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你生气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98章、你生气了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叛军攻城,你怎么还有心情开店。”

  托月处理鱼边问,老板往炉子里添木炭道:“怕什么,老娘当年闯荡江湖时才十五岁,什么大场面没见过。”

  炉子里炭烧旺后,托月把处理好的鱼放到上面:“江湖好玩吗?我也想去江湖闯闯,看看江湖人士的风采。”

  “应姑娘没听说过‘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这句话吗?”

  老板娘瞟一眼店内的酒客,没有点出托月的身份,淡淡道:“你不会以为,一群人在打打杀杀,还是两个几个门派聚在一起打斗比试高低,或者正派打倒邪派就是江湖吧。”

  托月尴尬地笑笑,事实上她确实是这么想的,毕竟苏润并没有亲自体验过的江湖生活。

  从应托月的记忆里读的,全是与人拼杀的画面,以至于她对江湖的印象,就是一言不合开打,或者为了扬名不断上门挑战,参加各种武林大会什么的。

  “闯江湖不是那么简单的。”酒客忽然出声道:“小姑娘,看年纪不大,不知修为是几品。”

  “应该是七品上。”托月迟疑一下回答:“再修炼些时日,应该就能突破到八品,不知道够不够格闯荡江湖。”

  砰!

  酒客的酒跌落地。

  回过神惊讶道:“想不到你年纪小小,竟然已经触碰到八品。”

  托月想了想道:“其实在十二岁时已经是大师级,家人恐怕恐我身体承受不住,如此浑厚的内力,就把我的内力给封印,几天前我无意冲破封印,只好散掉部分的真气内力,把修为压制在七品,没想这么快就要突破到八品。”

  简陋的小店内,出现了比安静更加安静的意境。

  托月给鱼肉翻了个身道:“我打算开一家店,在快近午里开门营业,只卖烤鱼和酒,再熬上一锅浓汤,客人只要花百文钱买一碗汤,便可以让里大堂坐到天亮,花一两银子买烤鱼和酒的,可以到客房休息到天亮。”

  “你是抢钱吧。”

  老板娘忍不住挖苦托月一句。

  酒客却淡淡问:“你这店打算叫什么名字?”

  托月不假思索道:“夜店,我若开一家夜里营业的店,店名就是叫夜店,没准将来会是个小江湖。”

  “你年纪虽小,却是一点就透。”酒客终于坐直身体,目光正视着托月:“在下姓花字流末,是药王谷少主,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花流末,圆悟大师?

  托月看一眼对方陌生的面容,想不到居然会有冒充圆悟大师。

  “应离。”报上进府前的名字,花流末坦然问:“不知道大理寺卿,应大人是应姑娘什么人?”

  “同宗罢。”托月面带笑容回答,问:“怎么,花公子也认识应大人,还是说你们与他有仇?”

  “无怨无仇。”花流末一本正经道:“药王谷最近出了些问题,需要师叔回去主持,闻说他与应大人交情不错,想向应大人打听一下商师叔行踪。”

  “商神医行踪飘忽不定,的确是不好寻找。”

  托月想一下道:“不过商神医的个性,哪里有什么疑难杂症,他就一定会出现,花公子不如按个法子去找。”

  “若有什么疑难杂症,药王谷也收到消息。”花流末不以为然,淡淡道:“还有一事,以后应姑娘还是叫在下流末公子,花公子听着就不像是什么好人,在下听着心里出不舒服。”

  “没有可以制造。”托月淡淡道:“以你们药王谷的实力,弄几个类似疑难杂症,或者是瘟疫、食物中毒什么的,只要把事情搞大了,以商神医的性格应该就会出吧。”

  托月也不点破对方的身份,就静静地看对方表演。

  “你这小姑娘心脏也忒狠些,瘟疫控制不好会大面扩散,食物中毒会连累幼童。”

  假花流末语气有些冷,托月却不以为然道:“眼下太子殿下登基在即,应大人恐怕没有时间见你,阁想若想快点找到商神,这不失为了一个捷径,当然你也可以自已想办法。”

  炭火把鱼肉烤得香气四溢,香味很快弥漫到小店的上空,冲淡皇城上空的血腥味,在夜空中格外引人注目。

  原来清冷孤寂的小店一下热闹起来,来的都些江湖人士,几张小桌子全都坐满人,甚至还有人为争坐席大打出手,老板娘坐在柜台后面看戏,完全不担忧她这小店都会被拆掉。

  最后有些人不得不含恨离开去,老板娘才过来道:“这场面倒跟你嘴里的江湖相似,一帮人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就大打出手,难怪普通人都觉得江湖,就是一群人取在一起打架,偶尔死几个人也是平常事情。”

  “两条鱼怕不是够,为了你这小破店不被拆掉,再切肉过来一起烤吧。”

  托月小声提醒老板娘道:“你这颤巍巍的小店经不起折腾,再为鱼不够分再打起来,你只能到夜店打工。”

  老板娘却一脸欣喜说道:“跟着你混不仅能赚大钱,有几座大靠山可以依傍,给你打工是个不错的主意,你的店要是能开起来,我马上关了这小店跟你混。”

  没想到老板娘会答应,托月笑道:“那就这么决定,等夜店正式营业时,你就过来当掌柜的,给你的薪酬肯比你开店一个月的收入高,没准以后还能开分店什么的,年终分红一定少不了你。”

  “没问题,不过有个条件。”

  “你说,你能办我的一定尽力去办。”托没有把话说尽,毕竟她不是神。

  “把这棵玉兰树移过去吧。”老板娘淡然看着玉兰树,托月迟疑一下道:“移树不难,只是树根不仅深埋,还有可能延伸到旁边人家,若要移树必得连累周边住户,你于心何忍。”

  “这……”

  老板娘有些迟疑。

  托月淡淡道:“你若只是喜欢树,重新再种一棵便是,树多了被看到的机会也会增加。”

  看着老板娘对着玉兰树出神的面容。托月一脸真挚道:“我不知道这棵树于你有什么特殊意义,有句俗话叫‘人挪活,树挪死’,不如就把它留在这里,若想寻在哪都寻得到。”

  客人在催促,托月低头烤鱼。

  良久后听到老板娘道:“你或许是对的,若想寻在哪都寻得到,若不想寻即便是在同一条街也遇不上。”

  “鱼烤好了,你拿去给客人吧。”

  托月把烤好的鱼放到托盘里,让老板娘拿给经过打斗后留下的顾客。

  老板娘甩甩头,恢复平时老辣干练的模样,接过托盘去给客人们上菜,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托月一直不停地烤,老板娘给她什么便烤什么,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店里的客人们都走光了,托月还坐在炉子前出神,表情麻木、目光空洞。

  “接你的来了,回去吧。”老板娘在托月耳边小声。

  “什么?”托月回过头,就看到墨染尘一袭白衣,纤尘不染地站在夜色中,淡淡道:“你不在府里养伤,跑出来干什么,不是还要参加朝会吗?”

  墨染尘走过来,蹲在她身边道:“天快亮了,回去休息吧。”

  托月有些迟疑,老板娘打着呵欠道:“你不走我怎么好意思关门,你就算请我做事也得得让我休息吧。”

  “好。”

  托月一脸平静地回答。

  无奈地从炉子前站起来,托月缓缓走出小店,老板娘马上关门。

  望着停在外面的马车,托月淡淡道:“你不快来寻找我的,太子殿下登基在即,早一天离去晚上一天离开,并没有什么区别。”

  “然后呢?”墨染尘问。

  “你把和离书,或者休书送到应府即可。”

  托月打一个呵欠道:“从此以后男女婚嫁各不相干,你我从此陌路。”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你要仕途,我想自由。”

  托月上了马车,趴在小几上道:“你我各取所需,即将圆满,好聚好散,再见亦是朋友嘛。”

  “做好厨子好累……”话都没有说完,托月便趴在小几上睡熟。

  “我的心也很累。”墨染尘把托月抱到怀里,用下巴抵着她的额头道:“我忽然明白你当日说过的话,权力确实可以保护人的好东西,还是留住一个人的好东西。”

  他没有告诉托月,其实在店外守了她一个晚上,还打跑了少想对她不利的武林人士。

  到了墨府,墨染尘没有叫醒托月,而是一路抱着她走进墨府,府中人看到这画面纷纷停下脚步,惊讶半天才回神。

  墨染尘视若无睹,大步走进月归尘,阿弥一直守在廊下,看到后马上小跑进卧室,打开被子道:“六公子,姑娘这是受伤了还是生病,还是遇到别的什么事情?”

  “睡着了。”

  把托月放到床上,盖好被子后墨染尘就坐在床沿出神。

  直到天大亮后,墨宝在门外道:“公子,用早膳吧,您受伤的事情没人知道,一会儿还得参加早朝。”

  “摆到廊下吧。”墨染尘起身对阿弥道:“好生守着你家姑娘,别再让她一个人往外面跑,没准哪天一个不小心就跑完,再也不回看到你们。”

  “奴婢一定会很好好看姑娘,请公子放心吧。“

  托月一夜未归,几个丫头也不敢休息,快天亮了阿弥才打发他们先去休息,等正午再换他们。

  主子没有来阿弥的心一直悬着,看到墨染尘抱着托月走进来,一颗心才算是安稳下来,自然会寸步不移守在托月身边。

  墨染尘用过早膳便匆匆去上朝。

  托月却一沉睡到正午才醒来,看着熟悉的环境,伸个大懒腰道:“是谁在外面侍候?”

  “是奴婢。”

  墨贝面带笑容推门进来。

  托月淡淡道:“怎么不见阿弥,她在外面忙吗?”

  墨贝道:“阿弥姐姐等了少夫人一个晚上,刚刚才下去休息,奴婢打不给姑娘洗脸吧。”

  正要说好时,托月忽然闻到身上的油烟味,皱皱眉头道:“烤了一个晚上的东西,身上都是油烟味,先沐浴吧。”

  刚说完就听到墨贝一脸幽怨道:“少夫人出去吃烧烤,怎么不叫上奴婢,奴婢可以陪少夫人您呀,这样公子就不用找您一个晚上,直到快天亮才回府。”

  骤然知道墨染尘找了她一个晚上,托月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迟疑再三后催促道:“下回再请你吃烧烤,你现在赶紧让人烧水,再晚些芙蕖做的汤和菜便老了不好吃。”

  墨贝学着阿弥的语气道:“阿弥休息前说,姑娘身上的油烟味重得像把自个烤过似的,醒来后一定会想沐浴,早早就让柳柳把水给烧上,姑娘马上就可以沐浴。”

  托月笑眯眯道:“你快去通知柳柳高好浴汤,顺便把我要用的东西送到帷房。”

  忽然想起墨染尘来找她时,她身上的油烟味比现在还浓,他一个有洁癖的居然能忍得住,还把她抱到月归尘,真是教她刮目相看。

  浴汤很快便准备,托月把自已从头到脚,细细地洗了一遍。

  出来时墨染寺正从地廊下,听到脚步声回头一笑道:“你忙了一个晚上,又没用早膳肯定饿了,快过来用午膳。”

  刚沐浴出来的的托月,就像是清晨山林里的一株兰草,清新自然脱俗,不染半点人世间的尘埃,跟神仙下凡似的,他却不由自主地想起她的另一种美丽。

  就是她昨晚坐在炉子前满身烟火味,给众人烤东西时的画面,那时的她是生动的,是有血有肉的。

  此时仙气十足地朝他走过来,美丽得像是一场碰碰就碎的梦,忽然发现原来真心喜欢上一个人时,无论她是什么模样在眼里总是美好的。

  托月在墨染尘对面坐下,淡淡道:“还以昨晚发生那么大的事情,你可能来不及回府用膳。”

  提到朝廷政事,墨染尘收回心绪:“在摄政王提点的下,太子殿下很快便事情处理好,毕竟抄家这种事情宜早不宜迟。”

  “你生气了?”托月问。

  墨染尘辛苦准备了很长时间,却被擎王一声不响抢了功劳。

  佞臣的庶女嫡妻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