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收保护费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也是江湖第一百八十九章 收保护费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有一次秦毅见他被打得鼻口出血,实在看不下去了,赶上前去把人拉开。等人散开,扬狗剩倒是很感激,拉着秦毅的手不放,说一定请这位仁兄喝顿酒。

  秦毅是易了容的,怕他认出不便开口说话,只能一个劲地摇头。

  但秦毅越是摇头,扬狗剩越是来劲,“这位仁兄的大恩在下是一定要报的,这顿饭哥们是请定了。只是不好意思,哥们现在囊中羞涩。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这顿饭先记到帐上。您这位仁兄我记住了,这欠账哥们肯定是要还的;肯定的。”说着话,一边拉着秦毅,一边往前走。看样子是去前面的那个酒肆。

  秦毅心想:偷自己的酒和小菜也对天发誓要还的,所谓旧账未还又添新帐,也许猴年马月能把这些帐还上?看着杨狗剩还死死拉着自己的手往酒肆走,既然囊中羞涩,拿什么请自己喝酒吃饭?记到帐上人家酒肆干吗?不是倒过来让自己请他吧?请人吃顿饭对秦毅来说倒是小事一桩,但能让这样的无耻小人抓大头吗?

  想到此,秦毅用力地挣脱了杨狗剩,快步离去。杨狗剩还不死心,赶了几步跟不上,方才作罢。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

  张罗完村里的事,秦毅才抽出时间,关心县城里那祖孙两个办杂貨店的事。

  第二天,当秦毅带着为他们准备的银钱赶到时,没想到这爷两的杂货店已经开张。

  货架子很空,用田中园的话说:做买卖钱多有钱多的干法,钱少有钱少的干法。不是有那么句话吗?一文钱也能开店,勤折腾就是了。

  看到秦毅又给拿了这么多钱,田小燕高兴地说:“这一下好了,能进不少东西?还是货全生意好做。来买东西的想买什么都能买到,客人上门才会多。”

  秦毅问开业后生意怎么样?

  田小燕说开门就有人来买东西,能买出东西就有利可图。有这个小店,维持她和爷爷的生活是没问题了。

  爷俩个有分工,田中园主要是负责进货,田小燕负责看店。

  田中园说现在是刚开始干,进货的渠道比较单一,也比较狭窄。时间长了,路子熟了,进货也可以货比三家,能尽可能进一些便宜货。

  秦毅问需要他做什么?爷俩都说没什么事?秦毅说如果他一点力不出,很过意不去。

  田小燕说:“秦叔,谁有您出的力大,最要紧的、最关键的事,还不是全靠您。”

  秦毅知道她说的是银钱的事,也就没再说什么?

  生意还真不错,秦毅在店里待的功夫不大,有好几个来买东西的,只是有两个人要买的东西店里没有。田小燕很抱歉,说今天就去进货,明天来肯定有货。

  客人走后,秦毅问田小燕,这样的情况多不多?田小燕说因为钱少,进货少,每天都有不少?

  秦毅问人家要买什么东西记下来没有?

  田小燕是个有心人,她拿出了一个单子,上边密密麻麻写了很多。

  秦毅说反正他现在也没什么事,正好可以帮田叔进货,可以用马多驮些东西。

  田中园开始不肯,经不住秦毅的一再坚持。

  进完货回来,秦毅又给田中园买了个两轮小车,留做以后进货用。

  把货都送回店里,帮着田小燕摆到货架上,田小燕说这下子货架上可满多了。

  看没什么事了,秦毅正准备离开,就听有人大声的问:“谁是掌柜的?”

  听声音就知道来者不善。

  秦毅定睛一看,进来两个彯形大汉。

  “您二位有事吗?”田小燕客气地问。

  “你TAMA不懂人语吗?少啰嗦,谁是这个店的掌柜的?”其中一个大汉大喊大叫。

  秦毅刚想说话,却听田小燕说:“说话客气点,和你奶奶也这么说话吗?”

  “小贱货,谁给你的胆?敢跟爷爷这么说话?”说着伸手去抓田小燕。

  伸出的手被田小燕抓住了。

  田小燕刚想加力,被秦毅喊住:“小燕,放手。”

  田小燕把抓大汉的手松开。

  秦毅客气的对俩人拱拱手,“两位,你们不是找掌柜的吗?我就是,有什么事请说。”

  那大汉刚要发做,被他的同伴劝住。

  “既然你是掌柜的,那就和你说了,你们这个店开业好几天了,还没交保护费?”另一个大汉说。

  很明显,这两个人就是人们常说的,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

  “什么保护费?我怎么没听说过?”田小燕问。

  “和你们掌柜的说话,有你说话的份吗?”说话的是那个唱红脸的大汉。

  “她说的对,收什么保护费?”秦毅问。

  “这还不明白吗?交了保护费,你们这个店就能受到保护了。”说话的是那个唱白脸的大汉。

  “是吗?但是大家不需要你们的保护,也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因为,大家可以自己保护自己。”田小燕说道。

  “你有病呀?哪来这么多话?不是和你说了吗?有你们掌柜的,哪儿轮到你说话吗?”说话的还是那个唱红脸的。

  “掌柜的你怎么说?”唱白脸的看向秦毅。

  “她说的一点不错,大家不需要保护,大家自己能保护自己。”秦毅肯定地说。

  那个唱红脸的刚要说话,被那唱白脸的拦下。

  “这上赶着不是买卖,好心被当成驴肝肺!人家不用,咱们没必要死皮赖脸。”

  唱白脸的边说边拉着唱红脸的往外走 ,看来,这唱白脸的是这两个人中的头儿。

  “悔恨药可没处去买?”唱红脸的临出门前扔下了话。

  一看就是街头无赖,虽然这个地方很偏僻,虽然这个地方民风古扑,但街头无赖还是有的。

  这两个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他们身后的势力有多大?他们下一步会如何动作?秦毅想不出来。但有一点是清楚的,自己必须留下来陪这爷俩。

  田中园在一旁一直没说话,“要不就问问他们,保护费是多少?如果不是很多,就给他们算了。花钱买个平安。”

  街头卖了多半辈子的艺,受了多半辈子的欺负,逆来顺受已经是成了习惯。

  “爷爷,您难道不知道这些人是填不满的无底洞吗?只要被他们欺负住,就别想活了?”田小燕坚决反对。

  跟着爷爷在欺辱中长大,对这种来自街头混混的欺辱早已深恶痛绝。学了武功,人的内心也变得强大,她不想再忍了。

  田中园不想和孙女争论,他眼睛看向了秦毅,因为秦毅是他的主心骨。

  “人不能太老实了,不能谁想欺负就任由人欺负,这些人是得寸进尺,没完没了,不就是些街头混混吗?”

  秦毅不想惹事,但也不能任由别人骑在自己脖子上拉屎撒尿。凭他的一身本事,这些个街头混混,他还真没放在眼里。

  当天没什么事,秦毅知道,这平静是暂时的。

  第二天,小店一开门,就有二个凶神恶煞模样的人出现在店门口。

  有客人要进入,就会用各种威胁恐吓的言词和动作把客人吓走。田小燕欲上前讲理,被秦毅拦下。

  秦毅附在田小燕耳边小声耳语了几句,田小燕会意的点点头。

  田中园不知秦毅和田小燕说了什么?也不知秦毅要如何应对?虽然心里没有底,但看到秦毅有持无恐的样子,也就没有了太多的担心。

  快二个时辰了,店里没一个客人敢进入,但外边围了不少人在看热闹。

  昨天的那两个不束之客终于出现在门口。

  秦毅和田小燕对视了一下,好像在说,他估计的不错。

  “鲁四,你怎么在这儿闹事?”唱白脸的似乎很不满。

  “二爷,这个地方,您老人家的人可没打过招呼?”闹事两人中的一人献媚的言道。

  “我在你鲁四爷这儿还有面子吗?”被称做二爷的也就是那个唱白脸的显然话中有话。

  “二爷,您这是哪儿的话?您的面子在小的这儿就是天,小的怎么敢不给您面子?”献媚的还是那个被唱白脸的称作鲁四的人。

  傻子都能听出,这番对话是事先编排好的,是说给谁听的?

  说着话,这两个人大呼呼地走进店中。

  “掌柜的,还没改变主意吗?”那位被称作二爷的人开门见山的问秦毅。

  “这位二爷,你可能没搞清楚状况?你以为大家任由这两个无赖在门外胡闹是怕了他门吗?是对他们没办法吗?不是的。大家其实就在等你们两个。”秦毅很不屑。

  “等大家?”

  既然不怕?既然有办法,为什么还要等他们来,这位二爷有些不明所以。

  “是的,就是在等你门,就是让你们亲眼看到,大家不用保护,大家自己可以保护自己。”

  秦毅说着,对田小燕使了个眼色,人也走到了这两个人身前。

  田小燕快速地到了门外,“你们还没闹够吗?你们不累吗?”田小燕厉声地问。

  “大家又没进你的店门,老子干什么关你什么事?找不自在吗?”那个被称做鲁四的人言道。

  看出来的是个小姑娘,他根本不屑一顾。

  也是江湖



也是江湖 /html/book/7689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