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偶遇长公主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99章、偶遇长公主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没有。”

  墨染尘愣一下:“若不是摄政王暗中出手,事情不会那么顺利,伤亡也不会轻。”

  托月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良久才道:“你在你的职权范围内,已经做得很好,只是不小心遭小人谋害,错过时机。”

  “你放心,我没有生气,也没有难过。”猜到托月的担忧,墨染尘淡淡道:“跟擎王他们、甚至跟你兄长比,我仍然需要学习、改进,是他们让我看到自身的不足,昨晚的事情幸亏有他们。”

  “在你心里,我是这么斤斤计较的人吗?”墨染尘反问托月。托月不知道怎么说明,淡淡道:“你们一直怀疑擎王他们居心叵测,唯恐他们会篡位夺权,防托月比防叛军还严重,自然也会以为此举是擎王为了立威所为。”

  “母亲昨晚是不是对你了说什么话?”

  “没有。”

  托月一口否认掉。

  墨染尘没有再继续追问,因为芙蕖把饭菜端上来。

  看到她出现,墨染尘淡淡道:“芙蕖,太子殿下已经命人查抄陆府,搜出的罪证足够判诛九族。”

  罪诛九族?托月不知道二房会被牵连到什么程度,最少父亲一定不会放过陆氏,没有陆氏就没有后面的许多风波,就算今后自已回府也能安静度日。

  芙蕖放下食盒,扑一下跪在地上,一言不发磕三个响头。

  把膳食摆上桌后就默默退下,墨染尘往托月碗里挟了一块,剔掉刺的鱼肉,托月往他面前放一碗汤。

  “昨天晚上的事情牵连甚广,怕是有一大批官员得换掉,以前不敢冒头的能臣,终于可一展抱负,你猜有哪些朝臣能借此机会升迁。”

  这是拐着弯探听擎王接下来的布局。

  托月面带笑容道:“用膳的时候不要谈政事,影响消化。再说朝政变幻如风去,岂是托月一个届女流能提前预知,还是专心用膳吧。”

  “你不想说,还是问害怕我问你消息的来源。“墨染尘渐渐明白,像擎王胸月丘壑的人,怎会把心中的想法告诉,托月这样年纪的女孩,必然是她能过一些线索推测到的结果。

  面对质问,托月藏起心里的无奈,淡淡道:”擎王若一心为景国,自然会把合适的人安排到合适的位置上,他若有私心你又能奈他何,不过是你们一厢情愿。”那是反反复复活了不知道几世的帝皇,他若想争皇位谁能斗得过。

  “抱歉,是我太唐突。”

  墨染尘以托月在生气,连忙出声道歉,心里却始终有一些怀疑。

  忽然想到她反抗长公主的惨烈方式,换成是擎王那样老谋深算的人物,岂是他和太子轻易能抗衡,或许他们需要的是时间成长,而不是想方设法从她口中透消息。

  默默用完午膳,墨染尘匆匆出门,托月把自已锁在书房。

  快到傍晚时应府派人来传消息,那人跪在托月面前道:“老爷让属下告诉姑娘,二夫人已经被禁卫军带走,她身上背负着不少人命案,就算不被斩首也会被流放做苦役,此生不会再有机会踏足皇城。”

  “二老爷和三公子呢?”托月波澜不惊地问。

  “二老爷和三公子已经被请去问话,眼下没有直接证据证明他们参与谋反,不过确实有一些违法违纪的行为,估计是会有两三年的牢狱,保住性命应该没有问题。”

  上辈子也是如此,看来父亲是下决心给他们一点教训,坐两三年牢狱应该能长点记性。

  托月想起二房出事,最难过的应该是老太太,淡淡问:“祖母、母亲,他们是否安好,五公子和八姑娘可有闹事。”

  “到底没有伤到自家人,老太太虽然有些生气,却不至于气坏身体。大夫人最近忙着收拾行装准备南下,无暇顾及无关的事情,五公子和八姑娘是想求情,被管嬷嬷拦在外面,只道老太太让他们闭目思过。”

  “五姑娘在卢家可会受到牵连?”托月随口问,那人却细细回答:“老爷对老太太说,五姑娘的事情他安排妥当,必定不会让五姑娘受委屈,九姑娘不必担忧。”

  “二房的事情,我有什么好担忧的,不过是随口问问罢。”托月不以为然,来人却事无巨细一一说来,最后才淡淡道:“老爷说姑娘现在可以收拾行装,过些日子自然会有人护送你们前往定海城。”

  “知道了,还有别的事情吗?”托月一脸不耐烦,来人却认真思索过道:“老爷还说朝政的事情,太子殿下登基后自会见分晓,姑娘无须为此劳费心神,安心调理好身体即可。”

  “你告诉父亲,我一切安好,请他不必挂怀。”

  托月想一下道:“或许过几天我便会搬回府里,还有什么别的事情需要去我做吗?”

  离开前擎王会不会要她造作什么东西,再想找她帮忙得去定海城,来人回答道:“没有了,属下告退。”传完该传的话便匆匆离开墨府。

  托月继续在书房内出神,良久后嘴角边露出一丝苦笑。

  是父亲刻意对她保密,墨染尘却以为是她有心隐瞒,夹两者左右为难都形容不过,还是早早离去吧,。‘

  芙蕖把饭菜送进来时,托月淡淡道:“陆家的下场已成定局,等行刑后你是要马上回去,继续经营你阿爹留下的汤屋,还是有别的打算。”

  骤然提起这个问题,芙蕖愣一下道:“这些日子我仔细想过,我并未得阿爹的真传,就算重开汤屋生意也定不如从前好,打算留在少夫人身边,磨炼些时日再另选出路,还望少夫人能成全。”

  托月想一下委婉拒绝道:“倒不是我不肯成全你,只是不日我也要离开墨府,不过离开前会开一家,只在午夜营业的店,店里需要每天熬一大锅汤,接待的都是性格古怪的人士,你可愿意可以接下熬汤的工作。”

  说完,托月一脸真诚地看着托月。

  芙蕖有些不可思议道:“每天只负责熬一大唤汤?只在午夜营业,这是一家什么样的店啊?”

  托月想了想道:“是一个快意恩分,客人来地去匆匆的小江湖。要不这样,等店起来以后,你先过去瞧瞧,若喜欢就留下来,不喜欢我再另外给你寻个去处,总不会让你孤苦无依。”

  “少夫人要走,打算去哪里?”芙蕖好奇地问。

  “我二嫂嫂快临盆了,因为是头胎没有经验,还是应家的嫡长孙,母亲不放心要亲自过去照顾,我会陪她一起南下到定海城,或许会在那里待上很长一段时间,或许永远不会再回皇城。”

  “定海城在哪里?”

  “海边。”

  “我去。”

  知道定海城在海边,芙蕖马上表示要跟过去。

  托月笑笑道:“到时教你怎么做海里的东西,还可以坐船出海钓鱼,海边有很多好玩的东西。”

  “就这么说定,姑娘赶紧用膳,一会儿凉了不好吃。”芙蕖先把一碗汤放到托月面前,因为托月习惯饭前一碗汤。

  用过晚膳休息一会儿,托月沐浴出来准备睡觉,墨贝边铺床边道:“少夫人,方才哥哥来过,说明天登基大典尚有许多事情要做,公子今晚不回来休息,说明天还进宫拜贺,嘱咐少夫人早些休息。”

  皇后在禁足中,宫中唯有太皇太后可以主事,进中后自然是向太皇太后拜贺。

  托月的想着自已没有诰命在身上,顶多在殿门前磕个头,倒不浪费太多时间,只是明天进宫必然得经历多番盘查,却也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胡乱过了一个晚上,托月一早便得起来依规矩沐浴更衣。

  正打算梳头时,墨贝引了一位妈妈进来道:“回少夫人,夫人说今天新帝登基不可怠慢,特别让屋里的崔妈妈过来给少夫人梳理发髻,崔妈妈会梳各种各样的发髻,少夫人可以放心崔妈妈打理。”

  “见过六少夫人。”

  “崔妈妈好。”

  托月起身还礼,崔妈妈打量一眼托月道:“六少夫人身材高挑,若再梳高髻恐怕会冲撞宫里的贵人们,就梳个回心髻,头面也不必太过华丽,衣裳也选素雅的颜色,不能抢了别人的风头。”

  果然又是这外原因,托月一脸无奈地坐在镜子前。

  崔妈妈手法熟练,漂亮的回心髻很快便梳好,再戴上简洁的银饰头面,整体看起来确实很低调。

  绣禾一眼妆容后,给托月换上绿衣白裙的衣裳,明明最简洁不过的打扮,硬是让托月穿出清新脱俗,仙气飘飘却又高贵华丽的气质。

  崔妈妈看着托月一脸无奈道:“老奴已经尽力了,六少夫人长得高调,没办法把这气质给压压。”

  托月看着镜子里的自已道:“崔妈妈不用为难,我没有诰命在身上,别说拜见太皇太后,没准连宫里太嫔、太妃们都见不到,顶是走走过场,在殿门外面磕个头。”

  走出大门时,墨夫人远远看一眼,满意地点点头,转身走上自已的马车。

  托月也坐上自已的马车,身边只有阿弥陪同,另外几个丫头则把可能用到的东西,一股脑地塞到马车里面。

  皇城被无数的彩缎鲜花装点得焕然一新,通往皇宫的官道禁卫军三步一岗,宫门前的防守更是森严,每辆马车都认真确认过,仔细盘查过才能放行。

  托月估摸着轮到自已时,登基大典怕是已经结束。

  阿弥小声道:“还得等到好长时间才轮到大家,姑娘要不先休息一会儿吧。”

  托月淡淡道:“你鲜少参加这种场合,很多人你都没有见过,更不清楚各府的情况,万一不小心冲撞贵人们,是会给墨府、应府惹来灾祸。”

  从架子上拿下一圈书籍阅读,完全不理会外面的情况。

  窗帘忽然被人从外面掀开,阿弥正要出声喝斥时,托月抬手制止,微微颌首道:“拜见长公主殿下!”

  望着长公主满头墨发道:“殿下不在登基大典上观礼,怎么有兴趣在大家的队伍里面混。”长公主在这此时出现,说明她没有参加登基大典。是专门在她?但愿只是自已多想。

  “本宫听说你跟墨染尘有个约定,待到太子殿下登基时,便是你们和离之时,不知是真是假,特地过来问一句。”

  “是真是假都是托月自已的事情,不敢让长公主殿下劳心费神。”托月不用多想也知道,关于她跟墨染尘的约定,自然是良玉和冰儿告诉知长公主。

  “放心,本宫不是来阻止你,是想看看你恢复得如何?”

  长公主也盯着托月的黑发道:“看见你恢复如初,本宫也想打开古战场看看,不知道还有没有奇遇。”

  托月一脸恹恹道:“古战场一直在哪里,您随时都可以去看看,至于打开……最好不要付诸行动,里面的东西足够毁掉皇城,甚至是更多的地方。”

  “里面有什么危险?”

  “长公主还是好好打理城机阁吧。”

  托月重新拿起竹简,低头看书上的内容,突然一股力量把书吸走。

  “你……”托月无奈地放下手,长公主看一眼封面道:“整天看这种书,你不觉得无聊吗?本宫这里有很多话本,你要不要拿几卷去看看。”

  提到那种民间话本小说,托月看一眼阿弥道:“阿弥倒看过不少话本,有机会你们交流交流,还可以交换资源。”

  长公主的目光马上落在阿弥身上,鼻子里嗯一声幽幽道:“没瞧出来,你这丫头年纪小小的,居然也喜欢看话本,本宫这里有《白狐仙师》最新一卷,你想不想看呀。”

  “回长公主殿下……”阿弥跪在马车上,有些紧张道:“奴婢已经买了最新一卷,只是还没来及得阅读。”

  “九姑娘对你不错,除了买她自已看的书,还记得顺便帮你买话本。”长公主有些酸溜溜,托月淡淡道:“长公主殿下,大家都在排队进宫,您挡在这里似乎不太合适。”

  “阿弥。”

  长公主笑笑道:“本宫记住这个名字,以后有这来找本宫玩。”

  阿弥吓得不敢说话,托月直接拉上窗帘,外面马上传来长公主得意的笑声,而后才是车轮子转的声音。

  佞臣的庶女嫡妻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