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她要说出一切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被大佬看上后每天都好害羞28 她要说出一切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原来,柳懿为了她,已做到了这种地步。m.jjyfw.com

  所以今天,柳懿对她这么失望,又那么难过。

  想到这些,聂长欢眼眶酸胀得利害,却强忍着。

  可郑舒英的话还在继续,她嗤笑一声:“原来你是在担心这个?悦山,你告诉妈,她是不是拿孩子威胁你了?”

  聂悦山没接话。

  郑舒英了然点头:“好啊,这个柳懿!前脚查出是个儿子、后脚就提要求,她打的什么主意你还不明白?”

  “不过你怕什么,她肚子里是个儿子没错,可就算你不听她的,她难不成还真能对自己的孩子怎么样?她还敢不好好地生养?”

  “悦山,你一个大男人,别陷在这些家务事里!”

  聂悦山叹气:“终究是一家人,这样也没必要。”

  “什么叫没必要?这段时间我也算是给够她颜面了,可她柳懿不能拿这当资本、来左右我聂家的事情。她这样算计,当我聂家是什么,当我老太婆是摆设吗?我偏不让她如意!”

  “还想让长欢那丫头去上学?!她……”郑舒英不知想到什么,火气更盛、连话都不想说了,“回吧!多说无益!”

  “好好好,咱们不说了,妈,您消消气,别为了这些小事气坏了身子。”

  两人的脚步声远去、消失,走廊里重归于静。

  聂长欢低着头,思绪混乱,过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旁边还站着个傅行野。

  她吸了吸鼻子,努力地朝傅行野笑了笑:“让你看笑话了。”

  声音却是又哑又抖的。

  傅行野脸上没什么表情,也没说话。没有奚落、也没有安慰。

  像是完完全全地一个看客、置身事外。

  聂长欢自嘲地笑笑,干脆也就此故作轻松地说:“司机估计也快来了,我就……就先回包间了。”

  “对了,你的手机,我会找机会还给你。实在……抱歉。”

  说完,她逃也似的走了。

  听到她急促的脚步声,傅行野抬手摘掉眼镜,敛眉低头时长指重重地按了下眉心。

  ……

  聂长欢整理好情绪回到包间的时候,只有柳懿还坐在原位,其他人不知所踪。

  她微微垂着头、一手虚搭在肚子上、一手撑在座椅边缘,一动不动,眉目忧愁甚至悲怆,不知在想什么。

  以前聂长欢老远看见柳懿,都习惯欢欢喜喜地先喊她一声。

  可今天,她看见柳懿一个人大着肚子孤零零地坐在那儿,她就觉得嗓子眼像是卡着什么东西,噎得她全身经脉都像是凝滞难动了,不知道是哪处难受,又像是处处都难受。

  聂长欢嘴唇微张,那个“妈”字在喉间跌跌撞撞,最终却没勇气出口。

  柳懿察觉到什么,下意识转头来看,看到聂长欢哭,愣了愣,忙扶着椅子起身:“长欢,怎么哭了?”

  聂长欢忙走过去扶住她。

  柳懿双手按着她的肩,紧张地将她全身上下都打量了一遍,这才看她的脸,一边心疼地替她擦眼泪、一边温言软语地哄她:“告诉妈妈,是不是在哪儿受委屈了,嗯?”

  见柳懿还是这样关心爱护自己,聂长欢眼眶一热、咬着唇摇头,从侧面一把抱住柳懿,最后却还是没忍住,靠在她肩头呜咽出声。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妈,我……”

  “哟,在我聂家这么委屈,你们还先哭上了?”郑舒英突然进来,凉凉地吊了一嗓子。

  柳懿身体一僵,缓缓地推开聂长欢,还是恭恭敬敬地喊了声“妈”。

  聂长欢之前听到了郑舒英和聂悦山的对话,知道郑舒英心底深处对柳懿是那样的鄙夷厌弃,所以此刻再看见她,再也没办法像以前那样乖巧尊重地称她一声“奶奶”,就站着没动。

  随后跟进来的聂薇皱眉:“长欢,奶奶虽然说了你几句,但她毕竟是长辈,你连最基本的礼貌都没有了吗?喊都不肯喊了?”

  原本没注意到这个点的郑舒英神色一厉,垂在身侧的干枯手指蜷缩成拳,眼看就要借此发火了。

  “长欢!今天你也任性够了!快跟奶奶道歉!”柳懿先郑舒英一步打在聂长欢背上,发出啪地一声重响!

  聂长欢正在情绪上、倔劲儿上头,紧抿着唇就是不开腔:这样的奶奶,尊重与不尊重,又有什么区别呢?她的慈爱反正永远与她不相干。

  见聂长欢低着头不动,柳懿冷下声音:“长欢,你是不是连我的话也不听了?”

  聂长欢仍旧倔强地像是没有听见。

  柳懿的胸口微微起伏,在下一秒突然抬手将聂长欢往前重重一推。

  她力道不小,聂长欢毫无防备地往前跌走几步,小腹堪堪撞在实木椅背上,她本能地抬手想要扶住什么稳住身形,结果不小心打翻了桌上的茶杯、茶水飞溅,她一时狼狈不堪。

  心底那股倔强,因为这点狼狈插曲,变成了丝丝袅袅的怒气,她没忍住,哽咽着低声说:“我又没做错,我不想道歉。”

  “你不知廉耻,勾引自己亲姐姐的男人,你还敢说你没错?!”郑舒英没料到她竟还敢如此理直气壮,积蓄忍耐了一晚上的火气顿时喷薄,她猛地向前一步,几乎是指着聂长欢的鼻子在骂!

  见郑舒英这样,怒气成股升腾,聂长欢猛地直起身子,也抬起头直视着郑舒英的眼睛:“您说我勾引,您可有证据?再说,您口口声声地说傅行野是聂薇的男人,那傅行野承认过了吗?可有三媒六聘作证?”

  顿了顿,聂长欢转向聂薇,一字一顿:“有些人,不过是自欺欺人、痴心妄想罢了!”

  “你!你……你说什么?”郑舒英气得没站稳、往后退了一步,指着聂长欢的手指都在微微发抖,“你有胆子再说一遍!”

  “长欢,你敢!”柳懿几乎是在同时开口阻止她。

  聂长欢原本想为了柳懿忍了,可刚才打翻的茶水流进了她的鞋子、黏腻湿滑得让她莫名烦躁,她几乎想也没想就再度开口:“我说,聂薇她……”

  啪!

  重重地一巴掌扇上来,聂长欢被扇得偏了头,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蔓延开来的时候,她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脸已经开始肿胀了,耳朵里嗡嗡作响,连带着她在那一刻都有些眼花,不能清楚视物。

  她恍惚间听见有人在隐忍地低声啜泣,又好像是有人在叫骂。

  随后,那叫骂声越来越清晰……

  “到底是谁在自欺欺人、痴心妄想?!”

  “要不是薇薇救了傅行野,凭你这种上不了台面的丫头也配和傅行野那样的人物说话?!也配坐在他旁边吃饭?!”

  “就算没有三媒六娉,薇薇救过他性命,他傅行野再薄情寡义,那薇薇在他心目中也始终是不同的!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跟薇薇抢人?!”

  郑舒英全然没有点豪门老太太该有的优雅,骂起人宛如市井泼妇,一句紧接着一句。

  每一句,都离不了“薇薇救了傅行野、薇薇救了傅行野。”

  好像,谁救了傅行野谁就拿到了免死金牌、谁救了傅行野谁就在聂家高人一等一样。

  聂长欢忍着肿痛的脸颊、缓缓站直身体、缓缓抬眸看向郑舒英、又看向聂薇。

  “你要干什么?”聂薇看着她这模样,莫名感觉到一股冷意,忙护在郑舒英身前,“长欢,只要你现在认错,以后离傅行野远一点,奶奶和我都不会继续追究,但你若是再这样,恐怕聂家就容不下你了。”

  柳懿也紧紧地攥住聂长欢的手,泪眼汪汪:“长欢,跟奶奶和姐姐认错,妈妈求你了……”

  “您为什么总是什么也不问,却总是逼我道歉呢?”聂长欢像是想抓住最后一根稻草,轻声问柳懿,“妈,您也不相信我对吗?您也认为是我刻意勾引”

  见聂长欢到现在都还不知悔改,柳懿闭了闭眼睛:“长欢,那天在医院我就跟你说过,傅公子是你姐姐救回来的,大家不能、也不该对他抱有任何非分之想,你……”

  “是吗?”所有人都误会她,聂长欢觉得脑子里有一根弦断掉了,眼泪往下流的时候,她笑着看向聂薇,突然问了一个与此情此景不相干的问题:“姐姐,傅行野这会儿怎么没和你在一起,你们闹别扭了?”

  “他刚才跟爸爸一起下楼了而已,大家……”聂薇下意识地反驳,话说到一半,她意识到不对劲,猛地住嘴,盯向聂长欢。

  聂长欢从柳懿掌心抽走手臂、往聂薇走了两步:“姐姐,你说,万一救傅行野的不…不是你而是我,我还会被逼着道歉吗?”

  “……”聂薇原本应该发火,但因为心虚,她反而强忍着笑了笑、做出镇定的样子,“长欢,你在胡说什么?”

  “傅行野应该还没走远,大家一起去问问他,你不就知道,我什么意思了?”

  说完,聂长欢趁她们还没反应过来,快步跑出了包厢。

  她不知道自己这股子被逼出来的气概还能撑多久、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下一刻就会反悔退缩。

  只希翼,在自己反悔前,她能成功站到傅行野面前,在他面前说出一切。

  她思绪混沌地下了电梯、匆匆地跑过酒店大堂,一抬头就看见了站在黑色轿车旁的傅行野。

  彼时天幕漆黑,远处灯光昏暗,傅行野的身形隐匿其中,看不分明。

  这让聂长欢不自觉地想起她将傅行野救回的那个夜晚。

  那一晚的天色一如今晚这般,漆黑昏暗,夜半更是森冷幽然。

  那一晚,她也害怕,可她还是义无反顾地回了河边,将奄奄一息的傅行野带回自己的房间。

  那一晚,是她又惊又怕地照顾了傅行野一整夜、守了他一整夜……

  救傅行野的,明明是她聂长欢,而不是一开始强烈反对救人的聂薇。

  可现在,聂薇被捧得高高在上,而受委屈的、甚至还挨打的人,都是她聂长欢。

  聂长欢原本以为,只要她不争不抢就可以在聂家过得稍微好那么一点。

  可现实告诉她、她太天真了,错得离谱。

  她不要再这样了。

  于是,她再不犹豫,一步一步、走向傅行野。

被大佬看上后每天都好害羞 /html/book/8042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