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故作他话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佞臣的庶女嫡妻第300章、故作他话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终于进了宫门,托月与一众同品、无诰命的夫人走在一起,仅因为年轻便抢走所有人的风头。

  鲜少有人能在墨染尘这样,刚二十出头的年纪便官至三品,他还是太子殿下即新帝的伴读,自然招来不少人眼红,只是碍于身份不好表露。

  托月早就习惯别人嫉妒的目光,若无其事地往前走。

  走进太皇太后宫的正殿前面,果然被殿前太监拦在外面,大家都习以为常,一起恭恭敬敬地行过国礼。

  礼毕准备离开时,殿前的太监忽然上前道:“墨家六少夫人请留步,太皇太后召见,请您随奴才进殿,太皇太后等您都等了一个早上。”

  此言一出,不少人看向托月。

  托月无奈地停下脚步道:“请公公前面带路。”

  跟着太监走进正殿大门,里面的陈设如旧,只是身份却已经不同,上次进宫还是太后,如今却是太皇太后。

  “臣妾墨应氏叩请太皇太后玉安。”

  “起来吧。”

  托月刚行过礼,就听到太皇太后道:“上前来些,让哀家好好瞧瞧你。”

  迟疑一下托月往前几步,太皇太后细细打量一番托月道:“第一次见到六少夫人便有眼缘,传你进来是想问问你,最近可有培植出什么新鲜花草。”

  “回太皇太后,臣妾自二月起便一直病着,直到前些日子方有好转,花草疏于打量都找残了,丫头们索性们拔掉,种上当季的果瓜蔬菜。”

  托月没有说自已受伤,只是说自已生病,虽是给皇室颜面。

  “种瓜果蔬菜倒也别致,只是不及种花草高雅。”太皇太后慢悠悠地嘟囔,语气十分的不屑。

  托月自然不愿苟同,淡淡道:“臣妾身边的丫头们都是贫苦出身,见不得土地荒废罢,臣妾精神好的时候,也可以打发时间、活动筋骨,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六少夫人很会享受生活,只是你的生活并非人人都能欣赏。”

  长公主的声音突然响起,托月心中一喜回头行礼:“拜见长公主殿下。”回身对太皇太后道:“太皇太后与长公主殿下有要相商,臣妾在此多有不便,就先行告退。”转身便要离开大殿,话不投机半句多,托月不想与他们交谈。

  “慢着。”

  长公主抬臂拦住托月,一双盖上似笑似怒的目光盯着托月道:“怎么说本宫也是你的生母,本宫不要求你用对待母亲的对待本宫,最起不要把本宫当成仇人对待。”

  “长公主殿下错了,您不是仇人,只是个陌生人罢。”

  托月绕过长公主的胳臂,大步走出大殿,径直离开皇宫,坐上马车来到某条巷子尽头,一座看着有些年头的老宅前面。

  “姑娘,大家来这里干嘛。”

  阿弥有些紧张道:“这里又冷僻又荒凉,奴婢看着怪瘆人的。”

  托月笑笑道:“打算在这里开一家店,店名我都想好了,因为只在夜间开门做生意,就叫夜店。”

  “只在夜间开门做生意,这样的店会有客人光顾吗?姑娘不会是做亏本生意吧。”阿弥无法理解托月的心思。

  托月想到老板娘的店的原因,淡淡道:”有些人开店不一定是为了赚钱,是给一些人一个落脚的地方,是给自已这里一个家。”抬手指指自已的心口。

  “奴婢不明白。”

  “你将来会明白的。”

  托月轻轻推开门,当中一个偌大的空旷的院浇,里面有一座三层高的楼房,还有两棵比房子还高的梧桐树。”

  房子有些年头,墙壁和青瓦上长着不少青苔,却别有一番岁月沧桑厚沉感,屋里屋外打扫得干干净净,如果不开店自已住着应该很惬意吧。

  “姑娘,奴婢觉得这不应该叫店,应该叫客栈,要添置不少东西呢。”

  这么大一家客栈,阿弥有些遗憾道:“只可惜大家屋里没精通这些,姑娘打算让谁来负责采办的事情。”

  托月想一会儿道:“回头跟六公子借墨青过来帮忙,我想墨青应该会很乐意帮忙。”推开门走楼内,却是四合院的结果,中间一个天井直通屋顶。

  “天井中间点上一堆火,上面熬上一大锅汤。”

  托月站在天井中间,指着其中一面墙壁道:“那里便是柜台,院子外面再摆一排炉子,把各种肉都烤上。”

  复指着柜台旁边道:“这里比较阴凉,适合摆放酒坛,还有大家自已酿的果子酒。”托月把一楼天井及大堂一一规范安排好道道:“过些日子开业了,我带你们过体验一下放生活。”

  “好。”

  阿弥爽快地答应。

  托月在楼里转了一圈,大体了解店里的情况,便坐上马车回府。

  途中经过菜市场,托月叫停马去大采购一番,马车重新出发时,阿弥看着一堆羊腿、猎蹄、鸡鸭问:“姑娘,你确定大家今天要吃这么多肉,奴婢可不想变成第二个墨贝。”

  “如今归尘人多,再加香香和墨贝,应该没问题吧。”

  托月不以为然,阿弥小声嘀咕道:“就算大家一块吃也多了,姑娘是打算请阖府的人吃吗?”

  阖府的人?托月想了想道:“有芙蕖的手艺在,估计都不用请就有人主动上门,你就把心放在脖子

  提到芙蕖的厨艺,阿弥顿时没了声音,过了一会儿才道:“以芙蕖的性子,去除掉不好部分,估计不会剩下什么东西。”

  “姑娘,你该不会是在研究大锅汤。”

  阿弥忽然想起此行的目的,不就是为开客栈做准备,这些东西自然也是如此。

  回到府里,托月让人把东西搬到月归尘,交给芙蕖说明用途,就回到书休息,大约一个时辰后就闻到浓浓的汤味,推开窗就看到庭院里,最大的大炭炉上面一口大铁锅,肉在汤里面翻滚,墨贝抱着香香蹲守在锅前,一人一狐对着大锅汤流口水,若不是芙蕖在旁边盯着,两个小家伙早就动手捞肉吃。

  芙蕖不时往锅里添加各种药材,香味越发的浓郁醉人,不一会儿就传来叩门声,随后就看到五少夫人挺着个球进来道:“芙蕖今天熬的什么汤,大老远就闻到香味,让人忍不住上门讨碗汤喝。”

  “你就算不过来,我一会儿也差人送过去。”托月从书房里迎出来,见过礼后就在廊前坐下道:“这是我特意让芙蕖熬的大锅汤,猪蹄花生汤你也能喝,炉子里面还烤着羊腿、鸡,锅里还面还炖着鸭,做好后你可尝一点。”

  两人闲聊了几句,五少夫人忽然道:“母亲见一直未回府,还以为你被宫里的贵人留住,没想到你出来后还心情去菜市场,倒是让母亲白操心一回。

  ”这是拐着弯提醒托月,以后做什么事情最后跟府里人说一句。

  托月会意道:“原以为在殿外磕个头就结束,谁知道太皇太后忽然召见,说了一堆没用的话,快要结束时后面长公主又来凑热闹,才误了出宫的时辰,倒教夫人为了担忧,回头我亲自送汤过去赔礼道歉。”

  “你呀……”

  五少夫人欲言又止。

  托月看到后淡淡问:“你是不是想问托月跟长公主的关系,是不是真的。”

  “皇城都在传,后来又问了霜儿……”五少夫人有些尴尬道:“方才又听你提起,忍不住往那边想了想,只是好奇没别的意思。”

  “生育之恩我已经还过,如今不过是陌生人罢。”

  “新帝登基,估计再忙活几天,一切便会步入正轨,夫君和六弟也能闲下来陪你我说说话。”

  提到长公主托月心生不愉,五少夫人马上换一个问题,托月淡淡道:“朝政的事情托月不想过问,他们别再找托月麻烦就行。”

  提到朝堂和皇宫的事情,托月就提不起精神。

  忽然一脸神秘道:“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准备开一家只在夜里的客栈,眼下就是在研究客栈的招牌汤。”

  “只在夜里开门做生意,白天不开门吗?”五少夫人讶然地问一句,她一直过得中规中矩,第一次听到这样做生意的客栈,心里自然觉得十分奇怪。

  “白天不做生意,是夜店的特色。”

  托月知道很多人无法理解她的想法,不过没关系,自已开心就行。

  五少夫人自然无法理解托月的心思,疑惑道:“大晚上谁会出门,会有客人光顾吗?只卖一大锅汤会有人想喝吗?这样的客栈会不会赚钱吗?”

  “开这家店的目的不是为了赚钱,所以有没有客人,有没有想喝汤并不重要。”

  托月一脸无奈地说明,因为她也不知道这样是赔是赚,一切都要等客栈开张了才知道,再说这样客栈只为了记录江湖人的故事。

  “你们又在做什么,才进门便闻到香味。”

  墨太傅的声音突然响起,不会儿就看到父子仨走进来,托月走过去扶五少夫人起身,一起向墨太傅请安问好。

  托月指着眼前大锅道:“芙蕖正在熬汤,还要等一会儿汤才好,不如先坐下来喝杯茶,解解乏提提神,一会儿不仅能喝上大锅汤,还有有烤羊腿、烤鸡吃。”

  “你怎么不在房里,跑到这里来凑热闹。”

  墨衡宇有些意外,五少夫人含羞带笑道:“闻香而来,正等着好汤出锅,一会儿要多喝两碗。哦对了,九姑娘说她打算开一家只在夜里开门做间的客栈,开始我还担忧客源问题,如今闻着味儿就觉得没问题。”

  闻言墨家父子三人不约而同看向托月,墨染尘淡淡道:“听着来很有趣,等店开起来后我带人过瞧瞧,这样的客栈应该会有很多有趣的事情发生,我很好奇掌柜的人选,毕竟要接待都是江湖怪客,普通人怕是不震不住。”

  “这个人六公子也认识。”

  “?”墨染尘眼里一丝疑惑,托月淡淡道:“就是玉兰树下小店的老板娘。”

  “客栈不是小店,她一个人恐怕撑不起吧。”墨染尘提醒托月,托月笑道:“我正打算跟你错墨青用用,算是给他机会磨炼磨炼,六公子觉得怎么样?”

  “墨青负责买办还可以,你让他镇店恐怕还差些。”墨染尘想了想道:“武林人士自然由武林人士应付,你倒不如找令尊应大人问问,有没有金盆洗手武林人士,可以到你店里做事安度余生。”

  “回头我去问问。”

  托月知道父亲向来门路广,找个人应该没问题。

  五少夫人小心翼翼问:“大晚上的出门,好吗?”

  孟家世代书香,教给后代的都是传统的礼法思想,五少夫人从小受这些思想熏陶,自然无法理解托月的行为。

  “好不好,试过才知道。”

  托月没有多做说明,而是亲自给父子仨泡了一杯茶。

  墨太傅喝一口道:“明明是按你写的方法泡的茶,为什么老头子我泡出来的,就是没有你泡的茶好喝。”

  “可父亲斗茶还是赢了。”墨衡宇不以为然,墨太傅摆摆手道:“是赢了,可还是没有做到最好。丫头,你不如写本茶经,让老夫好好研究研究,看能不能超越你。”

  托月不解道:“托月只是随便泡的,便没有什么特殊手法。”

  墨太傅马上道:“这就正是让老夫疑惑的地方,都是一样的手法,你甚至做还不如老夫精细,可是泡出来的茶就是格外的好喝,你这小丫头该不会是藏私吧。”

  “大家方才可看得清清楚楚,托月怎么可能藏私。”

  忽然看到大锅里的汤,托月淡淡道:“大概就跟芙蕖这锅汤一样,用心去做,耐心看火,即便是同样的食材,同样的方法也熬出让人陶醉的汤,泡茶、煮汤亦如此,心中不该有许多的胜负欲望吧。”

  “这番话倒是颇有道理。”墨太傅似乎明白托月的意思,道:“回头那客栈开起来,老夫也过去瞧瞧。”

  “你的客栈打算叫什么名字,没想好倒可以让父亲帮忙想想。”墨染尘忽然提出建议,托月淡淡道:“前天夜里已经想好,就叫它夜店,顾客一看就知道客栈的用途。”

  “夜店。”

  墨染尘淡淡道:“果然是你的风格。”

  四人约定似的,谁也没有提朝堂上的事情,故意把注意力都转移到杂事上面。

  佞臣的庶女嫡妻



佞臣的庶女嫡妻 /html/book/726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