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一夜暴富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大明王冠第一百四十七章 一夜暴富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黄昏在京城现身的消息骤起掀然大波。

  谁也没料到,原本在福建失踪的黄昏,竟然神鬼莫测的出现在了应天,尤其是北镇抚司纪纲那一群人,整日里如履深渊。

  深恐黄昏有什么确凿证据,到时候庞瑛得死,其他人也得受牵连。

  然而黄昏归来后几日,应天极其安静。

  但大家都知道,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接下来很可能是南北镇抚司的一场交锋。

  黄昏很忙。

  庞瑛肯定是要收拾的,告诉纪纲等人,我黄某人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不过当下事务缠身,一时间还忙不到那里去。

  黄昏去见了杜金明七人。

  仔细询问了兵分两路之后的细情,知道有两位兄弟为了掩护徐妙锦撤退而牺牲后,众人黯然了一阵,黄昏定鼎发言,让杜金明派一个人悄悄去一趟林墩渔村,把那张写有大家家眷的名册带回来。

  杜金明主动请缨。

  这是作为一个领导该负的责任——此去林墩,接近千里,还有可能遭受姚楚山的报复,他作为总旗,当身先士卒。

  黄昏允了。

  又安抚其余六人,让他们暂时在应天不要异动,等报复了庞瑛,就可以将他们调入南镇抚司总衙,顺便给了他们一笔钱,着人去各自的家乡将家眷带来应天。

  安排好这几个未来心腹,黄昏回莲花桥平康坊,在傍晚时分发现个状况。

  吴溥家和隔壁周婶儿家的院子,多了一扇圆拱门,暗想着吴溥和婶儿周李氏这样是不是太大胆了些,传出去的话,吴溥的仕途都要受影响。

  思忖着等吴溥归来了,得提醒他一下。

  哪知在书房呆到晚膳时,吴与弼笑眯眯的说吃饭吃饭啦。

  黄昏出去一看,冷锅冷灶的。

  吴与弼和于彦良却在拱门畔喊道:“发什么楞呢,现在在这边吃饭了,为了给你接风洗尘,我娘做了好大一桌饭菜呢。”

  脸上满满的都是幸福。

  你娘?

  黄昏恍然大悟,我擦,吴溥和婶儿周李氏竟然在这段时间把人生大事解决了。

  也好。

  珍惜青春嘛,都不是年轻人了,藏拙掖着没意思,莫等青春小鸟迎风尿湿鞋,空悲切。

  不得不说,有个女主人的家就是好。

  饭好吃,晚上热水也有,各种方便,黄昏和吴与弼两人吃完之后两嘴一抹,在书房里呆到晚上,周李氏又过来让他俩去洗澡睡觉。

  嗯,现在不叫周李氏,叫吴李氏。

  休憩两日。

  黄昏带着于彦良去时代商行,仕途要做,钱要赚。

  带着于彦良是为了安全。

  来到总行。

  看着门庭若市排起长队撑着各色油纸伞像一条彩虹长龙的人流,史书中说的洛阳纸贵,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黄昏有点意料之中又有点懵,沈熙礼竟然把商号搞得如此风生水起。

  偌大的店铺,比离开应天时多了四五个门面。

  十来个伙计来回奔跑。

  沈熙礼不见踪影。

  黄昏拉了个伙计问他,伙计不认识黄昏,上下打量了一圈,没好气的说,掌柜的不见客,你们这些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儿也别老想走后门,咱家的香皂虽然面相平民百姓了,可沐浴露和润肤水是天家皇室用度,不卖不卖!

  有锦衣卫在后面保护,肯定是权贵人家。

  但伙计这些日子见多了去。

  沈熙礼掌柜对这些人就一句话,你们先去找徐皇后,皇后同意了,大家可以给,皇后不同意,那大家也无法。

  黄昏无语……

  也怪不得小伙计,大夏天的忙得满头大汗,要应付无数顾客,再好的耐心也磨没了,笑着说我叫黄昏。

  那伙计直直怼了一句,我还叫朝阳嘞!

  黄昏被噎得没有脾气。

  只得退开。

  走不出几步,有人从商号对面的酒楼里匆匆出来,一身飞鱼服腰配绣春刀,看见黄昏后行礼,“黄百户你竟然回来了?!”

  是南镇抚司锦衣将军赵芳生。

  这才见着沈熙礼。

  商号后面的院子里,黄昏、于彦良、赵芳生、沈熙礼四人坐在树荫下的石桌畔,黄昏开口问道:“现在是怎么个情况。”

  沈熙礼喝了口凉茶,“如你所见。”

  黄昏干笑两声,“回来之后,就直奔你这里了,其他两家店铺我还没去看,你给我详细说说情况,这一两个月商号的盈亏如何。”

  沈熙礼道:“东家的操作极为上佳,借徐皇后的影响力,京畿富贾、权贵人家早就知晓了香皂的大名,大家开张初期,便后无数富贵人家来购买,你知道的,他们不差钱,数日之后,便风靡了整个应天,到后来,寻常百姓家,亦以家中有香皂为荣,所以就有你当下所见的盛况,可惜,钟山工坊那边老李制造的香皂数量有限,所以每日还在限额出售。”

  又道:“我擅作主张,将三家店铺的铺面扩大,同时将盈利部分投入到钟山工坊那边,加班加点扩建工坊,再有几日大概就能投入生产,届时还能扩大售卖数额,不过我有个担忧,京中权贵富贾人家不愁钱,一般小康人家也买得起,但一些平民不行,而平民是最多的,所以东家,你看是否能降价?”

  黄昏微微颔首,“可以降价,但降不了太多。过先卖过这一波再说,等权贵、富贾人家这一波的市场饱和之后,再降价面对平民的市场。”

  猪油在明代可不便宜,成本真没自己对朱棣说的那么低,不过市场客观,薄利多销的话,也是一笔无法想象的利润。

  沈熙礼笑道:“我也是作此想。”

  又说:“这几个月,迄止昨夜,商号共盈利一万六千八百余两,具体数额你得去问一下账房先生梁巍生,他做账确实有一手。”

  黄昏眼睛睁得很大,“一万六千多两?”

  盈利!

  不敢想象,不敢想象,就靠这么个香皂,我黄昏竟然成了千万富翁!

  沈熙礼颔首,“确实暴利,不过还有个问题,京畿周边的繁华城市,有不少商贾前来,说愿意和大家合作,高价购买香皂的配方和生产流程。”

  黄昏摇头,“配方和流程不考虑出售,不过可以给他们供应货品,但大明境内的重点城市,必须有大家自己的分号,这第一波的利润嘛,还是得大家收割。所以前期,就可以让其他富贾进场,但只能让他们去小城市开设店铺,最后面对所有平民市场了,才允许他们在大城市赠设。”

  加盟费赚起来也是很爽的啊。

  一个庞大的集团企业,不能靠总部的财力全国铺货,需要各渠道承销商。

  沈熙礼眼睛一亮,“好主意!”

  这个模式他都没想过。

  大明王冠



大明王冠 /html/book/74796/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