑娘屋里,怎么会有你的衣裳,你们……不会已经有了夫妻之实吧。”

  “前些日子我让人放进来的,以备有人来访时露了馅。”墨染尘随口编了一个理由,墨夫人却拉着他道:“你才刚醒来,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这急急忙忙的要上哪?”

  “找姑娘。”

  墨染尘抬步就往外面走。

  得知儿子出门的目的,墨夫人马上拦下道:“九姑娘只是送云齐回府,你不必为她担忧。”

  深深地吸一口气后,墨染尘努力稳住情绪:“若不是去寻她便不会再回来,母亲忍心让九姑娘独自然外面吗?”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走出月归尘。

  “儿子、儿子……”

  墨夫人在后面急着大叫,却留不住儿子的脚步。

  走出大门后,看着倒了一地的士兵却不见鲜血的地面,墨染尘心里有些奇怪。

  上前探过士兵的鼻息,发现这些士兵还有呼吸,就知道今晚是谁在守护着墨府,只有她才不会伤害无辜者的性命。

  偌大的皇城,应府不能回又不能出城。

  城中的客栈也因为叛军早早关门,她一个孤身女子这么晚了能上哪。

  墨染尘忽然发现自已对托月所知甚少,以至于此时完全不知道该上哪里寻找她行踪,是不是一个人穿行在大街上,彷徨不知何处是归程。

  “你可是来找九姑娘?”

  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墨染尘才发现自已不知不觉来到云府。

  云齐就知道墨染尘醒后一定会来寻,只是没想到他来得这么快,看到惊讶的表情就知道他是下意识走到这里。

  “你知道她在哪吗?”

  “九姑娘只说想走走,没说要上哪里?”

  墨染尘想一下道:“你知道了,你早些回去休息,我自已去寻便好。”

  云齐想了一下道:“你这样找也不是办法,不如找一个了解她的人问问,侍候她的丫头总会知道吧。”

  “知道了,你回去休息吧。”

  别过云齐后,墨染尘继续往前面寻找。

  托月在大街走了半天后,终于看到一抹微弱的灯火,昏黄的烛火让人看到希翼。

  玉兰树下的小店,在这样的夜晚照样做生意,老板娘趴在柜台上打瞌睡,还有一位客人在平静地喝酒,听到有动静本能地抬起头看一眼,随又继续品杯中的美酒。

  没想到这个时候还有客,托月转身要离开时,老板娘却奇迹般醒来道:“来都来了,就进来坐坐吧。”

  老板娘伸了一个懒腰道:“现城的香炸芋丝,再配上一壶上好的青茶,足够你打发一个晚上,实在不行水缸里还养着两条鱼,你顺便烤了大家吃吧。”

  “烤鱼吧。”

  托月迟疑一下做出决定。

  佞臣的庶女嫡妻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