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零六十九章节 因果断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狂神刑天第四千零六十九章节 因果断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天才一秒记住金狮贵宾会地址:[]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四千零六十九章节因果断

  时间,的确留给人族各方老祖的时间不多了,他们这还没有做出选择之时,刑天已经出手了,正如有些人担忧的那样,刑天也是发了狠心,也是不想给太平道机会,当死亡大道牵引了星图的力量之时,刑天这终结之王分身一动,一股终结之力再现,这一次刑天可没有保留,终结之力一出直指星图的核心,直接磨灭上星图之中太平老祖的那一道烙印!

  而就在终结之力轰在了太平老祖的那道烙印之时,从虚空之上传来了一道可怕的星辰本源,那是本尊的力量,为了能够一举重创太平道,震慑一切强敌,能够让自己有更多的时间做最终的准备,刑天也不再做保留,本尊直接出手,直接调动周天星辰之力直接从虚空而落抓向那正失去控制的星图,直接要从太平老祖手中夺走此宝!

  “小辈找死,你也妄想夺取我的本源至宝!”当感受到自己留在星图之中的烙印被终结时,太平老祖更是愤怒,他不是傻子,自然明白刑天这是想要做什么,如果星图真得失落,那就再也拿不回来了,因为这一次刑天暴露了自身的星辰大道,那精纯而强大的星辰本源让太平老祖为之震骇,也让整个世界所有强者为之震骇!

  “疯了,真得是疯了,刑天真得有杀手锏,难怪他敢那么做死,因为他有足够的底牌,他有如此一尊强大实力的分身存在,而且这一身星辰大道精纯无比,就算是太平老祖的星辰本源也没有刑天这尊分身来得精纯,这个疯子究竟是什么时候祭炼出这么一尊分身?难道说这是刑天上一世留下来的后手,上一世刑天修行的不是杀戮大道而是星辰大道?”感受到虚空那强悍的星辰本源时,野蛮人的诸多老祖为之心怯。

  “都到了吧,我说过刑天并不简单,大家都小他了,星辰大道分身终于出手了,这一次你们也都明白太平道为什么要死追着刑天不放,就是因为刑天这尊星辰大道分身,如此精纯的星辰大道本源,可见刑天这个疯子的星辰大道传承有多惊人,连自家弟子都可以牺牲,太平道还有什么不能牺牲的,为了这么强大的传承,他们可以付出一切!”说到这里时,那尊人族老祖不由轻叹了一口气,心中更加沉重,一切都已经太迟了,如果之前所有人出手,还有可能改变局面,可现在一切都已经太晚了,刑天已经出手了!

  阻止刑天夺取星图?不,这已经不可能了,因为星图现在已经被刑天的星辰大道给炼化,在终结之力磨灭了太平老祖的烙印时,一切都已经成定局,太平道的算计失败了,太平老祖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无尽岁月祭炼的星图至宝被人夺走!

  “哈哈哈!太平道,这一切仅仅只是开始,大家之间的战争才刚刚开始!”在到本尊借助着星辰之力夺走星图之时,终结之王分身也不再犹豫,也没有必要再继续大战下去,虽然这场大战的时间没有多久,可是刑天的心真得很累,要知道这一战如果稍有差池,刑天将会付出惨重的代价,甚至是自己的终结大道也会崩溃,好在一切都很顺利!

  “终结之矛出,撕裂虚空,遁!”在到星图消失于虚空之时,刑天的终结之王分身直接再一次凝聚出终结之矛这件恐怖的终结大道至宝,直接洞穿了虚空,直接从这片黄沙之地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给敌人任何锁定自己的机会,不让敌人有机会谋害自己!

  “给留下来!星辰之塔震压大千!”当星图被刑天压走之时,再到刑天这终结之王分身也要逃之夭夭时,太平道再也忍耐不住,又一件星辰大道本源至宝出现,直接轰向刑天撕裂开来的虚空通道,想要阻挡刑天的离开,想要将刑天这终结之王分身给留下来!

  “杀天、杀地、杀苍生,天地万物无不可杀!”面对着太平道这致命的一击,刑天没有犹豫,杀戮大道全面爆发,不顾自身身体的消耗,不顾自身精神的虚弱,再一次爆发出自身所有的潜力,杀戮大道如同一条血龙直接冲撞上虚空而来的星辰之塔!

  以自身大道本源硬抗星辰之塔这本源至宝,刑天真得很疯狂,要知道这样的对抗一个不小心自身大道就会受到重创,毕竟这一击刑天没有启动杀戮之剑,如今杀戮之剑还融入在终结之矛中,正撕裂虚空,稳定虚空通道,所以刑天只有用自身大道硬抗这致命的一击!

  “疯了!这完全都疯了,刑天这个疯子不顾自身大道潜力,正面与太平道对抗,硬接这星辰之塔的轰杀,而太平道也直接动用了另一份底蕴,暴露出更多的秘密,仅仅只是为了一点恩怨情仇就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值得吗?”异族的诸多老祖都暗叹了一口气,轻轻摇了摇头,对于刑天还有太平道的疯狂感到不值,可偏偏这一切都发生了!

  “该死,这两个疯子要打也不要在我野蛮人的地盘上动手,如果让这可怕的力量爆发开来,那片区域的一切生灵都将被毁灭,那里将会成为一片绝地,快出手阻止这一切!”感受到那可怕的力量波动时,野蛮人的诸多老祖为之怒吼,心中有着无尽的愤怒与杀意。

  如果这一击的余波冲击到大地之上,整个野蛮人必将受到重创,要知道那可是星辰大道本源至宝,这一击可是凝聚了一方星系的力量,有着无比恐怖的毁灭之力!

  一道道的光芒自野蛮人各地升起,化为一道道的光柱冲霄而起,然后在虚空之上融合成为一道光幕,将整个野蛮人的领地给笼罩起来,以阻挡刑天与太平道大战所造成的可怕冲击!

  “该死,怎么会这样!野蛮人的杂碎给我滚开!”当到野蛮人的诸多老祖出手时,太平道之中的诸多老祖也为之愤怒,如果让野蛮人的阻挡得逞,太平道就再也无法阻止刑天的离开,更无法锁定刑天,那星图至宝就真得失去,无尽岁月的积累将为他人做嫁衣!

  “你们人族的矛盾不要在我野蛮人的领地之中解决,要大战,你们到自己的领域之中,不要妄想借机来毁灭我野蛮人的气运,要不然等待你们的将是死亡,我野蛮人也不是好惹的!”面对着疯狂的太平道,野蛮人的老祖丝毫没有畏惧,直接硬顶了上去!

  当局势到了这一步时,由不得野蛮人退让,如果这个时候他们被太平道给吓住,收手,任由太平道老祖在自家领地之上大动干戈,整个野蛮人的气运必然会一泄千里,那时野蛮人就真得没救了,所以无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惊变,野蛮人老祖都必须强硬起来,不能在这场对持之给太平道一点退让,不能让人族认为自己的虚弱。

  如果在这个时候退却了,或许用不着等人族对野蛮人发动生死对决,其他异族就会先一步找上野蛮人,给野蛮人文明致命一击,吞噬了野蛮人文明的气运,壮大他们自身气运!

  “该死,千算万算还是没有算到会有这样的结局,完了,人族真得要分裂了,太平道这些疯子自己要找死不要紧,但不要拉大家也一起,他们这一动手,让整个人族气运彻底分裂了,大家的麻烦大了!”感受到虚空的波动,感受到人道气运的变化时,皇族的老祖为之愤怒,这一刻他们感受到了人族气运的变化,感受到一丝丝气运正在消散!

  决裂!太平道这一击直接让刑天与人族决裂了,也让更多的人族势力对人族起了不该有的心思,要从人族之中抽身而退,在这种情况之下,太平道都如此肆无忌惮,一但种族大决战爆发,太平道会更加无怕顾及,没有那一个势力愿意到这样的情况出来!

  人族的气运散了,分裂了,而造成这一切的正是太平道的疯狂,如果在这一场大劫之中人族破灭,太平道将有无尽业力加身,所有太平道弟子将受人道气运的反噬!

  太平道可以如此疯狂地针对刑天一人,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拉下脸来殂击刑天,这已经超出了底线,破了人族的底线,也破了人道的底线。如果这一战是在平常时期,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没有太多势力会在意,可是现在是种族决战之时,太平道为了一己之私,不顾人族大义,不顾人道大运,对刑天痛下杀手,而且是一而再,再而三,这严重地让人族其他人感到不安,让所有人族精英,人族天骄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

  当虚空通道消散在虚空时,一丝淡淡的血线出现在众多老祖的视线之中,而这样的结果让他们松了一口气,刑天受伤了,在太平道这可怕的一击之下受伤了,这样的结果总算是让大家能够松一口气,要不然等待人族的将会是刑天的疯狂反击,太平道的力量将会受到更可怕的打击,人族的力量将会被削弱更多,那时人族的压力会更恐怖!

  “还好,刑天这个疯子终于受伤了,被太平道这偷袭的一击,只怕是受了重伤,短时间内是无法对太平道出手,总算能够让大家有时间来消除这一切大战所造成的影响!”一尊人族老祖轻叹一声说道,只是他的脸上却没有一点喜悦,依然是十分凝重!

  “消除影响?怎么消除?太平道的疯狂已经深入到人心,他们这一次可以不顾人族大义,不惜一切代价来打压刑天,这已经严重影响到了人族的安定团结,再也没有人会相信大家这些宗门,散修不会相信,帝国也不会相信,甚至是大家自家弟子的心中都会有所担忧,太平道开了一个坏头,给大家带来了无尽的麻烦,而更大的麻烦是刑天这个疯子,一个刑天就足以让大家头痛,现在又多出了一道分身,一道与本尊实力相当的分身,甚至是有过之,你觉得这会是好事吗?就算是刑天本敬重伤,可他的分身会一点反应都没有吗?”

  “找刑天谈一谈吧,用人族的大义来谈,让人皇出面,甚至可以让他的母亲出面,为了人族的大义,为了人族的生死存亡,大家需要好好与刑天谈一谈,不管怎么说他身上流着人族之血,他不能在这个时候拖人族的后腿,不能影响到人族大业!”

  “哼!说得倒简单,谈?大家拿什么谈?相利用刑天的母亲,可是你找得到她吗?而且你认为这一战之后刑天还会在意人族大业吗?如果没有那最后的一击,大家还有机会与刑天谈一谈,还有可能改变刑天的想法,但现在一切都太迟了,那一击彻底断绝了刑天与人族的联系,彻底让刑天不受人道的束缚,让他脱离人族的限制!”

  “不,这不可能,太平道那一击再怎么强大也不可能斩断刑天与人族的联系,你这是在胡说,太平道如果有这样的力量,那早就一飞冲天,早就挣脱天地束缚,早已经超脱这方世界!没有人有这样的力量,可以斩断别人身上的种族因果!”

  “无知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因为那一击是刑天自身另一半血脉的源头,是太平道的另一尊老祖,他的一击直接破灭了刑天身上的因果,一击之下刑天与人族之间再也没有半分联系,因为他的身体早已经蜕变了,而偏偏太平道掌握着人族的一分气运,在这一分气运的轰击之下,你认为有什么不可能的,太平道的这些疯子就是我人族的罪人!”

  “怎么会这样,太平道究竟在想什么,他们难道就没有想过这么做的后果吗,他们就没有做最坏的打算吗,怎么敢如此肆无忌惮!”有人忍不住失声,对太平道的不满也是到了极点!

狂神刑天 /html/book/860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