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群雄逐鹿者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天道修罗第四百二十五章:群雄逐鹿者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白家公子哥再没了以往的风流气度,近身后便只管挥剑,将毕生所学一股脑用处出,好似眼前是不共戴天的仇人。反倒是之前如莽夫般只知道学别人招式的项昱单手负于身后,游刃有余挡下白家公子哥的攻击。

  “学而得之精髓,用而多之变化,换在正常时候,你确实是个好对手,但被仇恨蒙蔽的你,没有任何价值。”说完,项昱狠狠挑开白家公子哥的青剑,拧身一刀用处三山震的第一震。

  白家公子哥自然被震退数步,不出意外的,第二震后就倒在地上。但项昱的第三震并不似过三山那般要飞跃而起,凌霜大刀既然可冰封大地,能借助大地寒气的话自然最好。

  项昱将凌霜大刀插入在地上,常人不可见的是,地底那些可冻人骨肉以至粉碎的寒气如千百江流汇入大海,聚集于刀尖。随着项昱狠狠一挥,大刀带动寒气撕裂大地,直欲将前方一切摧毁。

  这时,一未出鞘之剑落下,正好掉在白家公子哥前方,将项昱的攻击尽数挡下。

  那看似平凡实则内有乾坤的铁剑因为其上所刻俩字,为大陆人人皆知。沧决大陆第一剑,惊云。

  不出则已,一出必然震惊九霄,驱万里飘云。

  能持此剑者只有一人,北渊白家家主,白墨云。此剑既出,那白家公子哥的身份也就很快被猜出来了,白墨云长子白羽晨。

  白墨云飘然落入斗武场,收回惊云,只瞟了眼自己儿子就转头看向项昱:“小兄弟,可否卖我个面子,做人留一线,日后好想见。”

  不等项昱说话,白羽晨就欲再战,结果才起身,白墨云就反身一个耳光。

  “啪~”清脆的响声在让整个斗武场都安静了,更让白羽晨愣在当场。

  白墨云冷哼道:“就这点本事也想给人报仇,也不怕丢了我白家脸面。”

  说完,白墨云一手提着白羽晨,离开斗武场。在与八旗打过招呼后,便带着白羽晨离开了这方空间。

  项昱只好回到准备区域。不过这次他仍站在准备区边缘,等待下一场战斗。

  不出意外,这一次的光柱仍有项昱一份,他的对手不是别人,正是刘家大小姐。

  别说三连中,就连开局俩次被选中,那在历届斗武大会上都是极少发生的。已经有不少人在想,这年轻人是不是得罪了八旗?刘家大小姐显然就有疑惑,才一上场就对项昱道:“你被内定打几场?”

  项昱也不隐瞒,直言道:“除了已经打过的金阎王,内定十个最强的,你是刘逐鹿是第三个。”

  刘家小姐刘逐鹿冷笑一声,道:“我只能排第七?”

  项昱摇摇头:“算上金阎王,你只是第八。”

  刘逐鹿怒极,白玉剑狠狠出鞘,划出一道剑气破空而来。

  项昱哪想得到,一个丫头竟然能挥出如此剑气,赶忙挥刀挡下。也就在项昱挡下剑气后,刘逐鹿已至身前,长剑直刺而来。

  项昱大惊,没有修为的情况下,这一剑根本避无可避,只好横刀再胸。刀剑接触,只发出“叮”的一声就分开来。

  刘逐鹿还没到失去理智的地步,见识过三山震,如何敢与项昱近身缠斗?

  得以喘口气,项昱这才发现刚才自己犯了多大错误。不论什么时候,都不该放松警惕。当初在大陆历练,项昱什么时候不是打起十二分精神,生怕一不注意就成了别人变强路上的垫脚石。

  如今自己成了真仙,单论境界,就连因陀罗也没自己高,可这并不代表自己就能放松警惕,以至于连一个小丫头的攻击都没能躲过。

  斗武场上,项昱说出了令人莫名其妙的俩个字

  “谢谢。”

  作为对手的刘逐鹿,以及数之不尽的观众,甚至连八旗都感到不明所以。

  刘逐鹿指着项昱,骂道:“你是被打傻了吗?”

  项昱点点头道:“可以这么说。”

  随后,项昱悍然冲上,刘逐鹿花了数秒拉开的距离,项昱仅眨眼间就要近身。

  刘逐鹿大惊,赶忙踩出玄妙步伐,来来去去后,竟然拉开了与项昱之间的距离。

  身法类的武学在大陆是很少见的,毕竟在绝对的境界压制面前,任何身法都是徒劳。以往的沧决大陆讲求一力降十会,只追求境界高低。换在这种双方修为被封印的情况下,身法技巧的作用显著提升。

  短短几年,大陆上已经出现不少身法技巧或武学,但因为发展时间太少,真正能称得上高深玄妙的身法技巧寥寥无几。刘家七星蝶步虽然玄妙,但还不够高深。

  项昱毕竟有前世记忆,本身对身法技巧的了解也很深。只是看上一眼,项昱就明白了刘家七星蝶步的玄妙之处。

  斗武场上,刘逐鹿弯弯绕绕想要拉开距离,寻找机会,项昱紧随其后。人们可以清楚看到,项昱每次的落脚点和落地后的姿势都与前者一般无二。

  “这家伙疯了吗,学完三山震,又来学七星蝶步,他这是要干嘛?”

  此人疑惑在观众们心中滋生,当然也有人说出来,却得不到回答。

  如此一来,便再无人出声,没有喝彩呐喊,甚至没有人闲聊。人们紧紧盯着斗武场上一逃一追的男女,想要看究竟是那逃者能找到机会反击,还是追着能在实战中学得技艺,继而打败对方。

  结果很快就分出来了,在项昱面前使用不算太过高深的步法,刘逐鹿当然逃不了。当凌霜大刀架在她脖子上时,这个比之男子更像男子的英姿飒爽的女子,眼眶含泪。

  女子天性爱美,有几人会成天想着打扮成男子。但刘家无男丁,她又是长女,不得不要强。

  刘逐鹿,是要在群雄之中抓到那唯一的鹿,是要成为最强者的。

  呵,最强者?她不光被认为是斗武大会排名第八的弱者,还被眼前男子轻松击败。她看得出来,对手没有尽全力,实战中学习对方步法,这是完全不把对手看在眼中。

  即便如此,自己还是被轻易打败了。这算什么最强者?

  天道修罗



天道修罗 /html/book/7739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